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出租」給中國:把一半雞蛋放在中國的籃子裡是否明智?

柬埔寨「出租」給中國:把一半雞蛋放在中國的籃子裡是否明智?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柬埔寨高達60億美元的外債中,有近一半是積欠與中國,這筆金額也大約等於柬埔寨GDP(220億美元)的15%。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ighing the Costs of Cambodia's Rental to China
譯:許睿洋

今年柬埔寨因為與中國日益熱絡的關係多次登上新聞頭條;然而,許多媒體工作者卻已意識到中柬關係的密切引起了當地居民的不滿。

有大量的報導聚焦在西哈努克市(Sihanoukville)的遭遇——這座位於柬埔寨西南岸、坐落於泰國灣上的度假勝地,過去曾只是一座港口小城。如今,由中國人投資與經營的賭場在這裡如雨後春筍般由平地而起,有錢的中國人為了從這股持續建設的熱潮中獲利也大量湧入西哈努克市。

伴隨著中國人與資金湧入的,是隨之上漲的租金。當地人民也控訴,由於中國企業傾向從自己國內引入勞動力,因而在經濟上造成對柬埔寨人的排拒。對於外來者飲酒、賭博(柬國人民是被禁止的)等習慣,以及偶爾爆發的一些衝突,社會大眾因為和平的生活蕩然無存也表示強烈反彈。

然而,儘管今年3月成立了負責處理中國於西哈努克市投資問題的專門工作小組,但許多報告指出,由於該工作小組擔心貿然行事會扼殺中國未來的投資決定,因此在行動上仍受到制肘。

RTX3MC8L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海邊的觀光客。

西哈努克市是由中國與柬埔寨政府斥資打造的經濟特區(special economic zone, SEZ)。根據《中國日報》(China Daily)2月的一篇報導,「現在這裡有121間公司,其中104間為中資、5間來自柬埔寨本土,其餘則來自美國與日本等已開發市場。」

此外,習近平所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預計耗資9,000億美元)所帶來的中資湧入預計使經濟特區全面升級。在保證經濟成長的背後,卻也造成外來者與當地柬埔寨人民之間的摩擦與衝突。

RTX3MC8A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一間位於西哈努克市的中國賭場。
中國投資帶來的隱憂

「經濟特區」的概念本身並不壞;你需要這些電力供給穩定的商業島嶼及區域,而柬埔寨也能出口經濟特區所生產的各種商品。然而,西哈努克市的遭遇象徵的是一股迅速橫掃柬埔寨全國的趨勢。

柬埔寨放棄了自己的土地與大量的國債券來換取投資與經濟成長,這樣的現象只會使得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更加支持他原本就極具興趣的「一帶一路」倡議。

據英國不動產開發機構Knight Frank編制的《新領域彙報》(New Frontiers 2018)指出,2016年習近平拜訪柬埔寨時,「簽訂了多達31項經濟協定,其中包含2.38億美元的長期低利貸款、8,900萬美元的債務減免,以及1,500萬美元的軍事援助。」

目前為止,中國是柬埔寨海外直接投資最大的來源國。而「一帶一路」在柬埔寨獲得資金上的鬆綁,進一步的融資更使境外的中國投資計畫能直接瞄準柬國的土地進行開發,特別是坐落於濱海的戈公省(Koh Kong)的「柬中綜合投資發展試驗區」(Cambodia-China Comprehensive Investment Development Experimental Zone)。

中國國有企業「天津優聯投資發展集團」(Union Development Group)獲得了戈公省一處港口(包含柬埔寨20%的海岸線)長達99年的租約。由於雙方秘密達成此項租約協定,因此中國於該區域的開發也被指控為違法,且涉及環境的破壞與人權的侵害。

「全球風險透視」(Global Risk Insights)在一份報告中詳細列舉出一系列正在研擬或已開始動工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投資項目,其中包含橫跨湄公河的「中柬友誼大橋」,這是第8座由中國提供的優惠貸款所建成的橋;另外,雙方還要在柬國西南興建一條長達190公里、連接首都金邊與西哈努克市的高速公路,預計將於2020年完工;以及建造大量的水力發電廠。一份不慎流出的柬埔寨政府報告書指出,其中一座水力發電廠可能會「名副其實地殺死湄公河」

