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馬英九無法體察社會觀感?精神科醫師:強迫與自戀特質讓他像「機器假人」

為何馬英九無法體察社會觀感?精神科醫師:強迫與自戀特質讓他像「機器假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英九辭去黨主席,走出會場時,響起的配樂竟然是〈國父紀念歌〉,可見他對孫文的情感高過對任何一位同志,而孫文正是最能滿足他強迫與自戀特質的理想人物。

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開票當晚黨主席馬英九現身發表感言,講了半天不見辭職聲明,就只是表情木然照本宣科,讓人不禁想起電影《MIB星際戰警》裡頭,那一幕外星昆蟲集體撐出人皮農夫,步履搖晃,身軀扭擺走回家裡的場面。

不曉得馬英九當晚一回到寓所,是否也會卸下人皮,露出只有家人才能看見的真面目。可以確定的是,第二天他換了一張不一樣的人皮,講了完全不一樣的話:「我決定辭去黨主席。」

來不及了,那樣劇烈的轉折,顯然不是親身所為,就只是換了一張人皮。國民黨此次的敗選被黨員稱做1949年以來最大的挫敗,任何一個身在黨主席位置的尋常人,一秒鐘就會想到該要辭職謝罪,但馬英九敗選當晚卻是那麼無動於衷,一副事不關己模樣,證明了他就是一具機器假人。

機器假人當然只是一個形容詞,意指心理能量被吸入性格的某些層面裡,一個人的活力就只侷限於那些灌注的焦點,其他部分空空如也,徒有骨肉架構,欠缺靈魂。

長期觀察馬英九的人都可以發現,他的性格有一超級肥大之處,那就是強迫特質。強迫的意思是追求整齊、完美、秩序、紀律、恰到好處,比如在生活環境上愛乾淨,在金錢使用上錙銖必計,在時間管理上喜歡準時,在道德意識上拘泥小節,甚至在工作上追求一致、嚴謹、有組織,厭惡隨興、雜亂與脫軌。

這些特質聽起來沒什麼不好,問題就出在「過頭」兩個字,有強迫性格的人總是反覆自我約束,必得遵守這些規則,否則心裡不舒服。

馬英九的強迫特質最明顯展現在他對服裝儀容的要求,你很少看到他服裝儀容有一點點不整齊,永遠都是後梳的油亮頭髮,一根都不凌亂。最近不是有次出巡,頭髮被風吹亂了,還要求隨扈遞來梳子?這舉動一般都解讀為自戀愛漂亮,但更深沉的意涵是強迫。等一下再談馬英九的自戀。

馬英九的筆跡也是一絕,他的字就像楷書範本那麼工整,一筆一畫都不隨便,即使是寫一張便條紙小卡片,也一樣一絲不苟。你要這類人寫潦草字體,他會非常痛苦,好像上完廁所屁股沒擦乾淨。

還有節儉,那條著名的27年棉被、手上的結婚手錶,還有換過不曉得幾次的襯衫領子。大部分節儉習性背後都有強迫傾向存在,馬英九屬於非常等級。馬英九在特別費出事以後,曾提出大水庫理論,意指他得自公款的錢,最後都捐了出去,沒有半點中飽私囊,這當然可信,因為他不是一個貪財的人,他只是節儉。但你要他多捐一些也不容易,有一陣子失業率高,人家要他奉獻半薪,當然困難。

厲害的來了,馬英九甚至在吃方面都施展了強迫特質。他對食物非常不挑,愛吃紅豆餅、香蕉這類簡單食物,每天吃便當也沒關係,最高紀錄曾連吃七百多天的便當。這點表面上看起來是胃口好、好養,其實背後都是自我要求的紀律展現。還記得馬英九第一任就職當天,請外賓吃什麼嗎?也是吃便當!這是他被強迫性格籠罩,無法體察別人感受、社會觀感的一個明證。

當然還有他的慢跑與游泳習慣,即使出訪到了中南美,那麼不方便,他還是維持每天晨跑的運動習慣。甚至捐血,這一點實在厲害,一旦養成了習慣,他就有了維持的動力,看著紀錄上的次數一直累積,就是最好的回報。

至於道德意識,馬英九的道德發展,基本上停留在奉公守法不違規這樣的層面,所謂的不沾鍋,指的就是他拘泥於細小規定,恪守字面意涵,絕對不會越雷池一步。這陣子許多人呼籲讓阿扁保外就醫,可知為什麼馬英九不答應?因為保外就醫四個字,法典上怎麼寫,他絕對不會做任何引申推論,只能恪守過去案例,以免背上違法罪名。

