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反黑」法例打壓「港獨」政黨 港府擬禁香港民族黨

用「反黑」法例打壓「港獨」政黨 港府擬禁香港民族黨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派議員批評特首林鄭月娥稱為23條製造有利條件;消滅民族黨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他日也會「剿滅」不接受中共管治和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團體。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表示,今早警方上門交予他一批信件和文件。文件顯示,保安局長引《社團條例》,要求陳浩天就過去的言論在限期內解釋。保安局將就此決定,或禁止民族黨繼續運作。

陳浩天表示,文件指香港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基於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安全等原因,請保安局局長行使《社團條例》151章第八條的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保安局局長要求陳浩天在8月限期前解釋。

文件中有大量陳浩天過去參加的活動,以及在公開場合發表過的言論等。根據香港民族黨網頁指,香港民族黨為香港首個主張香港獨立的政黨,於2016年3月28日成立。

AP_18198336832130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達志影像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中午召開記者會時表示,這是香港在97年回歸後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他解釋,香港市民是享用結社自由,但並非完全無限制,都在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列明。

對於何謂「國家安全」,李家超指《社團條例》有清楚解釋,即「保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

李家超多次強調,自己仍未作出決定。李家超強調,民族黨作出申述前,他不會評論或透露任何細節。

李家超指,已向香港民族黨發信,給予對方21天內作出申述,他會在21日後或收到民族黨陳詞或書面申述後,才作出決定。根據條例,一旦該項命令在憲報刊登,即屬生效,屬非法社團。任何屬非法社團的幹事、成員、或參加集會等,即屬犯罪,刑罰包括罰款及監禁,監禁年期最高為2年至3年。

陳浩天表示,尚未讀畢整份文件,暫時未知需要詳細解釋的範圍。香港民族黨批評,有關行動是靠法律作掩飾,打壓香港獨立運動和民族運動的劣行,認為以國家安全的相關法律為名,試圖禁制香港民族黨運作,是純粹的政治決定。陳浩天曾在2016年參加立法會選舉,因沒有簽署「確認書」承諾擁護《基本法》等理由,被褫奪參選資格。

RTS19A6V
photo credit: Bobby Yip/reuters/達志影像

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以他的理解,1949年立法的《社團條例》是針對黑社會,「條文八成以上都是講三合會,諷刺的是97年之後無用過(社團條例)來取締過黑社會,反而現在就用來取締得把聲來講港獨的民族黨。」

梁家傑指《社團條例》是港英這些昔日的殖民地主,駕馭香港這些二等公民的法例,甚至針對黑社會,「今天理論上我們不是殖民地,為何你還用一條1949年的法例來企圖取締一個『得把口』的香港民族黨?」

根據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有份撰寫的《殖民地時代香港的法制和司法》一文,因為港英殖民地政府鑑於大清被推翻後,香港一度出現反殖動亂,港英政府在1911年制定《社團條例》(Societies Ordinance),以加強社會控制。

民主派議員批評特首林鄭月娥稱為23條製造有利條件;消滅民族黨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他日也會「剿滅」不接受中共管治和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團體;「原來23未立,可以已利用現有的法例,用立法原意無關的東西為所欲為」。

而另一邊建制派議員則叫好,批評香港民族黨「勾結台獨疆獨藏獨」,又稱市民對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渴望已久。而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表示,保安局局長所作之措施,實不足為奇。他指在《國際人權公約》下,曾有一宗案例涉及有人在意大利嘗試重組法西斯黨,當時此人被意大利政府監禁,其政黨亦被取締。

本港不少政治組織,並不是以社團條例註冊,而是以公司名義成立。香港民族黨正式創黨前欲更名為「香港民族黨有限公司」,被公司註冊處拒絕登記名稱更改,原因是推動「香港獨立」,違反《基本法》。而2016年成立的「香港眾志」,向公司註冊處申請近兩年,最終於今年初被以「不合法目的」拒絕申請,指其官方網站上,提到主張香港民主自決。

參考新聞: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