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九):戶籍「父姓主義」,從母姓大不易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九):戶籍「父姓主義」,從母姓大不易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戶主制的崩壞,緊接著而來的,即是「婚姻姓氏」的變動。而婚姻姓氏特別與子女切身有關,即是小孩至死都得背負著父親姓氏生活下去的「宿命」父姓主義。

1990年代末韓國當地「戶主制」(호주제)爭議漸漸浮上檯面,我們也曾言及過此戶主制在當地行之幾百年以上,推測此制度約源於古代宗法制度,即國家以法律與公權力,保障只有「男性」才有資格成為家族的法定家長,一種以男性為中心的繼承制與戶籍姓氏制度,而女性則屬於男性家長的附庸,不僅沒有繼承財產之權利,甚至所生下的子女,呱呱落地就得隨同父親姓氏;若發生家庭不美滿抑或事故等,子女隨著改嫁他人的母親來到其他家庭,也得遵守其規矩,終生帶著前父姓無法更改,這即是所謂的「父姓主義」(부성주의)。

然而,實施超過幾百年之久的戶主制,在近幾十年來韓國女性意識抬頭,當局政府於2005年宣布戶主制違反兩性平等的原則(양성평등의원칙),為一違憲制度,並於2008年1月1日正式廢除了戶主制。

從此之後,韓國再也沒有所謂「戶籍」(호적),取而代之的是人手一本「家族關係登記簿」(가족관계등록부)。

而原先記錄戶主的「戶籍謄本」(호적등본),改由家族關係登錄簿取代,兩者最大差異,在於戶籍謄本仍是以(男性)戶主為中心,依序列出家族成員,記錄下每一位家族成員的個人基本資料、婚姻與離婚狀態,以及領養等資訊,這也就時常造成我們在過往韓劇內,聽到生氣的「戶主」爸爸對著子女說:「你再這麼吵鬧下,就把你從『戶籍』除名!」一語的由來。

但這已經過去式了。2008年以來,韓國政局採取電腦化管理家族關係登錄簿系統,而這本都會分發給每人專屬於自己家庭關係表內,有些什麼內容呢?簡單來說,大多記載本人、父母、配偶與子女三代的基本資料,同時盡可能地把當事人,以及家屬資料,採取資訊最少化公開,以減少不必要的個資流出。

當然,若詳細點言之,以家族關係登錄簿為基礎的「登錄事項證明書」之種類,共有五大種,如下底下表格呈現:

以家族關係登錄簿為基礎的「登錄事項證明書」之種類與記載事項
Photo Credit:陳慶德製表

同時,隨著戶主制的崩壞,緊接著而來的,即是「婚姻姓氏」(혼인 성씨)的變動。而婚姻姓氏特別與子女切身有關,即上述所言,小孩至死都得背負著父親姓氏生活下去的「宿命」父姓主義。

然而,我們曾撰文探討,當時鼓吹婚姻姓氏革新的推手,是知名演員崔真實(최진실),因為她在眾人祝福與羨慕下,與棒球明星趙成珉(조성민)光鮮亮麗的婚宴結束後,私底下的崔真實卻是長年遭受到丈夫屢次的拳腳相向毆打家暴,最終她決定於2004年離婚,隔年2005年戶主制被宣布違憲後,她也馬上帶著兩子女,成功地從法院處得到許可更改為母姓的判決,從那年起,子女不再需要被迫從父姓,只要夫妻在進行結婚登記時,雙方達成協議,子女也可以從母姓或從母籍,抑或在夫妻離婚後,子女也可以更動自身姓氏與本籍。

這樣的子女更改姓氏,隨母姓、母籍等措施,主要是依循韓國民法第781條第六項(민법 제781조 제6항)所規定的:「為了子女的福利,若子女的姓氏、籍有變動之必要時,可經由法院許可變更。」(자녀의 복리를 위해 성과 본을 변경할 필요가 있을 때는 법원 허가를 받아 변경할 수 있다.)而再加以家庭關係登錄相關法律的第100條(가족관계등록에 관한 법률 제100조),補充判決子女隨母變更姓氏、籍等要求是否成立。

但根據2014年7月7日世界日報(세계일보)的報導,當年曾發生一樁案例,即2006年與丈夫離婚的母親A女,等到子女成年19歲之際,母親試圖透過歸母姓氏、籍等制度,讓子女與親父斷絕其血緣關係——但經法院調查,近八年來的子女扶養教育費用,皆是離婚丈夫所支付,儘管子女這段期間未與親生父親見面,但都知道父親付著這筆贍養錢,且就子女自己親身體驗,冠著父姓不論是在學校,抑或社會交際生活層面上,並沒有感到任何不便,因此法院判定A母要求子女隨母姓、母籍的要求,並非為了子女自身的福利,而是其他「利益」,為「不正當理由」,加以拒絕。

這樣的案例,也讓人們看到,當初設計子女姓氏、籍變動的判斷標準——「為了子女的福利,若子女的姓氏、籍有變動之必要時,可經由法院許可變更。」同時,也得考慮到子女的姓氏、本籍變動之後,所帶來的不便與不利,絕非是當事者子女心血來潮,想變就能變的。

再者,根據韓國當地《法律新聞》(법률신문)2016年5月10日報導,統計出2010年法院針對8,290件姓氏、本籍變動申請案件,有高達7,238件(87.3%)案件通過,隔年,2011年的7,493案件內,通過6,485件(86.5%),2012年7,354件申請案件,通過6,498件(88.3%),而2013-2015年,也有75.4-85.6%通過子女姓氏、本籍變動案件。

AP_1807541488586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廢除戶主制、父姓主義、家族關係登錄簿、子女變更姓氏、本籍案件的大量通過,看似韓國男女平等狀態後勢看好,但不平等狀態仍是嚴重——從這麼多變動姓氏、本籍等案件下,就可以看見長年,甚至數百年來,此社會內的婦女地位之低下,才會造成戶主制崩壞之際,挺身而出的女性如是多。

然而,最令我質疑的一項數據,若是每年以將近高達八成通過子女姓氏、籍變動案件,恐怕這樣的數據包含了領養子女的姓氏變動,甚至是子女之後隨父姓變動之可能。再從母姓案件的申請案件數量來看,廢除戶主制那年,光鮮亮麗的崔真實似乎開了先例,帶起了社會風潮,但是那年僅有65件子女申請從母姓的案例,自此之後,每年受理的從母姓申請案也僅約200件(註),換句話說,恐怕連申請案件總數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呢。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