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盧武鉉的錯」成為民間流行語,在野黨如同免費撿到政權

「都是盧武鉉的錯」成為民間流行語,在野黨如同免費撿到政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是盧武鉉的錯」這句話成為民間的流行語。住在首爾的人雖然因不動產暴漲賺大錢,但絕對不支持盧武鉉政府。沒錢的人感受到社會的貧富兩極化,也反對盧武鉉政府,在野黨如同免費撿到政權。

文:李容馬

沒有改革計畫的三八六世代

2005年2月由崔文洵社長領導公司之後,我轉調到政治部。進公司九年後,我終於可以前往自己大學主修的部門。我曾經想過到底何時才會進政治部,不料崔文洵社長上台發揮了極大的影響。一般是在社會部採訪檢察廳之後,會調往政治部,然而我卻被驅逐至廣播編輯部。所以崔社長這個時候把我派到政治部,也有把人事命令調回正軌的意義。然而反崔文洵的前輩卻在背後指指點點。

我在第17屆國會看到的開放我們的黨,除了失望不能再說什麼。開放我們的黨和民主勞動黨的席次加起來超過160席。我認為這個人數可以充分做到共同推動進步,然而開放我們的黨和國家黨更重視與大國黨共組保守聯盟。盧武鉉致力於克服地域主義,更勝過對理念的推動,這也可能是因為他不斷地嘗試復原過去統一民主黨時期的在野精神。

實際上,除了國家保安法和史學法等四大改革外,開放我們的黨的政策和大國黨並沒有太大差異。尤其是經濟政策成了經濟官僚完美的囊中物,一脈承襲了原來的財閥中心經濟成長政策。黨內,金槿泰和鄭東泳則展開環繞著改革與實用的對決,以實用為代表的鄭東泳多少占據了優勢。不過,金槿泰在經濟政策上也並沒展現出明顯的改革性。

當時開放我們的黨內部發言權最大的是三八六世代的政治人物。盧武鉉本來就是因為得到三八六世代的熱烈支持而上台,因此這也理所當然。然而三八六政治人物完全沒有內涵。這些三八六政治人物主要是全大協出身,各自當過各個大學的學生會總會長,也許他們對街鬥、街頭示威很在行,但是對國政的經營毫無計畫。結果他們只能充當政治的門面人物,整天跟隨金槿泰、鄭東泳、丁世均等各個派系首領,不斷表演聚散離合。每次在國會遇見他們,我都苦口婆心地跟他們說「問題出在經濟」,然而無疑是對牛彈琴。在他們的大腦裡,根本沒有準備思考經濟問題的空間。

從大國黨離職的所謂老鷹五兄弟(安泳根、金榮春、李富榮、李佑宰、金富謙五人)也是一樣。我和其中部分議員有個人交情,曾經長時間對談。但越談越發現他們非常保守。或許也因為這樣,他們才能長期在大國黨內活動。

盧武鉉政府從早期開始就只以政治改革為主力,並且還一直顧著如何和大國黨連動,顯露出退步的心態。其結果就是加速執政黨的分裂。執政初期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特偵組調查政府對北韓匯款之事。本來這是總統行使否決權就可以解決的事,然而盧武鉉為了改善和大國黨的關係卻接受了。結果,特偵組調查政府對北韓匯款造成湖南派系分裂,大國黨則樂得執政黨分裂。盧武鉉政府和大國黨的關係不但沒有改善,還被大國黨罵得更凶,和盧武鉉預期的大相徑庭。

盧武鉉會接受特偵組調查政府對北韓匯款的原因,和他在確定得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後,戴上13年前金泳三送的「YS手錶」前去拜訪,想得到釜山、慶南地區金泳三人馬的支持,一脈相連。也就是想透過以往嶺南、湖南在野黨的機械性連帶,來克服地域情結。然而在早已超過地域對立,而是理念對抗的朝野結構中,盧武鉉的希望只不過是個夢想。

