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人士被迫逃到台灣生活,究竟新加坡能接納多元聲音的空間多大?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2018/03/15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中南半島,地理位置上介於中國與印度之間,西方國家稱之為Indochina,其文化除了受到中印的影響外,殖民與戰爭的歷史也讓這塊陸地擁有英法日美的足跡,人文特色因此多元豐富,各國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 Indochina,除了有台灣人普遍比較熟悉的泰國與越南,寮國、柬埔寨、以及近年來備受世界關注緬甸,都位於此塊區域:在東協(ASEAN)的地理劃分上,被稱為東南亞大陸五國。 面對東協崛起,我們需要更全面的了解,關鍵評論網因此特別成立ASEAN:Indochina,希望透過每日新聞摘要,以及定期發表的專文,讓讀者更認識中南半島,第一時間掌握東南亞趨勢脈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很多台灣人不知道鄞義林是誰。自2014年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後,他就被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以毀謗罪名提控,並且需要償還餘台幣約360萬的賠償金。被解雇、背負巨大負債,鄞義林被迫在2016年逃到台灣。

新聞整理:周慧儀

在台灣,或許沒有很多人知道他是誰。

身為一名部落客兼社運人士,鄞義林(Roy Ngerng)過去時常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裡,討論有關新加坡社會、政治和經濟的看法。

自2014年,他將目光移到新加坡公積金政策(CPF)上,多次撰寫文章批評這個「強制退休基金」衍生出來的管理問題;後來一篇名為〈你的公積金去了哪兒?城市豐收教會審訊的啟示〉的文章讓鄞義林身陷官司,因為他被指控涉嫌影射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主席挪用公基金款項。

而這名主席正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總理李顯龍後來透過發出律師信要求他撤下文章,並要求做出道歉和賠償。因應總理的要求,鄞義林刪除了有關貼文,引述的新加坡政府網路資料也被刪除;除了發表道歉聲明,他也願意支付5千新幣作為賠償。不過,李顯龍的律師以「誠意不足」駁回鄞義林的道歉,認為他提出的賠償金額具「嘲弄意味」,而決定控告他毀謗。

同年6月,鄞義林和其他維權人士發起「把公積金還給我們」的集會,在新加坡唯一准許集會的芳林公園抗議,批評政府使用高壓手段恐嚇人民。他們也提出其他訴求,包括呼籲政府提高存款利息、提高公基金的使用透明度和彈性空間。出乎他們預料,這場集會吸引了約6千人前來。

集會結束後,鄞義林就被公司以「玩忽職守」為由解雇了。而隨後,鄞義林毀謗李顯龍罪名成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5年7月,現身法院的鄞義林接受記者訪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5年7月,總理李顯龍也出席了聽證會。

2015年12月,李顯龍的律師開案陳詞,表示鄞義林並無悔意,且過去涉及毀謗部長的案件賠償金額都介於新幣10萬至40萬間,而李顯龍作為一國總理,因此要求法官判處鄞義林支付高額賠償。法院最後宣布鄞義林必須向李顯龍支付約15萬新幣(約新台幣360萬)的賠償金。其中,10萬新幣為一般損害性賠償,5萬新幣為加重性賠償。

鄞義林最終同意分期繳付,但預計需要17年才能全部繳清。

鄞義林的文章探討什麼問題?

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一直備受推崇,也是讓李光耀頗為自豪的措施。

不過鄞義林發現,當地低收入戶的實際工資名列全球發達國家中最低;此外,政府要求人民將公積金用於教育、醫療等領域,但投資公積金的主權基金和政府公司對人民的派息卻是偏低的。他說道,資料顯示目前僅有7%的長者擁有足夠的公積金存款養老,八成的人無法維持中等的生活水平。

那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是怎麼運作的?當時,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江雨就撰寫〈新加坡人為什麼抱怨公積金?〉一文,介紹了相關制度。

