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馬英九無法體察社會觀感?精神科醫師:強迫與自戀特質讓他像「機器假人」

為何馬英九無法體察社會觀感?精神科醫師:強迫與自戀特質讓他像「機器假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英九辭去黨主席,走出會場時,響起的配樂竟然是〈國父紀念歌〉,可見他對孫文的情感高過對任何一位同志,而孫文正是最能滿足他強迫與自戀特質的理想人物。

馬英九帶著強迫與自戀特質進入政壇,幾年下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基本上他相處得來的,就是幾個推心置腹的夥伴,其他人一律維持疏離的關係。一般政界人士人如果相處不來也就算了,最特別的,就是連王金平、胡志強這樣長袖善舞的社交長才,馬英九也容不下。

馬英九為什麼不喜歡王金平?是因為不沾鍋,不願沾惹黑金爭議?那胡志強又怎麼解釋?可見並非如此。其實看看王金平與胡志強有什麼共通點就知道,馬英九排斥兩人,乃因兩人頭髮太少啦!不要忘了馬英九的身體自戀。同理可證,馬英九為什麼跟金溥聰要好。

強迫與自戀發揮到了極致,會產生「無友不如己者」這樣的習性,馬英九的小圈圈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太有威脅的,他避開,而太看不起的,他也不喜歡,於是只能在鏡子裡找人。

籠罩在這樣的性格特質下,馬英九本質上最適合的政治工作,就是拘謹的科層文官。馬英九說他小學看禁書,其實是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大學參加學運,其實是政府默許的保釣;到了國外編輯政黨刊物,涉嫌打小報告,也只是聽命行事;回國後擔任蔣經國秘書長,應該是他做得最好的工作。

後來接任研考會主委,當時討論總統選舉,馬英九支持的是委任直選,因為這樣才能代表大陸;後來擔任法務部長,號稱反毒反到被追殺,可見如果有明確的架構,他可以好好做事;甚至後來被拱出來選台北市長,也不至於出現太大問題,因為基本上整個台北政壇就是一個小圈圈;然而當總統就完全超出他的能耐,他跨越不了淡水河,更不用說濁水溪。

馬英九在第一任總統任期內,因為還要連任,施政還有顧忌,到了第二任便大剌剌展露本性。不管是用人,擬定政策,或者對待政敵,都肆無忌憚。馬英九身邊沒有人敢講真話,而遠處有人講真話,他可以充耳不聞,再加上他體察社會氛圍的能力很薄弱,才會將自己弄到這步田地,成了九趴總統。

馬英九不是沒血沒淚的人,但你看他什麼時候哭泣?除了爸媽過世,就是祭拜蔣介石與蔣經國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對他好的人。眼淚有很多意涵,自憐是天性,每個人都有,但悲天憫人只有少數人可以養成,馬英九顯然沒有。

馬英九雖然當上總統,但他戴著透明金鐘罩來當總統,身心根本沒有碰觸土地與人民,甚至連周遭黨內同志,他也避得老遠。馬英九辭去黨主席,走出會場時,響起的配樂竟然是〈國父紀念歌〉,可見他對孫文的情感高過對任何一位同志,而孫文正是最能滿足他強迫與自戀特質的理想人物。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沈政男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