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拆遷事件:「同意書」到底寫了什麼,為何住戶簽了又說要「退回」?

屏東拆遷事件:「同意書」到底寫了什麼,為何住戶簽了又說要「退回」?
屏東縣政府16日拆除屏東火車站公勇路同意戶。Photo Credit: 截圖自「林金蓮」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片經過剪接,下一段,是屏東縣政府公務處人員講電話的聲音:「可能要處理下去吧,楊宗原(住戶名字)他們不同意。」

※封面圖片為屏東縣政府16日拆除屏東火車站周邊公勇路同意戶。

屏東縣政府為拓寬道路,預計徵收屏東車站後站民宅,因為議員蔣月惠咬人、爆哭等事件引起社會關注。20日,《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公庫》)釋出的一段影片,又引起屏東縣政府「脅迫住戶」的討論。

「簽同意書」的影片流出,反對戶:這是「縣府強拆」的鐵證

20日,《公庫》釋出一段影片,表示屏東縣工程局16日拆除同意戶時,一邊拆房,一邊要求反對戶簽「自動拆遷同意書」,造成極大心理壓力。雖然16日當天縣府只拆了三戶同意戶,但訴求原地重建的居民陳小姐就表示,這樣的做法形同脅迫,而《公庫》釋出的影片更被不少拆遷反對者認為是「縣府脅迫居民的鐵證」。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釋出的影片內容,是反對戶楊宗原在施工現場與屏東縣政府工務處長楊慶哲的對話,當時楊慶哲正試圖說服楊宗原簽署「自動拆遷同意書」,簽署同意書後,住戶便能在原本的「土地建物補償」外,獲得「門面結構修復費」及「自動拆遷獎勵金」,但條件是住戶得在兩週內自行搬離。

自動拆遷同意書全文如下:

本人所有座落屏東市新街段三小段 地號建築改良物
因屏東市公勇路拓寬工程用地徵收需要
同意配合「自動拆遷獎勵金」要件自本日(107年7月16日)起二週內無條件進行搬遷完成
並將徵收範圍內建築改良物門、窗拆除及敲除部分構造至建物不能再供使用後,由屏東縣政府賡續辦理公共工程
屏東縣政府除應協助本人領取原有「土地建物補償費」及儘可能保留補償範圍外剩餘建物外
並應依107年6月28日會議紀錄所提供之附表加發「門面結構修復費」及「自動拆遷獎勵金」。

影片中,楊宗原表示,目前公勇路一帶拆遷案,已經進入行政訴訟,因此要求「你讓我跟阿伯多考慮一下(要不要簽)」,待他跟律師溝通過,確定簽署後不會影響行政訴訟判決結果再考慮是否簽署,影片中楊慶哲馬上説「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接著影片經過剪接,跳到下一段,是楊慶哲講電話的聲音:「可能要處理下去吧,楊宗原他們不同意」、「有同意的,我們就停一下,現在徐先生跟陳先生都同意了,就剩楊宗原楊先生到現在還不......」影片中,楊慶哲還説「你如果相信我,你就簽下去,讓大家可以好好休息。來,紙筆借楊先生。」

這段影片引起討論,其中一派網友留言認為「處理下去」代表「直接強拆」,縣政府等同脅住戶,但也有另一派網友表示,影片經過剪接,「處理下去」是要「處理」什麼也不明確,難以斷定縣政府因此強迫反對戶。

縣政府:補償金追加了1.4億,「脅迫簽同意書」是被斷章取義

《自由時報》報導,20日,屏東縣長潘孟安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從去年公告拆除的那一刻,最高原則就是「同意才能拆遷」。不同意的住戶,縣府都用最大誠意持續溝通,他說,全案3.47億的經費,只有2,700萬用在工程費,另外3.2億全用在土地徵收與地上物補償金。徵手補償金原本只有1.8億元,接受住戶陳情後,召開地價評議委員會再次審查,追加至3.2億元,也經縣議會審查通過。

(中央社)昨(21)日,當日指揮拆除作業的屏東縣政府工務處長楊慶哲也透過新聞稿提出三點說明。首先,當日計畫拆除三戶同意戶,縣議員蔣月惠到場關心時,曾向其說明清楚並非拆除不同意戶。

第二,現場指揮中心先開會討論環境整理、機具退場等事宜,由於其中一戶與不同意戶的房屋界面相連,考量建物結構安全問題,需審慎處理,當時適逢楊姓不同意戶至現場指揮中心協商自動拆除獎勵金事宜,因此緊急請工務處副處長毛子良趕至現場,協助後續拆除作業。

第三,在與楊姓不同意戶協商過程中,他透過電話請毛子良依開會結論處理,及說明他和楊姓不同意戶協商情形,沒想到通話內容被斷章取義,造成外界誤解。

楊慶哲指出,內政部在2015年10月15日就核定變更屏東市都市計畫,並於徵收計畫通過完成程序後,縣府於2017年8月7日公告辦理公勇路拆除工程,且同意戶均已搬遷,剩下空屋,依法可進場拆除。縣府曾於6月25日發函邀請不同意戶6月28日開會討論,但當天無人到場。

楊慶哲說,拆除作業需動員許多單位配合,包括交通維持、工地安全等,為免影響早上的上班上課通勤民眾交通,因此相關單位與機具於清晨5時集合提前進場準備前置作業,上午8時30分才開始執行。

縣府表示,在地價評議過中,參考周邊市價最上限來訂定,與地主溝通過程中又陸續增加「自動拆遷獎勵金」、「門面修復費」等補貼方式,給地主最大誠意的補償;16日執行同意戶拆除作業時,也一併與尚未同意的地主溝通,可能現場混雜,導致混為一談,希望外界不要再以訛傳訛。

同一條路兩樣情:有住戶急著拆掉改建,有住戶堅決不搬

而公勇路的居民是否被脅迫簽署同意書?根據《中央社》報導,公勇路反對遷移的陳姓住戶說,16日她會簽同意書是因為看到大批機具進場,還有大批警察,被嚇到了。那些已簽同意書的住戶都說,人民鬥不過政府;跟她溝通的縣府人員也說,如果不簽同意書,還是會被拆,她才簽的。後來她退還同意書,是因律師告訴她,還在行政訴訟中,或許有希望。

另一名堅決不簽同意書的沈姓住戶說,他80多歲的父親早年從台南來到這裡居住,旁邊有台鐵的地,為什麼卻是要他們遷。很多人說,他們不同意是為提高補償費,其實那是反對的最不得已手段。

不過,公勇路上一名已拿補償金的住戶,自己房子部分要被拆,但因拓寬作業遲遲無法進行,無法進行房屋改建,反而是抱怨縣府的拆除作業太慢。

整個屏東火車站週邊都市計畫徵收的住戶包括公勇路、光復路、建民路、柳州街等共50多戶,公勇路是第一批執行拆遷的地段。目前已知公勇路21戶還有七戶反對遷移,建民路也有四戶商店不同意。

反對遷移的住戶已組成「屏鐵反迫遷自救會」,這一年來由縣議員蔣月惠帶領,進行陳情抗議與行政訴訟。自救會會長林寶戀認為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徵收的私人土地有七甲,但台鐵在附近本身就擁有6.2甲的土地,為何不用台鐵的地,要徵收他們的地?對此屏東縣政府表示,曾詢問過交通部可否直接使用台鐵土地作為拓寬道路,但今年2月23日交通不明確表示不同意。《中央社》報導,台鐵則認為,公路太接近鐵路會有安全問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