文中,王江雨提到新加坡現行的公積金制度是英國殖民政府在1955年所建立,政府以法令形式要求當地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需將他們的部分月收入存起來。對於55歲以下的雇員,他們每個月必須存取其月收入的36%,其中雇員繳納20%,而雇主繳納16%。新加坡政府將利用這筆金額來進行各種投資,並且支付一定利息給會員。

王江雨分析這個制度對於政府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安排,也具新加坡以「嚴父」治國的特色。尤其,深信「菁英主義」的李光耀內心並不相信人民可以徹底為自己負責,因此才會「替孩子管理金錢」。該副教授並不否認公積金制度的好處,但他也提到政府和人民的權益在這個制度的運作中是不對等的。

他說道,政府強制佔有人民的部分財產,對人民該怎麼使用施加了種種限制,自己卻可以按照意志去使用。尤其,這筆龐大資金的使用和管理完全由政府官僚做主,一般人難以了解如何運作。民眾也開始抱怨政府支付的利息太低,包括在公積金的使用上缺乏彈性空間。

該副教授的分析多少呼應了鄞義林在集會上的訴求,而這也意味著,鄞義林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眾的心聲。

人權組織:新加坡扼殺公共事務辯論

針對鄞義林一案,《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许渊臣(Terry Xu)早前就撰文指出李顯龍在處理相關問題上「雙重標準」。

新加坡去年因為「李光耀故居」一事鬧得沸沸揚揚。該編輯質疑,為何總理李顯龍並沒有起訴讓他「名譽受損」的李家兄妹,反而選擇私下和解,並且願意在國會上接受質詢?相較之下,鄞義林的「毀謗罪名」在此顯得微不足道。從這一點看來,鄞義林一案大可以輕鬆解決,李顯龍其實只要透過發布聲明回應即可。

此外,也有一些網路評論認為,年收入百萬的總理提控一名普通公民,未免給人「以小欺大」之感。

人權觀察組織在去年12月發布的報告指出:新加坡政府過度利用刑事法律、壓迫性的行規規管和民事訴訟,去打壓人民的言論和集會自由。那些批評政府和司法機關,或對宗教和種族議題發表評論的人士,經常會面臨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權的控告。不過,控告的理據並不充分。

該組織亞洲區副主任Phil Robertson就指出「新加坡自詡為現代化國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稱為民主國家的人民不該因為批評政府,或是評論政治議題而擔心受怕。」他也說道,長期以來對於言論和公共抗議加以直接或間接的限制,新加坡公共事務的論辯已遭扼殺。

被李顯龍控告後,鄞義林現在難以在新加坡找到生計,即便是規模龐大的國際公司也不願聘請他,於是他在2016年被迫離開新加坡,逃到台灣。

鄞義林近期在接受半島電視台訪問時,表明自己已居住在台灣一段時間,他說道「如果你沒有住在新加坡,你不會明白那份恐懼。有時我會問大家(這個問題),他們會說自己不怕。」鄞義林接著問「那你們會挑戰政府嗎?」,他說道他們的回應是遲疑的。

鄞義林於是笑著說「所以這代表你們恐懼啊!」

當然,也有新加坡民眾是不認同鄞義林的,除了認為他不該毀謗總理,也質疑他的部落格文章是否屬實。不過換個角度,這個議題也提供了一個平台去思考:這個國度可以接納多元觀點的「空間」,到底有多大?

新聞來源:

  • 部落客誹謗李顯龍 判賠360萬分期17年償還(中時
  • 新加坡異見博客誹謗罪成 李顯龍指對方道歉沒悔意 擬索高額賠款(立場報導
  • 涉誹謗李顯龍 新加坡異見博客今被判賠償82萬元(立場報導
  • 新加坡:以法律嚇阻言論、集會自由(人權觀察組織
  • 批評公積金 首位誹謗罪成網民 星洲博客羨慕港人上街抗爭(蘋果新聞
  • Should Roy Ngerng seek a refund for defamation damages paid to PM Lee?(The Online Citizen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李牧宜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