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澤而漁的離譜稅制,正逼著企業跟人才逃出台灣

竭澤而漁的離譜稅制,正逼著企業跟人才逃出台灣
Photo Credit: leon_0932 11shliu Unsplash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稅機關「殺雞取卵」的課徵方式、「視民如賊」的觀念應該徹底改變, 用「協助輔導」取代「嚴懲重罰」,財稅機關應與企業人民站在一起,「共生共榮」才能創造國家更多的財富。 

文:王至正(上市公司高階主管)

拜讀《台灣追稅無極限,小英放任財稅機關壓榨人民、逼走外資》一文, 因為曾有切身之痛,心中感慨萬千。我奉獻台灣科技產業超過30年,對台灣稅制之極度不合理、人才外流嚴重甚感憂心,僅以親身之經歷呼籲政府正視。

我在美國深造及工作16年多,直到40歲時才被一位科技界大老邀請回國,成立了一家IC設計公司。 在2004年年底時,因法人大股東股票轉移,經營團隊大調整,我離開該公司,轉職到一家國內外知名的系統公司至今。

有一年,因為要去一個特殊的國家,去申辦良民證被拒,才知道我家的土地已被國稅局扣押。原因是國稅局對我先前服務的IC設計公司2005年所申報的稅有爭議,而我在2004年離職前,身兼該公司的董事長及總經理。

這件事凸顯出台灣稅捐稽徵的荒謬,2005年該IC設計公司申報2004年的所得稅時,我已不在該公司服務,既無從知曉,亦無法管轄該公司申報所得稅的方式及內容。姑且不論雙方對錯,國稅局不向一個仍正常營運的上市公司追討稅捐,卻要一個已與該公司毫無關聯的前任負責人承擔租稅責任。並且這是公司的稅,又不是我個人所應負擔的稅,應是就公司本身的財產來償付,然竟用我個人財產來做扣押。

何況公司法所規定的「股份有限公司」,股東的責任就是以出資額為限,怎會因為稅捐,就變成了「無限責任」。台灣為了課徵稅收,完全無視法律的規定,可說是到了違法亂紀的地步。

更離譜的是,國稅局扣押我個人財產後,居然可以「不用通知當事人」,若非申請良民證被拒,我根本不知道我家的土地被扣押,這是政府偷偷摸摸搶奪人民財產嗎?

DA2B334C-0C2C-4557-988C-BA7B6167A923
關鍵評論網 攝

我有一位科技界朋友的遭遇更是悲慘。他擁有上千個非常具創新性且有實用價值的專利,其卓越的成就,連前總統都極為讚賞,除頒發國際傑出發明家博學博士證書及終身成就奬外,並鼓勵他將專利鑑價,提高公司資本額。我的朋友聽從建議,用專利鑑價的方式成功提高了公司的資本額,但惡運卻從此開始⋯⋯

國稅局寄來近億元的稅單,朋友申述説他並沒有賣任何一張股票,並無任何實質收入,但國稅局卻置之不理;朋友要以股票抵押,國稅局也不接受,還嗆聲說「你的股票又沒價值」。讓人不禁懷疑國稅局的算盤是什麼?既然是沒價值的股票,何以開出上億元的稅單?

他的公司及個人財產因此全被扣押,至今仍被限制出境,其潛在價值驚人的數百個專利,也因為被國稅局扣押,未繳納年費而全部作廢。一個前景看好的公司就這樣被毀掉了,數百個嘔心瀝血的專利變成廢紙。

我和一些科技界的朋友,都品嚐過台灣的「不法苛稅體制」千奇百怪、竭澤而漁的課徵方式,事實上已經嚇跑了很多科技人才。

擁有會計、法律雙博士學位,專攻財稅的第一屆國家金璽獎得獎人張進德博士,月前發表論文指出「稅務問題」是影響台灣經濟的主因之一,稅務官員為了「績效」,經常恣意剔除具有合法憑證且確實有支付的費用及成本,虛增所得額。因為稅制不透明、稅務成本無法掌握,讓本土企業的發展受阻,外資不敢來台投資,是國家經濟的最大殺手。

過去台灣以「科技島」自豪,曾經是美、日之後的全世界第三大資訊電子產業聚落,頂尖科技人才匯聚,科技產業是支撐台灣經濟發展的重要根基,而如今面臨的是萎縮和成長停滯的困境。有些大企業在減資,計畫到中國大陸掛牌上市,而中小企業關門、外逃的大大多過新設成立的公司。

因此我必須很沉痛的提醒執政者,勿輕忽濫稅的後果,薄薄一張違法違憲的稅單是對企業、人才的迫害與驅趕,大陸一直提供各種福利與便利給台灣的人才就業及創業,台灣卻用稅單在削弱自己、壯大別人,台灣的經濟基礎勢將快速崩解,變成「共慘」國家。

財稅機關「殺雞取卵」的課徵方式、「視民如賊」的觀念應該徹底改變, 用「協助輔導」取代「嚴懲重罰」,財稅機關應與企業人民站在一起,「共生共榮」才能創造國家更多的財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