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視劇《天生一對》看泰國「貝葉文化」的在地實踐

從電視劇《天生一對》看泰國「貝葉文化」的在地實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社會對於「貝葉文化」概念的傳承與延續,巧妙地經由憲法文本、紀念碑雕塑、電視劇情及供衣布條等在地實踐呈現多元樣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泰國《天生一對》古裝穿越電視劇造成的轟動程度,不僅深受泰國一般民眾追捧,甚至連總理帕拉育(ประยุกต์)也特別在總理府接見劇組演員予以嘉勉。這股風潮已跨越國界,引起兩岸三地及星馬泰等華人社會共同關注。其實細究該劇之所以能夠引起回響與共鳴,不外乎是還原了阿育陀耶王朝(สมัยอยุธยา)時期的衣食住行、對外關係與語言文學等日常情景,讓觀眾可想像與探索古代泰國的傳統生活及歷史文化,並藉此發掘和瞭解現代泰國社會延續的某些實踐之傳承背景及歷史緣由。

本次專題藉《天生一對》劇情演繹呈現的「貝葉文化」之隱寓意涵,藉以說明泰國社會迄今仍傳承奉行「貝葉文化」的生活案例與多元實踐:

何謂「貝葉經」與「貝葉文化圈」?

貝葉經/คัมภีร์ใบลาน」源於距今2,500年前佛陀住世的印度時代,約在公元七世紀左右,隨著佛教進入斯里蘭卡後,並在十二世紀起輾轉傳入緬甸、泰國、寮國及中國西南邊境傣族聚集區。泰國泰族、緬甸撣族、寮國佬族及中國西雙版納地區的傣族,其等族源均屬相同的百越族群,因這些國家的山水相連且共同信仰上座部佛教,迄今仍不同程度地保留「貝葉經」的刻寫、製作、吟誦及供奉等相關佛事活動與在地實踐,因而形成一個「貝葉文化圈」的活態存在。

「貝葉文化」之名源於「貝葉經」,即用鐵筆刻寫在貝多羅(梵語Pattra為「葉」的音譯)樹葉上的佛經,是世界公認的佛教經典載體之一。「貝葉」載體的形式是一種文化現象,其所包括的典籍資料及歷史文獻,除以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教義、教規和哲學思想等宗教性核心內容外,另記錄保存了各信仰民族傳統文化中的禮儀習俗、文學藝術、語言文字、天文曆法、醫藥病理、法律規約、倫理道德、神話傳說、敘事詩和格言諺語等題材的在地原生文化。

800px-Devimahatmya_Sanskrit_MS_Nepal_11c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尼泊爾十一世紀貝葉經。
「貝葉文化」載體不限於「貝葉」

「貝葉文化」的精神根基雖是佛教,但也融合了早期印度教文化、佛教文化及在地民族文化,換言之,貝葉文獻的內容不僅是文化知識和思想觀念的薈萃之苑,其載體形製更昇華成具有崇高尊榮的象徵意涵。其實承載貝葉文化的載體,並不拘限於「貝葉」,歷史上以「貝葉經」母本而廣泛傳抄的橫書格式及裝幀形製的「紙質」抄本,亦是「貝葉文化」的重要文獻寶庫;易言之,「貝葉經」已形成跨載體形式的傳播存在,推及至東南亞及南亞次大陸,滋養出豐富多彩的「貝葉文化」。

「貝葉經」的製作工序主要包括「貝葉」的修割、水煮、清洗、打磨、晾曬、壓平、制匣、彈線、穿孔、刻寫、塗墨等特殊工藝,刻寫完成的貝葉裝訂成冊後,在經書四邊塗抹彩漆(紅漆或黑漆)或金粉等加以保護與裝飾。這種經過水煮等特殊處理後的「貝葉經」,能夠防水、防蟲及防蝕,所以可以保存千年之久,並能散發精湛、古樸與大方的莊嚴美感。

