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酷熱管治」落後於國家與國際,健康與經濟持續受損

盛世邊緣 2022/09/12

盛世邊緣

書萬卷,路萬里,盛世邊緣回望港情世事,只覺淒風蕭蕭,易水深寒。

每月一杯咖啡的金額,支持優質觀點的誕生,享有更好的閱讀體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今年就有5宗因為中暑而死亡的個案。酷熱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再次成為熱話,多個工會及勞工關注組織向政府提議,將中暑納入職業病、達某個高溫就要停工等政策,保障工人安健。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博文及社會科學院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今年7月,是香港自1884年有記錄以來單月最多酷熱天氣日數和熱夜日數的一個月份,分別多達21日和25晚。受氣候變化影響,香港近年陸續熱出新高度。《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50》透露,過去一個多世紀香港每年的酷熱天氣日數已增加超過7倍,熱夜數目更大幅增加超過38倍。去年是香港有記錄以來最暖的一年,酷熱天氣日數和熱夜日數打破2020年創下的記錄,成為歷史新高。

不過,最熱的相信尚未來臨,目前高溫紀錄很快會再次被打破。世界氣象組織(WMO)最新通報預視,2022-2026年的五年平均值高於過去五年(2017-2021年)的機率高達93%,同時有93%機會取代2016年成為歷史最熱的一年。現時全球平均溫度已經比工業化前的基線高出1.1°C,WMO預測未來5年平均溫度將高出1.1℃至1.7℃,超出《巴黎協定》目標1.5℃的機率增加至50%。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今年發布的第六次氣候變化評估報告中亦指出,不論哪種排放情境,1.5℃升溫已經無法避免,就算是在極低排放(SSP1-1.9)的情況下,亦會在2025-2044年超過1.5℃。我們無意散播負能量,但不得不承認人類已經錯過了阻止全球暖化的最佳時機,危機或應正名為全球「熱」化。

1987年聯合國發表《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認真引發全球對環境議題的關注。翌年美國航太總署高達太空研究所(NASA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GISS)主任James Hansen在美國參議院能源及自然資源委員會上力陳全球暖化的嚴重性,指出當年錄得地球溫度紀錄已經是史上最暖,溫室效應開始影響夏季熱浪和極端天氣的出現機率;他發言的6月23日,也是當時美國歷史上最熱的一天。可惜大眾的關注只是曇花一現,我們見到的是1988年的歷史紀錄年復年地被打破,人類工業革命以來一半的碳排放量在1990年之後產生,不要說將之停止,全球暖化連暫緩的跡象也看不到,成為當前的氣候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英國七月錄得破紀錄高溫,7成受訪者認為政府需要採取更多措施去應對氣候變化。

熱浪殺人不見血

熱浪不像颱風、暴雨,它看不見摸不著,於是世界各級政府曾經長期採取「無為而治」的態度,對熱問題「不看、不聽、不信」。「無為」的惡果,今日顯露無遺席捲全球。今年三月熱浪已在印度報到,平均溫度高達攝氏33.1℃度,打破印度史上最熱三月的紀錄;日本於六月錄得40.2℃高溫,成為自1875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六月,11人因中暑死亡、1,223人送院,創下10年新高;內地同樣經歷了1961年以來最熱的六月,71個氣象站錄得史上最高溫度,自六月到七月中旬,全國各地政府發布了1.5萬多次高溫預警,其中超過2,000次預測氣溫高逾40℃;西班牙六月份的高溫令多個地方發生山火,燒毀數萬公頃林地;英國七月錄得破紀錄的40.3℃高溫,氣象局發出歷來首個極端高溫的紅色警報,大火頻生,機場、鐵路服務受阻,破紀錄的熱浪使7成受訪者認為政府需要採取更多措施去應對氣候變化。

熱浪就像隱形殺手,殺人不見血,同時會蒸發財產於無形。去年WMO《天氣、氣候和水極端事件(1970-2019年)造成的死亡和經濟損失圖集》顯示,1970-2019年紀錄了11,000多宗極端天氣事件,導致200萬人死亡,當中10%死亡個案由高溫引起。歐洲的情況特別嚴重,歐洲環境署(EEA)報告透露,1980-2022年間近九成與天氣相關的死亡個案都是由熱浪造成。高溫損害健康,戶外工作者首當其衝。今年1月,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發布的《全球變暖對我國勞動力健康影響評估》報告指出,平均溫度每上升1℃,勞工的健康得分就會下降3.2%,而高於34℃的高溫日數每增加1天,勞工的健康得分將下降近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高溫損害健康,戶外工作者首當其衝。

高溫蒸發財富

高溫同時也會影響個人工作能力、降低生產力,對經濟帶來負面影響。2019年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ILO)發表Working on a warmer planet: The effect of heat stress on productivity and decent work報告,數據顯示在33°C、34°C的持續溫度下,一般工人會失去一半的工作能力。ILO更估算到2030年,熱浪可能會使全球工作總時數減少2%以上,相當於8,000萬個全職工作,成本為2.4萬億美元。

美國研究指出,極端高溫的夏季會降低各州的經濟增長率,每升高1°F,各州的本地生產總值就會下降0.25%,並預測高溫會使美國下個世紀的經濟增長減少三分一。在歐洲,有學者研究2003年、2010年、2015年和2018年這四個年份,發現這些選定酷熱年的經濟總損失佔歐洲本地生產總值的0.3-0.5%,並預測如果未來不採取進一步緩解或適應行動,到2060年熱浪對歐洲的影響可能比1981-2010年的歷史時期增加近5倍。中國亦有類似研究,探討2013年熱浪對南京經濟的影響,發現損失總額高達274.9億元,相當於2013年全市本地生產總值的3.43%。香港當然也不可能獨善其身,根據ILO報告估算,2030年香港因為高溫原因失去0.81%的工作總時數,相當於43,000個全職工作,當中又以建築業失去的工作總時數最多,高達5.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國有研究指出熱浪對經濟的影響。

香港「酷熱管治」落後於國家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