對支持執政黨的人來說,盧武鉉決定派兵去伊拉克有如青天霹靂。曾經反問「反美的話又怎麼樣」的盧武鉉,到了美國卻能說出「若不是美國,搞不好我就被送去阿吾地煤礦勞改了」這種話,顯露出支持美國進攻伊拉克的立場。不熟悉外交事務的總統,被外交部的官僚耍得團團轉。大國黨雖然積極贊成盧武鉉的這個決定,然而盧武鉉支持者裡的進步力量開始掉頭離去。盧武鉉總是把國家黨和官僚放在心上,卻一路流失原先支持自己的人。

RTXOHEY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第17屆國會中得到過半數席次的開放我們的黨,出現無力的狀態。滿懷壯志推動的四大改革,在遭遇大國黨的激烈抵制後化為烏有。執政黨即使占了國會過半席次,卻被大國黨吃得死死的,暴露出難以想像的無能。當初打算推動的改革無法進行,其來有自。

盧武鉉總統著急了,正式向大國黨提議大聯合政府,然而大國黨嗤之以鼻。誰想和已經失去支持者的政府一起組成聯合政府呢?盧武鉉的話,終究成了沒有回音的吶喊。盧武鉉還向大國黨提出修憲的建議,提議將自己的任期縮短一年,以四年終任制進行單點式(one point)修憲(是總統連任制和總統、國會議員的任期一致等,以先解決提升國民的共識重要案件為主旨,提議的第一階段改革),不過大國黨根本沒理他。

在這段時間,從金大中政府就加速推動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導致了貧富嚴重兩極化。金大中政府是因為要向國際貨幣基金(IMF)借錢,不得不接受新自由主義政策。然而盧武鉉政府到了應該調正的階段,卻依然承襲原來的政策。加上不顧勞動界的反對,通過兩年期限的非正職保護法案,造成社會上非正職工作人員日益增多。政府和勞動界的衝突加劇。原本相信盧武鉉人權律師而熱情呼喊的勞動界,面對盧武鉉總統的強硬政策只能屈服。

這段時間不動產價格的暴漲,更成為民心背離的觸媒。不動產價格暴漲,造成資產兩極化,拉開了有房子的人和沒有房子的人之間的差距。薪資差距固然嚴重,資產兩極化更造成無法敉平的貧富鴻溝。然而政府無法快速提出對應政策,被市場徹底玩弄之後才比較緩和下來。事實上,直到今天,韓國的經濟官僚從沒有主動提出可以穩定不動產價格的政策。他們不是說要支持不動產來拯救經濟,就是恐嚇大家不動產持續低迷經濟會垮。有人哄抬不動產價格也好,不動產價格上漲也好,他們都坐視不理。盧武鉉政府在這裡又被他們害了。

所有這一切,都是被經濟官僚操控的結果。照當時前青瓦台國民經濟秘書官鄭泰仁所言,盧武鉉政府裡企圖改革的少壯派,在青瓦台和政府做不到一年半就全部被趕走。比起金大中政府的改革派在一年內就被趕走,還算是撐得比較久。經濟官僚可以帶來馬上可以看到的輝煌成果,改革人士只能提出成果不透明的改革政策,身為總統,沒法不信賴官僚。實際上,把經濟發展交給那些官僚負責,表面看來,無論經濟成長率、投資率、出口、物價等經濟指標都不差。但只要稍微往深處看一看,就知道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社會兩極化,有錢的人樂不可支,庶民感受到的景氣卻是越來越惡化。

盧武鉉在這個時期所說的「把所有權力交給市場」,幾乎令人絕望。本來,面對從朴正熙時期以來就實施的財閥中心經濟成長架構,這是發動改革的絕佳時機,但盧武鉉政府卻被經濟官僚綁架,以為全部交給市場就是改革。交給市場,結果就是讓那些從朴正熙時代就體積膨脹的財閥,進一步鯨吞蠶食。政府更難以管控。

