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一登機便冷汗直流的「飛行恐懼症」?

如何克服一登機便冷汗直流的「飛行恐懼症」?
Photo Credit: 劇集《交響情人夢》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搭乘飛機的機會要比以前多上許多,各種數據也顯示飛行是一種可靠而安全的旅行方式,但仍有非常多人對飛行感到恐懼,只是他們未達恐懼症的標準。搭乘飛機究竟為什麼會使廣大群眾如此焦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amie Ducharme
譯:許睿洋

據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表示,多達12.5%的美國人或多或少都受到「恐懼症」(phobia)所苦——「恐懼症」是指對僅有些微或幾乎沒有危險的事物感到強烈而不理性的懼怕。其中,又以「飛行恐懼症」(aviophobia)最為常見,受其所苦的人口約有2.5% 至6.5%。

儘管人們搭乘飛機的機會要比以前多上許多,各種數據也顯示飛行是一種可靠而安全的旅行方式,但仍有非常多人對飛行感到恐懼,只是他們未達恐懼症的標準。搭乘飛機究竟為什麼會使廣大群眾如此焦慮?

波士頓大學「驚恐障礙與特定恐懼症強化治療計畫」(Intensive Treatment Program for Panic Disorder and Specific Phobias)主任陶德・法奇歐(Todd Farchione)解釋道:「有一大部分原因來自於人們對於所處情境的無力掌控。當機門關上,而他們待在裏頭,他們被困住了。他們無法從這樣的情境中脫身。」

他說道,對高空或墜機的懼怕,或是不理解飛行如何運作等,可能也是使人們產生恐懼的原因。另外,對許多人而言,飛行是一項尤為駭人的活動,因為他們知道萬一恐懼或焦慮在航程中燃起,他們幾乎什麼都不能做。

法奇歐表示:「他們擔心自己可能會在飛行過程中產生恐懼感,卻無法擺脫這種感覺。正是這種束手無策而只能任憑冷汗直流、如坐針氈長達兩小時、四小時、甚至六小時的印象,使他們對飛行有所恐懼。他們完全任由飛行員擺布。」

是不是聽起來很熟悉呢?如果你也害怕搭飛機,不妨試試以下的方法:

  • 改變自己對恐懼的反應

法奇歐說,害怕飛行沒有關係,但重要的是要以健康的方式面對這樣的情境。

他表示,許多焦慮的乘客會以緊抓座椅、緊盯空姐和空少、或是自我解讀任何一點的亂流等方式來試圖控制自己的恐懼感。但這些做法「其實只是在製造恐懼。他們的行為已經不經意地告訴自己當前身處的情境很危險,但其實一點也不。」

相反地,你應該盡可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閱讀雜誌、看電視、聽音樂或和旅伴聊天等都可以。練習深呼吸的技巧或有意識地放鬆緊繃的肌肉也會有所幫助。法奇歐說道:「就連只是把微笑掛在臉上都能改變那情緒化的反應。」

  • 不依賴藥物與酒精

法奇歐說,如果你不常搭飛機,那在起飛前用一杯夏多內(Chardonnay)白葡萄酒來安定心神並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如果你經常搭機旅行,卻持續依賴安眠藥、酒精或其他藥物來幫助自己度過這種處境,那麼你只是把惡習將加於自己罷了。他表示:「它們是短暫的權宜之計,但恐懼感會隨著時間而疊加。每當他們以飲酒或服用藥物等方式來撐過恐懼,他們只是在告訴自己:『我感覺不到我應該感覺到的事物,我無法處理這一切。』也因為如此,他們下次將會更加恐懼。」

  • 用正確的心態面對飛行

許多「飛行恐懼症」患者會因為搭乘飛機而感到極度焦慮。但法奇歐說,在有些案例中,這件事會比搭乘飛機本身還要糟糕。

他表示:「在這樣的狀況下,我認為如果患者能問問自己他們害怕的究竟是什麼,這確實會有幫助。」這樣做能幫助自己理解其實根本沒什麼好怕的,或至少能夠辨別並對付恐懼的根源。

  • 尋求專業建議

上述的策略對非臨床或輕度飛行恐懼者患者可能有效,但嚴重的恐懼症患者往往需要接受專業的治療。「暴露治療」(exposure therapy,這是一種使患者逐漸適應,最終完全接受恐懼來源的過程)通常用來治療恐懼症,但卻很難為多數飛行恐懼症患者安排這樣的治療。法奇歐表示,對飛行恐懼症的治療已逐漸傾向協助患者重塑他們對恐懼的反應。他補充道,VR飛行模擬器也會有所幫助。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