「貝葉經」四邊塗抹金粉的長方形裝幀,成為古代佛經及文獻典籍的裝訂形製,被視為知識、智慧與文明等崇高象徵,即使後世漸以紙張取代貝葉成為文獻載體,但時至今日仍有將紙張仿裁成貝葉樣式裝訂,其形製儼然已成「經典」文獻的代名詞。現今泰國朱拉隆功大學(มหาวิทยาจุฬาลงกรณ์)總圖的典藏室及許多古老廟宇內,均能得見仿效「貝葉經」裝幀形製的典籍與經書,由此窺知,泰族自古即藉由貝葉形製將重要智慧與歷史事件加以記錄傳承。

800px-1932_Constitution_of_Siam_-_2017-0
Photo Credit: Xiengyod~commonswikiCC BY SA 4.0
泰國憲法憲法文本的裝訂式樣全都依據「貝葉經」的傳統
《天生一對》演繹「貝葉文化」概念

泰劇《天生一對》演繹了二段與「貝葉文化」有關的情節,其一是劇中主人公施法所用的「月亮魔咒/ มนต์กฤษณะกาลี」,此部經咒雖屬虛構,但刻意以「貝葉經」的裝幀形製呈現,塑造經咒的神聖地位,及引喻具法術無窮的神秘魔力;另一段是太傅(ออกญาโหราธิบดี)的著作「Jindamanee/จินดามณี」,該書以「貝葉經」形製在劇中出現二款載體的形式,一款是由奴僕刻寫貝葉的抄傳形態,另一款則是以紙質繕寫的裝幀版本,這二款形式皆屬貝葉文化的載體範疇。

這本Jindamanee並非虛構的文學典籍,它是泰國第一本包括語法(聲母、韻母、聲調、發音)、修辭(詩詞創作、同音異義字用法)及泰式數字(๐-๙傳統寫法)的教學專書,直至今日的泰國小學仍以該書為學習泰語之基本教材,茲舉書中以韻母「ใ」賦詩造句及解釋同音異義/形字「บาท」的用法為例如下:

◎ 以韻母「ใ」賦詩造句:
ใฝ่ใจแลให้ทาน ทังนอกในแลใหม่ใส ใครใคร่แลยอใย อันใด ใช้แลใหลหลง
ใส่กลสใพ้ใบ ทังใต้เหนือแลใหญ่ยง ใกล้ใบแลใช่จง ญี่สิบม้วนคือวาจา
◎ 藉「บาท」的同音異義/形字用法:
พระบาท--國王的腳(皇室用語) บาตรพระสงฆ์--僧侶用缽 บาศเชือกคล้อง--繩結
เงินบาท--泰銖 บาดแผล--傷口 อุบาท--生(佛學字彙:生、老、病、死)

(影片解說:《天生一對》女主角第一次親眼目睹泰國第一本語文學著作《Jindamanee》的初稿,和奴僕(後方地上坐著)刻寫「貝葉」的抄傳形態;女主角也比較了現代泰文較當時「大城王朝」多出7個子音字母的差異。同時,男主角也以「5銖」(等於30分鐘)的時間用法演繹「同音異義」字「銖」的例句。 )

《天生一對》做功德供衣布條折疊形式

公元前3世紀,佛教由南印度向南傳入斯里蘭卡後,逐漸分有大寺部、無畏山部及只陀林部等三大派系,而其中大寺派仍然代表保守的上座部(Theravada),並漸次發展傳播於東南亞如緬甸、泰國、寮國及柬埔寨等國。然而所謂「保守」係指上座部佛教對「佛說」及「解釋佛說」採取分别看待的態度,因此亦被稱為「分别說部」,並且在教義學說方面保持純潔性,不輕易接受其他部派理論,在戒律方面亦不容許寺院僧規鬆弛,甚至要求細節戒條都必須嚴格遵守。因此傳入泰國的上座部佛教和其他部派比較,是屬於較為保守的一個派別,特別重視修行次序和修行效果,強調修習戒、定、慧三學和八正道方法。