過去,勞動界因為相信帶有進步色彩的盧武鉉,挺身而出為他抬轎,幫他上台取得權力,不幸卻在背地裡被捅了一刀。從盧武鉉執政初期的貨物連帶罷工開始,他們好不容易才爬起來,又不得不在政府的強硬手段之下屈服。遭到拘留的勞工人數,從金大中政府開始就再次上揚,到盧武鉉政府時期多達一千多人。只看被拘留的勞工人數,如同回到全斗煥執政的時候了。

盧武鉉帶頭推動三星和現代等財閥想要的韓美FTA。儘管進步傾向的支持者和勞工、農民等社會弱勢都反對韓美FTA,然而盧武鉉卻不顧他們的反對,積極推動。韓美FTA讓那些對盧武鉉還抱有最後一絲期待的民心也徹底背離。盧武鉉政府的民心已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盧武鉉在卸任之後,曾經對韓美FTA政策表現出悔意,然而已經太遲了。盧武鉉是個對政治上的民主抱持夢想的人,但他最起碼的問題,是對經濟和勞動議題上的民主有很大的誤會。

盧武鉉在他任期的最後一年,2007年10月舉行第二次南北高峰會議,發表了10.4宣言。然而在政權即將交替的情況下,這份在執政末期達成的南北共同聲明只不過是廢紙一張,而後面接手的李明博政府把這張廢紙也化為紙屑了。過去在學運圈組成NL主軸的全大協出身的三八六政治人物,他們那麼期盼的南北關係改善,終究因為盧武鉉執政時期,特偵組調查對北韓匯款的問題,無法順利推展。

盧武鉉的支持層已經崩解了。「都是盧武鉉的錯」這句話成為民間的流行語。住在首爾江南的人雖然在盧武鉉執政時期因為不動產暴漲賺大錢,但絕對不支持盧武鉉政府。沒錢的人感受到社會的貧富兩極化,也反對盧武鉉政府。這已經到了四面楚歌的情況。此時,在野黨即將政黨輪替,是洞若觀火的事。盧武鉉或柳時敏在執政末期會說出「政黨輪替也沒什麼不好」這種話,民心思變可想而知。在野黨如同免費撿到政權。

相關書摘 ▶對政客無所不為的韓國檢察官,遇上三星就變侏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MBC記者提供的鏡子》,網路與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容馬
譯者:張琪惠

由韓國獨立媒體「打破新聞」製作的紀錄片《共犯們》,報導韓國兩大公共電視台的罷工實況,在影片的最後,本書作者、長期參與罷工的李容馬,被問到行動的意義時,回答說:「在黑暗的時代,我們沒有選擇沈默,這就是意義了。」書中也提到有人問他為何不退出工會,他回答:「我沒有那樣活過⋯⋯」

韓國兩任總統李明博與朴槿惠以政治力干預新聞編播,促使KBS和MBC兩家公共電視台記者為爭取新聞自由大舉抗爭。雖然有強勢的工會力量做為後盾,但記者們付出的代價卻是將近十年的青春年華,還有往後的新聞生涯。一直到2017年12月初工會的發聲與抗爭終於獲得逆轉勝,全員復職。

本書為2012年,身為MBC工會宣傳局長的李容馬記者,為了訴求公平報導,與其他工會成員一同策畫為期170天的罷工活動,最後卻因此遭到解雇。爾後,他又被醫師診斷為腹膜癌末期。即使是重病纏身,仍未澆熄李容馬記者的希望,他一邊奮力地與病魔抗戰,一邊著手為兩個雙胞胎兒子寫的書。

透過本書,李容馬訴說自己一路以來所生活的世界,以及這個世界未來該有的走向;記述著他曾經歷過的韓國現代史(如民主化運動等),並以將近20年的記者角度,融合曾經採訪過經濟、文化、外交、司法、政治等領域的經驗,分析韓國社會與媒體的弊病所在,除此之外,也向讀者傳遞「為了讓下一代可以在更加自由平等、充滿人情味的社會生活,韓國國民必須團結起來」的信念,自始至終他堅持相信「世界可以改變」,變得更好!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
Photo Credit:網路與書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