Photo Credit: Woody Lok CC BY ND 2.0

沒有廣東話 香港人為奴

Photo Credit:  Woody Lok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Woody Lok CC BY ND 2.0

作者:馬駿朗(熱血時報

前年國民教育的推行,已顯示了中共消滅香港人的野心。很多人已經設想10年後政府或會全面推行普通話教育,一併消滅香港人的語言。沒想到這班庸官會這麼心急,連自己的普通話都未操練好,就要推行「普教中」(普通話教授中文)了,更甚的是教育局在網站上還刻意強調「廣東話是方言」,其欲抹殺廣東話在香港的主流地位的企圖昭然若揭。臉書專頁「港語學」隨即發起「一人一信要教育局解釋點解唔係法定語言」行動,斥責港共政府矮化廣東話。

Photo Credit: 港語學

網民的信件中條陳理據,指出廣東話是一種語言。最後群情激憤,而客觀常識又擺在了面前,教育局唯有跪底,不久之後便發出了「兩文三語正面睇」的新聞公告,對「對廣東話的註釋出現含糊不精準的地方而產生誤會」深表歉意。

甚麼「含糊不精準」只不過是教育局掩醜飾非的說辭而已。教育局不知表達的幾清楚,分明是想刻意矮化粵語為中國方言,而公然毫不含混地大放厥詞。不過倒是它之後的「道歉」反而令人覺得語焉不詳,緣於它始終對「廣東話不是香港法定語言」不予否定,又沒有重新為之予以確實定義,這無非意味着心懷鬼胎的港共政府,正打算為消滅廣東話的詭計留條後路。所以「港語學」的網民也戲稱自己絕對不會宣布「取得階段性勝利而要大家俾掌聲自己」。

一眾網民也實在所言甚是,香港人始終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故小勝一仗根本不值得去慶賀一番,更何況香港人這次也只是險勝而已──據筆者所知,現時不少家長居然對反普教中的行動並不以為然。「普教中」比「國民教育」毒性更大,到底這些家長明不明白這個道理?而香港人又是否知道廣東話對自己的重要性?

首先,廣東話做得香港700萬人的母語,她已經是一門非常重要的語言了,況且實際上她有一億人在講,她也是西洋各國的唐人街等華人社區的共同語言,人皆稱之為「唐話」。唐話是華夏正音,歷史悠久,底藴深厚,在香港向來是主流,地位至崇,最具合法性。反而普通話(Mandarin)有幾成是滿語的成分,又夾雜了蒙古語和明清江浙官話,文法更受蘇聯直譯文體的荼毒(見陳雲鴻文「保衛大粵語」),是五胡亂華的產物。如非在恆久的時間裡使用經濟入侵和強硬的政治手段,否則優勝劣汰,普通話永遠根本無法和唐話競爭。

故此,矢志不渝地說唐話是崇優之舉,而雅正的唐話本身也不可能被矮化。甚麼「唐話是方言」,我聽畢此話立即打了個冷顫,連「耳都側埋」。吳克儉如是說根本在矮化自己,其實也令自己的祖宗蒙羞了。

不只是吳克儉自己,「普教中」由始至終所矮化的,都只是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人而已。

至於不少香港的家長居然沉溺於幻想,以為「普教中」能夠讓孩子日後和中國社會接軌,以便取得優勢,並且可以北上搵食。他們的想法實在令我覺得這些家長真的很異想天開,愚不可及。

我想問一問這些家長,你認為香港的孩兒,在考試主導的教育體制裡有甚麼優勝之處,能及得上大陸的學生?中國的學生幾乎沒有假期,學校在周末都在上課,而且不是像香港那樣「朝八晚四」,而是「朝七晚七」,他們本身數學等科目的考試能力平均來說已經遠遠超越香港。倘若現在要香港兒童連有限的學習時間也要硬割給普通話,入學的競爭力將遠遠不及大陸的「應試究極體」。之前北區的幼稚園也要安排廣東話面試才可以遏止大陸人搶盡香港學位之勢呀!由此,我不禁嗚呼:「唐話啊!妳的神聖不只是因為妳是華夏靈根,妳更是令香港學生有得返學、有書讀的保命符!」

其實講到北上搵食先最搞笑。香港人呀,講真,你們「醒吓啦」!你們已再不是昔日那個腰纏萬貫,大陸人望到會兩眼發光、推崇備至的香港人啦!在強國人的地頭上,你們這些「腥港狗」有甚麼本事騎到人家的頭上去?人家靠的是考試和關係紮職的,你識講普通話又如何?你同強國人有親?最關鍵的問題是,你的兒女十幾年後長大成人,任何人都預料得到中國經濟在十幾年後一定崩潰,環境污染嚴重,貪污腐敗猖獗……說不定十多年後中國更會爆發內亂,你這樣短視,根本是在推你兒子落火坑嘛!

