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資本主義是解放的力量,也是毀滅一切的力量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資本主義是解放的力量,也是毀滅一切的力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人比馬克思自己更加讚賞資本主義階級所達成的偉大成就:對暴政的堅決反對,讓所有人都有好日子過的驚人財富積累,對個體、公民自由、民主權利、真正的國際社群等等的尊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泰瑞・伊格頓(Terry Eagleton)

美國人有種古怪的想法,叫做「階級歧視」(classism),好像階級大體上不過是個攸關態度的問題:中產階級不應繼續蔑視勞動階級,就像白人不該再瞧不起非裔美人。然而,馬克思主義關注的不是態度問題。如同亞里斯多德對德行的看法,對馬克思主義而言,階級所意味的不是你有什麼感覺,而是你做了什麼。

它所攸關的,是你在特定的生產模式裡究竟占有怎樣的位置:奴隸、自雇農民、佃農、資本家、融資者、勞力出售者,還是小企業主等等。不管貴族學校伊頓公學(Eaton College)裡的學生開始在說話時不發h這個音,或是皇室成員對著夜店外的水溝嘔吐,抑或是金錢這個無所不能的溶劑將某些淵源流長的階級區分消蝕殆盡,馬克思主義都不會就此消失。光是歐洲貴族會對他人吹噓自己與滾石樂團的主唱米克.傑格(Mick Jagger)私交甚篤的事實,便足以證明無階級的社會根本不存在。

關於勞動階級的消失,我們常常聽人提及。不過,在處理這個主題之前,我們是否該想想人們不常提到的傳統高層布爾喬亞或上層中產階級的消失呢?

如同安德森(Perry Anderson)所言,在諸如普魯斯特或曼(Thmoas Mann)等小說家的筆下,曾出現令人難以忘懷的中產階級角色,但是現在,這些人多已絕跡。安德森寫道,「就整體來說,即使是布爾喬亞如波特萊爾(Char lesBaudelaire)或馬克思、易卜生(Henrik Ibsen)或韓波(Arthur Rimbaud)、格羅茲(George Grosz)或布萊希特——甚至是沙特(Jean-Paul Sartre)或奧哈拉(John O'Hara)——都清楚布爾喬亞已經成為歷史遺跡。」

不過,社會主義者在聽到這則訃聞時,倒不需要血脈賁張,因為安德森接著說道,「取代那個穩固的圓形劇場的,是一個充斥著各種瞬息萬變的生命形式的水族箱——裡頭有著當代資本的規畫者與經理人、查帳人與看守人、執行者與投機者:他們應運一個金錢宇宙而起,而在這個宇宙裡,既沒有社會固定性,也沒有穩定的認同。」

階級的構成隨著時間不斷改變,但這不代表它會因此消失得無影無蹤。資本主義的本性,就是混淆區分、瓦解階序並將各種最為分歧的生活形式雜合共處;沒有任何其他的生活形式,會比它來得更混雜與多元。在論及該被剝削的人到底是誰時,這個體制一視同仁的程度令人驚嘆;它就像最為虔誠的後現代主義者一樣抗拒階序,就像最為真摯的英國國教牧師一樣來者不拒。它小心翼翼,以免不經意地有人被排擠在體制之外;只要有利可圖,不管是黑人或白人、女人或男人、嬰兒或老人、威克菲(Wakefield)的市民或蘇門答臘(Sumatra)的農民,都得為它效力,而它一視同仁的態度可謂無懈可擊。

真正為世人帶來平等的偉大舵手,不是社會主義,而是商品形式:商品不會檢查潛在的消費者上的是哪所學校,或是他會不會用basin(臉盆)來與bison(野牛)押韻。前文已經提到,它所加諸的齊一性,正是馬克思試圖正面迎戰的。因此,我們無須訝異,先進資本主義竟會帶來無階級的幻象。它不是體制用來掩飾背後的真正不平等的表面工夫而已;事實上,它就是這頭野獸的本性。即便如此,以下兩者的貌合神離卻仍昭然若揭:一方面是在現代辦公室裡,老闆與員工之間的稱兄道弟;另一方面則是在全球體制中,有錢有勢者與無權無勢者的截然二分。