RTX67R22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柬埔寨戈公省Botum Sakor由「天津優聯投資發展集團」建設的機場建案,照片攝於2018年5月。

今年1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柬埔寨時又與多位部長和企業大亨簽訂了19項協議。儘管相關的開發計畫僅有少部分的細節已獲得確立,但雙方達成的協議內容,包含了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來資助上述高速公路的興建。

更多中國人將群起效尤

除了這些代表性的基礎建設計畫之外,其他的中國土地開發商正默默地試圖在柬埔寨全國上下興建各種豪華飯店與旅館。

中國開發所造成的衝突在首都金邊的萬古湖(Boeng Kak Lake)地區最為顯著。在這裡,財大氣粗的土地開發業者為清出開發空間,將數以千計的農民逐出屬於他們的土地,僅以微薄的補償作為回報。

中國與柬埔寨的交易,對柬埔寨社會前百分之0.01的超級政經精英而言相當有利可圖;但萬古湖爭議使得兩國間的交易對於柬國本身及其剩餘的國民而言存有相當的疑慮。

RTR43AWP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2014年8月22日,一名婦人在金邊柬埔寨總理辦公室前的一場抗議行動中,抗議萬古湖z附近的居民捲入土地糾紛,因而前來向總理求援。

的確,在基礎設施正在興建的地方,這些設施未來將能供廣大的群眾使用,但土地的租用仍將涉及居住於該土地上(或湖區周圍)居民的遷移問題。這對那些柬埔寨家庭來說是災難一場。

除非實行雇員方面的規定,並在合約內加入關於雇用柬埔寨工人的條款,否則從中國輸出勞力到柬埔寨等地從事所有營造工作的行為,無疑是在掠奪柬埔寨人民從實做中學習、增進自身技能、甚至賺取餬口薪餉的機會。

這些開發計畫的協商條款也有缺乏透明度的疑慮,有些土地在折衝過後甚至要租借給中國長達99年。

若換得的結果確實令人驚艷,那這樣的條款或許值得。但99年的時間非常長,等同於香港租借給英國的時間。而大部分的殖民地在外來者的統治下景況都沒有比較好,香港算是個例外。

大眾對於這些協議所帶來的危機並非視而不見。一位對西哈努克市相當熟識的朋友在一則軼事報導中指出,西哈努克市正在被來自中國的資金與人民所淹沒。

中國買家正在各地搶購房產,旅館總是擠滿中國遊客。而根據我朋友的說法,連醫療診所也被買下來專門服務中國金主,當地人則被排拒在外。同時,許多企業現在正在易手,使得工人們難以跟上那持續看漲的租金。

我的朋友無論如何都不是一個反政府或反中國人士,但他內在的情緒顯然訴說了當前的景況已然失序。

柬埔寨政府無法對這些事件負責說明了,若他們不是對於中國資金的挹注過於樂觀與天真,就是存心無視對中國過度依賴所帶來的危險。

在柬埔寨高達60億美元的外債中,有近一半是積欠給中國,這筆金額也大約等於柬埔寨GDP(220億美元)的15%。近期,《彭博社》引用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研究資料指出,在「一帶一路」計畫來到柬埔寨後,還會有另外35億美元的中國貸款也隨之注入柬國。

依現況而言,2017年柬埔寨的整體債務水準是其GDP的38%,仍在能夠控制的範圍內,甚至對日本(245%)或美國(118%)的標準而言是令它們羨慕的。但那句非洲俗諺「如果一個人的手是另一個人的口袋,那他走到哪裡都必須跟著另一個人」在此仍然適用。

把一半的雞蛋都放在中國的籃子裡並不明智。而長久以來,柬埔寨都不被視為一個正要準備「出售」的國家,僅是用來「出租」。現在,這個承租人正是中國。

本文英文版,請見:OPINION: Weighing the Costs of Cambodia's Rental to China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Sophal Ea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