凡此種種都可說明,馬英九的強迫特質非常瀰漫,幾乎籠罩生活的各個層面,從早到晚都有許多規則與紀律必須遵循。當然這樣的規則老早內化,當事人不會覺得是被要求,甚至沒有自我要求的感覺,就只是一個習慣。

非常可怕的,強迫特質一旦籠罩一個人,就會吸納心理能量,使得當事人與人相處時,表面上有來有往,其實心裡都牽掛著自己的規則有沒有違反。比如,你有沒有讓小氣鬼請過客?小心,他會記得你一輩子!強迫特質甚至連飲食、情慾這樣的本能需求都可以蓋過,馬英九在這兩方面似乎都很淡然。周美青曾說下輩子不想再嫁給馬英九,是否就因這人全無生活情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除了強迫以外,馬英九另一個特質當然就是自戀。自戀可以針對身體與心理,而馬英九的自戀基本上以身體層面居多。馬英九的身體自戀,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才會鍛鍊出胸大肌,後來變成布袋奶。很多人以為馬英九愛漂亮,才會那麼注重服裝儀容,其實他的注重外表,並非意圖散發性魅力,而是因為那是健康有活力的表徵。

馬英九的理想身體並非帥氣,而是希臘雕像一般的健康健美,這點從他到處健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一年一家,都拿到健康寶寶證書可以看得出來。馬英九的運動習慣,也能滿足身體自戀,讓健檢數據更完美。

至於心理上的自戀,馬英九當然也有,只是沒有身體層面那麼多。馬英九很少自滿自大,或者因為自卑,反向地到處貶低別人,但基本上他的自尊不是非常穩固,這使得他不敢在外人面前輕易展露自己,以至於朋友不多。他用人之所以都找學者或者拘謹的文官,主要就因這類人他才有把握可以掌握。馬英九在家裡是人見人愛的小弟,但在外頭,似乎沒有那麼自在自得。

馬英九帶著強迫與自戀特質進入政壇,幾年下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基本上他相處得來的,就是幾個推心置腹的夥伴,其他人一律維持疏離的關係。一般政界人士人如果相處不來也就算了,最特別的,就是連王金平、胡志強這樣長袖善舞的社交長才,馬英九也容不下。

馬英九為什麼不喜歡王金平?是因為不沾鍋,不願沾惹黑金爭議?那胡志強又怎麼解釋?可見並非如此。其實看看王金平與胡志強有什麼共通點就知道,馬英九排斥兩人,乃因兩人頭髮太少啦!不要忘了馬英九的身體自戀。同理可證,馬英九為什麼跟金溥聰要好。

強迫與自戀發揮到了極致,會產生「無友不如己者」這樣的習性,馬英九的小圈圈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太有威脅的,他避開,而太看不起的,他也不喜歡,於是只能在鏡子裡找人。

籠罩在這樣的性格特質下,馬英九本質上最適合的政治工作,就是拘謹的科層文官。馬英九說他小學看禁書,其實是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大學參加學運,其實是政府默許的保釣;到了國外編輯政黨刊物,涉嫌打小報告,也只是聽命行事;回國後擔任蔣經國秘書長,應該是他做得最好的工作。

後來接任研考會主委,當時討論總統選舉,馬英九支持的是委任直選,因為這樣才能代表大陸;後來擔任法務部長,號稱反毒反到被追殺,可見如果有明確的架構,他可以好好做事;甚至後來被拱出來選台北市長,也不至於出現太大問題,因為基本上整個台北政壇就是一個小圈圈;然而當總統就完全超出他的能耐,他跨越不了淡水河,更不用說濁水溪。

馬英九在第一任總統任期內,因為還要連任,施政還有顧忌,到了第二任便大剌剌展露本性。不管是用人,擬定政策,或者對待政敵,都肆無忌憚。馬英九身邊沒有人敢講真話,而遠處有人講真話,他可以充耳不聞,再加上他體察社會氛圍的能力很薄弱,才會將自己弄到這步田地,成了九趴總統。

馬英九不是沒血沒淚的人,但你看他什麼時候哭泣?除了爸媽過世,就是祭拜蔣介石與蔣經國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對他好的人。眼淚有很多意涵,自憐是天性,每個人都有,但悲天憫人只有少數人可以養成,馬英九顯然沒有。

馬英九雖然當上總統,但他戴著透明金鐘罩來當總統,身心根本沒有碰觸土地與人民,甚至連周遭黨內同志,他也避得老遠。馬英九辭去黨主席,走出會場時,響起的配樂竟然是〈國父紀念歌〉,可見他對孫文的情感高過對任何一位同志,而孫文正是最能滿足他強迫與自戀特質的理想人物。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沈政男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