在某些經濟部門裡,過去的階序可能早已被去中心化、著重網絡、團隊導向、仰賴資訊、以名互稱、無須打領帶的組織形式所取代;然而,資本集中在極少數人手上的情形卻遠比以前更加嚴重,而貧困潦倒、流離失所的人們則是與時俱增。正當執行長好整以暇地打理他那配成對的牛仔褲和球鞋時,地球上有超過十億的人連餬口飯吃都難以為繼。在南半球多數的大城市裡,到處都是疾病橫行、擁擠不堪的貧民窟,裡面住了約全球三分之一的都市人口,而他們至少占了全球人口的一半;在此同時,西方世界則有人滿懷熱情,想對世上的其他地方散播自由民主的福音,儘管此刻全球的命運,操之於屈指可數的西方企業手中,而它們不對任何人負責,只聽命於股東。

即便如此,馬克思主義者並不是單純地「反對」資本主義階級,如同那些要求禁獵或禁菸的人士。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沒有人比馬克思自己更加讚賞資本主義階級所達成的偉大成就:對暴政的堅決反對,讓所有人都有好日子過的驚人財富積累,對個體、公民自由、民主權利、真正的國際社群等等的尊重——因為只有在這些成就之上,社會主義本身才有出現的可能。我們可以善用階級歷史,而不是拋棄。

正如我們已經指出的,儘管資本主義是股解放的力量,但它也是股毀滅一切的力量;而在所有的政治理論中,唯有馬克思主義試圖明智地評價資本主義,既不沒頭沒腦地加以歌頌,也不頭腦簡單地否定一切。儘管只是無心插柳,但資本主義為世界帶來的最偉大賜福之一,正是勞動階級:這是一股資本主義為其自利目的而養育出來的社會力,但在發展成熟後,這股力量卻在基本上變得足以推翻資本主義。這是為何反諷的色彩深植於馬克思史觀的原因之一:資本主義秩序培育出自己的掘墓人,堪稱某種黑色幽默。

馬克思主義之所以把焦點放在勞動階級上,並不是因為它在勞動這件事上看到某種耀眼奪目的德行;竊賊與銀行家也很辛苦,但馬克思卻沒有特別把桂冠放在他們頭上(不過,他倒是曾用諧仿自己經濟理論的方式來描述竊盜)。正如我們已經明白的,馬克思主義想要盡可能地廢止勞動。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賦予勞動階級如此重大的政治重要性,也不是因為它顯然是最飽受蹂躪的社會團體;這類的社會團體其實很多,像是遊民、學生、難民、年長者、失業者以及長期被拒於就業門外的人,他們往往比一般的勞工更加潦倒。

馬克思主義不會因為勞動階級忽然有了私人浴室或彩色電視,就覺得它索然無味。真正具有決定性的,是勞動階級在資本主義生產模式裡所占據的位置:只有在資本主義體制之內、熟悉其運作、因而成為一股熟練且具政治意識的集體力量、對其成功運作不可或缺,但若將其推翻又能得到物質利益的人們,才真的有辦法接收這個體制,並使它轉而為所有人的裨益服務。這不是心懷善意的家父長主義者或一群事不關己的煽動者能夠辦到的——也就是說,馬克思對勞動階級(當時人口中的絕大多數)的關注,與他打從心裡對民主的敬重是密不可分的。

相關書摘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若史達林扭曲馬克思主義,那法西斯也扭曲了資本主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泰瑞・伊格頓(Terry Eagleton)
譯者:李尚遠

「這是本充滿生氣、發人深省的散文集。」——《蘇格蘭人報》(The Scotsman)

「讀伊格頓的書就像看一場華麗的煙火秀……伊格頓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辯駁。」——《基督教世紀》(The Christian Century)

在現今西方這個日趨無階級、充滿社會流動可能、後工業時代的社會裡,馬克思主義顯然已經過時、無足輕重。
將馬克思主義付諸實踐時,總帶來暴政與大屠殺,它意味著饑荒、痛苦、強制勞動、殘缺不全的經濟與箝制一切的高壓國家。

馬克思主義是一種烏托邦式的夢想,信仰的是完美社會的可能性,卻對人性的邪惡視若無睹,天真到無以復加。

以上批判是事實,還是對社會主義的偏見與誤解?英國當代重要思想家伊格頓提醒:馬克思理論固然不是完美的,但批評它的論點有著更多缺陷。

伊格頓舉出十項最常拿來反對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然後一一駁斥,擊破它們看似無堅不摧的立論。他以過人的機智幽默,與文學家的妙喻用筆,針砭世人如何扭曲馬克思的思想,如何將社會主義汙名化,同時,從抽絲剝繭的論述中,帶領讀者看見社會主義真正的理想與目標。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