然後是工作,試想像一旦港共政府一錘定音,「普教中」全面推行,這意味着全港的中小學必須以普通話授學,首先本地的教師就會因為不及大陸教師有競爭力而全部被淘汰,事情當然不會這麼簡單。「普教中」的目的分明是為普通話竊據香港官方地位製造條件。普通話如果最後真的成為了香港官方語言,睇怕香港人連公務員的職位也難保了……而下一代的香港人都將因為教育局發神經迫自己花時間學多門「普通話」而搞到「兩頭唔到岸」,成年後又不及中國人有競爭力。如此下去,香港人將會大量失業,成為這座城市的二等公民,自此變成了一個遭大陸人壓榨的少數族群而沒有立錐的生存空間!香港,亦終將蛻變為北胡蠻夷的天下。

嗟!就連功利也不懂去長遠地去計算,這些家長還真不愧當「港豬」之名!若然普通話真的成為了香港的官方語言,筆者除了這一句說話再無話可說了:「港喱們!到時麥記都冇你份做呀!你們等着幫強國人倒夜香吧!」

以上種種固然祇是較為功利的講法,殊不知更嚴重的是,「普教中」將會潛移默化地摧殘百七十年爾來藴育的鄉土文化。

筆者曾去過西安讀書。當地教育迎門直情禁止學生在學校說方言,學生埋頭為了應付考試,現在家家戶戶都在說普通話,所以西安已經越來越少人識講陝西話了,照這樣的趨勢下去,陝西話將可能和兵馬俑一並成為歷史。我因此十分擔憂:「不知正在被中共統治的香港,她的語言會否也將面臨同樣的厄運?」

後來我認識了些台灣的朋友。從他們的憶述中我得知台灣1950年代也曾推行過「國語運動」,查禁台語歌曲唱本,學校也禁止講台語。不過到了今天,他們已經後悔了,因為這樣的語言政策不但迫使那些母語族群淪為次等公民,更毀壞了台灣的鄉土民族文化,現今想再挽回,經已很難。

作為香港人的我不禁設想,倘若港共政府他日也倒行逆施,硬推普通話為官方語言的話,香港的學校教學和立法會發言將會要求使用普通話,而不準說其他語言。這樣將會致使香港的本土文化和集體回憶毀於一旦;還有那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也將因此而被新來港的「普通話族群」所奴役。

最後,我回到了香港。那時適逢廣東省廣播被禁說粵語的事情發生,廣州亦因此爆發多次大規模的「集體性事件」。這一連串的事情大大觸發嶺南人的反思:「廣州、深圳……等廣東城市的普通話不斷泛濫,粵語卻正在逐漸衰落。我們不禁要問自己,這兒還是我們的家嗎?」其實現在北區的香港人又何嘗不是感同身受?

我後來去了廣州作聲援,不久又一個女校長竟很公然地聲稱「說廣東話的都是沒素質的人」,這旋即引起我身邊一個廣州阿叔的斥罵,他的說話可當場使我當頭棒喝:「這根本不是推廣普通話,這是在取締廣東話啊!在學校不讓說廣東話,做公務員也不讓說廣東話,連做廣播都不讓說廣東話,中共政府根本有部署地要消滅粵語!說普通話的都不是廣東人,他們都只是北邊的人,我說的!如今中國經濟強大了,文化政治不行,照樣被别的國家欺負;我們廣東經濟在全國是領先的,但卻因為不會說自己的話,我們今天才會不斷承受北佬的凌辱!」

香港人莫要隔岸觀火,若香港人不會說自己母語的時候,也將同樣屈受中共殖民的欺侮!廣東話可是香港人身份最重要的元素,只有憑她才能去瞭解,去觸摸香港的文化和歷史。沒有自己的語言,就不會擁有獨立的身份。沒有身份的人,注定成為別人的奴僕。

而香港以往之所以要反對國民教育,除了是為抗拒愚民洗腦之外,說到底根本就是我們不接受「中共國人」這個假的身份。如今港共硬推「普教中」,目的就是要透過矮化香港人的母語,扭曲香港族群的語言忠誠,從而淡化港人的本土身份意識,乘機強加「中共國人」的身份給香港人,藉以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到時候香港再想要維護現時的一國兩制,城邦自治?難矣。因為繼「大家都係中國人」之後,香港人又多一個精神桎梏了,那就是「咱们都说普通话」。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文化包容的城市,但包容不等於我們要被動地任由外族同化,甚至中共赤化。包容的前提是我們要守衛香港百年本土文化。我們從不排斥普通話,但也别喧賓奪主,用普通話來取代廣東話成為官方教學語言。如今我們的母語既遭受中共的政治追殺,通街的自由行也湮沒了香港人的生活。在這赤裸裸的文化入侵之下,我們就更應該主動地去使用、守護廣東話,不能讓她就這樣消亡。

「香港將成為一個普通話城市」是句多麼令人不寒而慄的說話啊。胡適的《割地》中這樣說道:「當了亡國奴的人,只要牢牢記住自己的語言,就好像掌握了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廣東話,正能為我們香港人擺脫中共殖民霧霾的颶風,無堅不摧,我們一定要好好利用她,傳承她。

母語是自己的根,若然香港人連廣東話也保不住,任由自己的母語變成了次等語言,這般沒有脊樑的族群,將注定一世被中共殖民奴役。

所以香港人不要再繼續自甘墮落,臨財苟得了。假如在自己的語言遭毀滅之際仍毫無知覺的話,那麼香港人任憑外夷凌辱、使喚的結局,只能是咎由自取。

本文獲熱血時報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 中共• 中國• 台灣• 台語• 唐話• 國民教育• 國語• 廣東話• 文化• 方言• 普教中• 普通話• 母語• 港共政府• 粵語• 語言• 香港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精選轉載

合作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 的文章
  • 卡力伯一零七

    回頭看帝制時的中國, 只規定了文字寫法, 沒禁止方言, 文化好像還比較活潑? 現代人怎麼越活越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