上座部佛教被學術界公認是比較接近原始佛教,因為嚴格地遵守佛陀所制定的規章戒律,過著佛說最簡單的生活方式,保持以佛陀本人為規範的形象,堅持身披壞色(袈裟色)的佛制三衣、偏袒右肩、出外赤腳、托缽乞食、過午不餐、剃除鬚髮、端正莊嚴、受請應供、修習禪定及講經說法等實踐,因此《天生一對》劇中經常演繹僧侶赤腳托缽化緣及教誡止惡行善等橋段,並特別安排一段由男女主角為做功德供衣而採買布條的情節,值得一提的是,劇中供衣布條也是模仿「貝葉經」的裝幀形製以長方形折疊呈現,充份表達出對布施行為的禮敬態度。

800px-Phra_Ajan_Jerapunyo-Abbot_of_Watku
Photo Credit: wikipediaCC BY 3.0
上座部僧侶
泰國憲法文本仿效「貝葉經」裝幀形製

泰國第一部憲法是由推翻君主制的民黨(คณะราษฎร)於公元1932年6月制定,並獲得七世王簽署頒佈為臨時憲法,從此確立君主立憲政體,確立國民主權原則,確立三權分立制度。臨時憲法頒佈後,組成臨時國民議會行使民主國家的國會職權,並成立制憲委員會起草正式憲法。1932年12月10日由泰七世王主持盛典,頒行正式憲法成為泰國首部憲法。然而正式憲法與臨時憲法最大的差異之處,在於正式憲法恢復許多國王特權,例如國王可援引憲法規定、解散議會、重新組織保皇派內閣等權力,因此隔(1933)年一批少壯派軍人不滿保皇派復辟,發動「護法政變」,重新恢復議會及修改憲法以鞏固君主立憲制。

泰國第一部正式憲法頒行迄今86年(截至2018年)間,泰國總計陸續頒佈和廢止了20部憲法,其中近半數由政變軍人起草,然後又被新政變者廢止,雖然泰國憲法版本幾經更換,然不變的是憲法文本的裝訂式樣全都依據「貝葉經」的傳統形製,以手抄到摺疊狀的長方形紙質文本,再以錦布包覆後呈獻國王簽署及鈐蓋御璽,所以文本的裝幀形製亦即意寓「貝葉文化」的智慧精髓與神聖意涵。

位於皇家田(สนามหลวง)與金山寺(วัดภูเขาทอง)之間的泰國民主紀念碑(อนุสาวรีย์ประชาธิปไตย)的中心雕塑,即以二個大小層疊的奉獻盤(พาน)托放狀似「貝葉經」的憲法文本為主體概念,轉借「貝葉經」的莊嚴象徵來說明憲法高於一切的絕對地位,因此民主紀念碑呈現憲法文本的象徵意涵,也被泰國其他執法機關(憲法法庭/ศาลรัฐธรรมนูญ)或學術單位(法政大學/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ธรรมศาสตร์)運用設計在庭徽或校徽上,藉以表達神聖不可侵犯的絕對威望及學術地位。

770px-2016_Bangkok,_Dystrykt_Phra_Nakhon
Photo Credit: Marcin KonsekCC BY SA 4.0
位於泰國曼谷的民主紀念碑
198166_130587550347993_2551073_n
Photo Credit: 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ธรรมศาสตร์ (มธ.)
泰國法政大學校徽

泰國社會對於「貝葉文化」概念的傳承與延續,巧妙地經由憲法文本、紀念碑雕塑、電視劇情及供衣布條等在地實踐呈現多元樣貌,間接創造出一種泰化的形式主義,好似所謂的「傳統」塑模刻就完成後,任何事物只須往內注入元素重組,即可傳承與重塑最初的概念與形象,不管它的內在意涵是否已隨時代而調整,只要事物的外在形式保持不變,其所代表的精神及概念就彷彿依然存在。

First_Page_of_Thai_Constitution_of_1932_
Photo Credit: Xiengyod~commonswikiCC BY SA 4.0
展開後的泰國憲法文本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