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中的陰影與邪惡》:「魔神仔」傳說與「飛矛腿」的附身歷程

《童話中的陰影與邪惡》:「魔神仔」傳說與「飛矛腿」的附身歷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其中並沒有道德問題,不過就是有能力的話就對抗,不行的話就逃開。這是屬於自然的問題,而且還有一個重要因子——其中有些神性的特質,這一點彰顯在它所具備的吸引力,以及我們想要聽聞其事的欲望。

文: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

魔神仔(The Horse Mountain Ghost)

在馬山底下有個村莊,村裡有個農夫以賣玉米維生,他總會騎著騾子到隔壁小鎮做買賣。有一天,他喝得微醺,從市集裡騎著騾子返家。在山中彎道處,他看見一個怪物。怪物的巨臉是藍色的,兩隻眼睛像螃蟹一樣凸出腦袋外,明亮閃爍。怪物的嘴從右邊耳際裂開直達左邊耳際,看起來就像是血盆大口,口裡雜列著又尖又長的獠牙。怪物就坐在河邊彎身喝水,可以清楚聽見牠舔水的聲響。

這個農夫嚇壞了,但是好在怪物還沒發現他,因此,他迅速繞上一條人們有時候會走的小徑,飛快地逃離。但是,就在他轉過彎時,聽到後面有人叫住他。他回頭看見鄰居的兒子,因此停下腳步。那人說:「老李病得很嚴重,沒多少時日了,老李的兒子要我到市集找一副棺木,我才剛從市集回來,可以跟你結伴同行嗎?」

農夫答應了,那人問農夫為什麼走上這條不尋常的小徑。農夫有點不自在地回說,他原本想要走另一條路,但是在那兒看到一個可怕的怪物,所以他轉身拔腿就跑。

鄰居說:「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毛毛的,我不敢一個人回家,你可以讓我和你一起坐上騾子嗎?」

農夫答應,而鄰居也同他一起坐上騾子。過了一會兒,鄰居問農夫怪物長什麼樣子,但是農夫說現在談這個會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等回到家之後再說。

鄰居說:「如果你不想說,那你就轉身看看我,看我像不像那個怪物?」

農夫說鄰居不該開這樣的傻玩笑,因為人絕不會長得像魔鬼。

但是鄰居堅持地說:「你回頭看看我!」他拉了拉農夫的手臂,農夫回頭一看,後面坐的正是他之前在小溪邊看到的怪物,他飽受驚嚇,在騾子上昏了過去,還被遺落在小徑上。騾子知道回家的路,但是當村民看見騾子上沒坐著人,懷疑可能發生了不測。村民分開尋找失蹤的農夫,後來在山崖底下找到,並帶他回家。一直到半夜之後,農夫才恢復意識,告訴大家事情發生的經過。


這是個經典的故事,我可以告訴你許多相同類型的故事,發生在愛斯基摩人、瑞士的鄉下人以及非洲及南美洲國家的人身上。這是個全面國際性的故事,只是湊巧出現在中國童話那一冊裡。讓我們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故事似乎沒有任何重點。它就只是讓人感到新奇,同時也讓你有些毛骨悚然。如果你在晚上上床睡覺前讀了這個故事,可能會突然間覺得不敢上樓,還會查看四周,心裡覺得毛毛的。你很清楚這些鬼故事帶給你的感覺,有點恐怖,也帶點奇妙;這是許多人在孩童時期都曾經歷過的可怕遐想,人們在其中得到某些樂趣。我常常觀察孩童,因此注意到,如果我們不讓孩童接觸這些故事,他們自己也會編造同類的故事,並享受其中。

我童年時期的朋友家中有個大花園,每晚孩子們都會玩相同的遊戲。我的朋友、她的兄弟以及她的兩個堂兄弟會列隊在漆黑的花園中,討論著那個花園盡頭的草堆上坐著一個黃色小精靈;他們其中一個會走出來,獨自走向那個他們創造出來的黃色小精靈。他們會提著膽子盡量走遠,但通常會往前走個八九步之後,就快步跑回來。走得最接近小精靈的那個小孩就贏了。由此可見,這不僅是可怕的,同時也是讓人興奮的。

例如,人們會快速逃離一場可怕的車禍,但事後卻沉浸於詳述細節。他們會在餐桌上講述一次,甚至兩次,然後臉色發白,說自己覺得渾身不自在,什麼都吃不下。那就是人們內心裡的原始鄉下人!他們會描述一個在雪崩底下埋了二十年,或橫躺在水裡一個星期的屍體狀況,還說你只能辨別屍體的牙齒,因此必須由牙醫辨認屍體的身分,他們詳盡描述所有的細節!他們不會放過你,而且沉浸在其中。榮格曾經提過非洲有個習俗,舉凡有厄事發生,當地人們都會圍著屍體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他們閒談並飽食那可怕的景象。

如果將故事中的怪物視為本質為惡的現象的擬人化表現,我們就可以說那是超自然的表現。那是極為神聖,也極為讓人著迷的,這說明了為什麼個體會對此產生愉悅興奮感。但是它同時也是讓人恐懼的。它既可怕又具有吸引力,同時也是絕對非個人、非人類的現象。它就如同雪崩、閃電或是可怕的天敵,與此相同的事物還包括疾病與死亡、自然神靈、怪物、吃人怪等等,跟其他自然界的破壞現象一樣真實,而你必須面對它們。如果發生了雪崩,你要不是豎起屏障,就是逃開,你不會傻到去做其他事情。如果溪水暴漲,你要麼架上堤防,但如果你沒有力氣堆起石頭來抵抗這件惡事,那麼你就要撤退到高處或山上。

這其中並沒有道德問題,不過就是有能力的話就對抗,不行的話就逃開。這是屬於自然的問題,而且還有一個重要因子——其中有些神性的特質,這一點彰顯在它所具備的吸引力,以及我們想要聽聞其事的欲望。它也是原型的,因為類似這樣的魔神仔角色在世界各地都存在;也就是說,人類心靈的架構無論在各地都會製造出這樣的幻想。只要人們生活在自然中,就會有這樣的魔神仔在生活周遭,雖然形貌各異,但是每個都帶有非自然、超越人類、恐怖,以及讓人難以招架的特質。

這就是惡在這個層次上的表現。這個魔神仔不是人類,但是我們可以稱它為自然神靈。接著,以下故事呈現的是相同現象,但卻是出現在人類身上,或是透過人類而展現。這是南美洲印第安瓦勞(Warrau)族的故事,也是收錄在南美印第安童話那一冊的故事。


飛矛腿(The Spear Le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