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國際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是維護中東和平還是打開地獄之門?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Abby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川普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不僅中東各國領袖表示憤怒,包括英、法在內的8國也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在本周五(8日)召開緊急會議因應。

(2017.12.7 更新)

美國總統川普昨(6)日發表談話,宣布將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Tel Aviv)遷移至耶路撒冷,並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此舉一出,不僅引起中東各國領袖的憤怒,包括英、法在內的8國也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在本周五(8日)召開緊急會議因應。

川普表示,這項決定並非代表美國將背離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永久和平的堅強承諾。美國仍然堅定承諾促成雙方可以接受的和平協議,而且如果以、巴雙方都同意,美國準備支持「兩個國家」的解決方案。川普並且申明,對包括爭議的以、巴疆界問題,美國不會採取任何立場。

他說,他瞭解許多人對他這項決定有不同的意見。但延後承認並未能帶來和平,所以現在是承認的時候了。他並且聲稱,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是處理以、巴衝突新方式的開始。

川普在競選期間,曾經承諾「將美國大使館遷至猶太人永久首都耶路撒冷」,而他也於昨日在白宮發表的談話中表示,「我已經確定,現在是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時候了。」「雖然以前的總統曾在競選時承諾,但他們沒有實現。而今天,我正在實踐這個承諾。」

《中央社》報導,川普這項宣布,獲得許多美國猶太人和基督教福音派教徒支持,將為他帶來許多國內政治上的好處(根據蓋洛普民調,川普目前施政滿意度僅約37%)。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形容這是「歷史性的一天」,對川普的決定深表感激,讚揚此決定是「邁向和平的重要一步」。

不過,川普的這一聲明引起了美國盟友的譴責。德國、英國、法國的領袖都紛紛表態反對,並說這項決定無助於中東和平。包括玻利維亞、埃及、法國、義大利、塞內加爾、瑞典、英國和烏托圭8個國家,要求聯合國安理會明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這項決定。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晚間也發布聲明,表示對這項決定可能影響中東和平前景嚴正關切。

川普的發言,也引起巴勒斯坦領導人和穆斯林世界的憤怒。在宣布的幾分鐘之內,美國駐土耳其,約旦,德國和英國的使館發出安全警告,敦促美國人謹慎行事。

巴勒斯坦民眾焚燒美國國旗,當地組織也發起大罷工及集會。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蘋果日報》報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譴責並拒絕接受這項決定,指該決定等於美國不再擔任以巴衝突的調停角色。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表示,川普的決定開啟了「地獄之門」。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則呼籲所有穆斯林國家一起站出來對抗美國。

不過,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在川普發表演說後不久即發表聲明,表示國務院將立即遵照總統川普的命令,準備將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為何如此敏感?

耶路撒冷地位一直是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衝突的主要癥結,雙方都聲稱耶城是他們的首都。除了以色列外,只有哥斯大黎加和薩爾瓦多承認耶路撒冷為以國首都,不過,這兩國的大使館都位在特拉維夫。聯合國表示,耶路撒冷的歸屬必須透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和平談判來決定。

耶路撒冷位於地中海和死海之間,是全球宗教重鎮,同時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三大宗教的聖地,也因為這樣重要的地理位置,聯合國1947年賦予耶路撒冷特殊地位,置於特殊國際政權之下,由聯合國管理。

1948年,以色列宣布建國。耶路撒冷西部被新成立的以色列國占領,而東耶路撒冷(包括老城和西岸)則被約旦佔領。以色列更在1967年發動「六日戰爭」(第三次中東戰爭),從約旦手中攻下東耶路撒冷,但聯合國安理會也在當年通過242號決議,要求以色列撤出六日戰爭後占領的領土。

雖然以色列在1980年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但是大多數國家不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巴勒斯坦也堅持,有朝一日若能獨立建國,將把東耶路撒冷作為巴方首都。因此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尚未確定,有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談判,多數國家都將駐以色列的大使館設在特拉維夫。

美國國會在1995年通過「耶路撒冷大使館法」(Jerusalem Embassy Act),要求政府把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聖城耶路撒冷。不過,考量到國家安全,總統可以每6個月簽署一次「延緩搬遷」的命令,過去20多年來,歷屆政府都會定期簽署,延緩搬遷的行動,原因就是耶路撒冷特殊的政治地位。

《轉角國際》報導,耶路撒冷問題,除了是糾纏超過半世紀以來,以色列/巴勒斯坦問題的爭議核心,更是全球穆斯林心中,僅次於麥加、麥地那的第三聖城。對美國來說,若是貿然配合以色列違反國際法的爭議立場,不僅以巴和平談判將全面破裂,美國也將面對來自各穆斯林盟邦的憤怒,甚至進一步影響美國的全球佈局與中東利益。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與小布希都曾在選戰期間揚言要將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但選後不曾實行,繼續如同絕大多數國家,大使館留在特拉維夫。

川普就任後,與以色列越走越近,在今年10月,美國宣布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並指控該組織具有「反以色列偏見」。關鍵的起火點就是今年7月,教科文組織宣告約旦河西岸、遭以色列占領區內城鎮希布倫(Hebron)的舊城區是巴勒斯坦的瀕危世界文化遺址,此舉讓巴勒斯坦人大喜,但也激怒以色列。

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紅線,美國駐耶路撒冷領事館發布安全警示

在川普發表聲明之前,美國盟友曾警告,美國如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可能在中東引發廣泛動亂。

《轉角國際》報導,針對承認耶路撒冷的決定,川普5日親自致電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約旦國王阿不都拉二世、埃及總統塞西,與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爾曼。之中,除了納坦雅胡表示歡迎外,所有阿拉伯領袖都對川普提出了嚴正的警告。

《中央社》報導,約旦王宮5日發表聲明,證實川普昨日告訴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Abdullah II),他打算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不過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警告川普,「在全面解決方案,讓巴勒斯坦建國,並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脈絡外做出任何決定,都有危險」。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在演說中警告川普,耶路撒冷地位是穆斯林的「紅線」,甚至可能促使土耳其斷絕與以色列的關係。

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秘書長阿波蓋特(Ahmed Aboul Gheit)也表示,「此事若真的發生了,不僅對巴勒斯坦局勢,對阿拉伯及伊斯蘭地區也可能產生負面影響,有鑑於此事的危險性」,成員國也在5日於開羅展開會談,討論美國的可能行動。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轉角國際》報導,國務院內部透露,前線的外交官對於搬遷使館案大多抱持負面態度,除了自身與家眷的安全將因此曝於高度風險之外,駐特拉維夫的上千人使節團,一時之間很難在耶路撒冷找到足夠空間與安全的使館與宿舍場地。

部份意見認為,由於其他國家都沒有跟進承認與搬遷耶路撒冷的規劃,考慮到使館區的集中效能,國務院在6個月的推遲期過後,也可能以「單純換牌」的方式,將特拉維夫大使館與耶路撒冷領事館的招牌對調,並將主要領事業務留在特拉維夫,以避免複雜的作業問題。

路透社報導,川普如果作宣布搬移使館,將打破美國數十年來的政策,恐助長中東暴力衝突。巴勒斯坦官員呼籲,未來幾天舉行一連串示威抗議活動,予以回應。

美國駐耶路撒冷領事館昨日也發布一項安全指示,表示考量從12月6日起在耶路撒冷和西岸的示威抗議,美國政府員工和眷屬在接獲進一步通知前,不得私自前往耶路撒冷舊城區和西岸,也提醒美國公民避免前往群眾聚集,以及軍警人力增加的地區。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

川普 耶路撒冷 以色列 巴勒斯坦 土耳其 中東 聯合國安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