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作者提供

印度街童的價值觀:性侵女孩就該被處死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有一次,我的一群朋友拉著一個女孩來找我,他們要我一起去做壞事,我拒絕。他們一直聳恿我一起去,我不斷的拒絕。他們因此討厭我,拉著女孩去其他的地方做壞事,之後他們把女孩丟下就逃走了。」

一個16歲的男孩,在我的鏡頭前用極度沒有起伏的聲音說著,他不斷重複說著壞事、壞事,就是開不了口說出「強暴」。

我震驚得無法動彈,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拿著麥克風,我的手開始顫抖。我的眼睛直看著眼前這個牙齒發黃、頭髮凌亂看似許久未洗的男孩,他穿著一件領口已經鬆脫的灰色T恤,這是在印度街頭,最最平常的孩童形象。16歲的他,看起來比台灣小學六年級的男孩要來得瘦小許多。

印度新德里巴士強暴案的未成年犯在上週六宣判了,他被判處三年的少年監護。我和印度絕大多數的民眾一樣,對這樣的結果感到不滿,法院如此輕判,正義何在?

為了未成年犯罪與未成年性侵案的報導,我走進了這個協助照顧與保護兒童的社會福利機構,這個目測只有五六坪的小空間裡,大約有15個孩子一起在畫畫,這是他們的課程之一。他們都是印度所稱的Street Kids,他們貧窮而住在路邊,家人也通常是以乞討、打雜工或是賣點小東西為生。他們在這個社會機構裡,畫畫、跳舞、運動、學習知識與衛生觀念。

為了知道未成年人為何犯罪、如何犯罪、犯罪形式以及他們對於犯罪的觀念,我請了三個男孩與我對話,一個14歲,兩個16歲。

一個男孩說,他不想要吸毒,但是路上的人們假裝和他交朋友,要他一起吸,有時候還會用酒精控制他們;另一個男孩說,做壞事幾乎都是為了填飽肚子;還有一個男孩則說了朋友邀他一起輪暴女孩的故事。他們看起來都很單純,或許為了在街上求生存,受盡了社會的歷練,也經歷更多同齡孩子未曾見識過的風浪。但在與他們對談的過程中,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的單純,而不如刻板印象中街上野孩子該有的險惡。

我問起了新德里巴士強暴案。我和他們說,那名未成年犯被判了三年的少年監禁,社會上有很強烈的反彈聲浪。人們都希望以絞刑處死該犯,身為未成年人,你們覺得社會是否該給予犯錯的青少年第二次機會?他們不加思索並異口同聲的說,不管成年還是未成年,只要犯下錯誤,就應該接受一樣的處罰,性侵女孩就是應該處死。

我看著他們,突然為自己對於未成年犯的輕判,將助長未成年犯罪的預設感到窘迫,至少我眼前的這些孩子,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在印度,有許多街頭的孩子被利用。他們的父母自顧不暇,街上的其他人們用毒品與酒精控制他們,利用這些孩子偷竊、運毒、搶劫甚至是強暴女生。而這些孩子從小在街上就被欺負、被警察以及路人追打,學習著怎麼佔地盤、怎麼以暴制暴、怎麼走旁門左道賺錢填飽肚子。

印度社會福利工作者問我,當印度政府連最基礎的溫飽與教育都無法提供時,究竟有什麼立場去指責這些孩子?而當政府沒有落實司法體系應有的懲戒時、當政府應該透過少年監禁教育少年犯,卻又不提供資源、課程、輔導員以及設施,反而放任這些少年犯在監護所裡形成更多幫派,又是否傳遞給大眾錯誤的訊息?

「What is enough? What is justice? What is lenient? What is the implementation of law?」

他們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無力招架。

印度的媒體以及反強暴抗議運動者在法院外聲嘶力竭的呼喊「Hang the criminal! Death Penalty! We want justice!」他們也高呼著要將未成年人的年齡從18歲調降至16歲。我原本是百分之百站在他們那方的,我也覺得那名未成年犯應該處以絞刑,最好還被掛在印度門上,殺雞儆猴。

但是,和這些孩子見面之後,我猶豫了,我遲疑了。我看著那個拒絕和朋友一起性侵女孩的大男孩,他眼神清澈而堅決。我在想,去年底在巴士上的那名未成年犯,他如果不招女孩上車,他如果不強暴女孩,他如果不跟著另外五個成年人一起犯罪,他的下場會是什麼?

我沒有答案,這也永遠沒有答案。蒙著圍巾並低著頭走出警車的未成年犯,無法用他的眼與他的表情告訴我,他是否和大家想的一樣壞?他也沒有機會告訴我,有關他的故事與社會化歷程,還有他究竟在貧民窟裡,經歷了哪些風風雨雨。還有那天在巴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製作人跟我說,別待在辦公室裡,走出去看一看,你才會知道什麼是農村、什麼是貧民窟、什麼是勞工階級。走了一趟社福機構,和這些孩子短暫的對話後,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離開那個審判者的位置。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那反過來呢?

我發現自己太過於斷然因果。

關鍵論壇上線啦!讓我們輪流來「談」

• 印度• 印度作者• 城市作者• 強暴• 性侵• 新德里• 新德里作者

你可能也喜歡 You may also like



女性的脆弱來自於我們惡劣的環境:印度總理獨立日演說,談人民最關切的「強暴」與「廁所」

許多人民會期望能夠和執政者對話,但是這樣的機會往往不多,或者得到「我 ...

贊助文章

電視,對我們的功能不僅僅是娛樂,而是與家人創造回憶的媒介

在十年前的家中,電視是凝聚家人不可或缺的工具,每當重要的棒球比賽,三 ...


為什麼專家建議災難捐款不要指定用途?八個你捐款時不該做的事情

文:陳文良(聯合勸募協會前秘書長) 這幾年來國際間大型災難頻傳,而 ...


政府畫都更大餅,受害最大的永遠是手無寸鐵而背無靠山的居民

我第一次造訪新德里的玩偶村(Kathputli Colony)是 ...


有話想說? 樓下見!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印度尤

印度尤/India Yoyo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從事特約記者工作,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oyoindia2013

更多 的文章
  • Ryan

    你只是還沒有想通因果而已或是太執著於想通因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