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姆真理教的秘密電台,狂熱輸出革命的共產電台

奧姆真理教的秘密電台,狂熱輸出革命的共產電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的空中似乎有一張我們看不到的密密麻麻的廣播網,除了上述官方的對外廣播,還有一些像奧姆真理教放送這樣的秘密電台,它們一般為反政府勢力、異議人士及特定組織創辦。

文:李華(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流亡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2018年7月6日,日本對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執行了死刑,再次引發了人們的關註。1995年東京地鐵沙林毒氣案震驚全球,帶給日本社會的傷痛至今難以撫平。

在關注麻原彰晃和奧姆真理教的同時,也讓我想起,當年他們營運的奧姆真理教放送。它於1992年4月1日開始播音,1995年3月23日停播,節目以麻原彰晃講法為主,使用日語、英語、俄語播音,租用俄羅斯之聲的設備轉播。

當年不少廣播愛好者,收聽過他們的節目,有人給他們去過信,收到他們寄來的台刊。後來一些無線電愛好者,給他們發送受信報告書,還收到他們的QSL受信證明卡,現在可以作為該台的一段重要史料。

上世紀50年代以來,電視、網路還沒有現在普及,廣播是人們獲取訊息和休閒娛樂的重要媒介。很多國家開設了代表官方喉舌的對外廣播電台,宣傳本國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比如有美國之音、BBC和德國之聲。

1949年兩岸分治後,不僅有飛彈互射也有文宣攻勢,所以廣播戰應運而生。在冷戰的背景下,兩大陣營在廣播上互相較量,今天兩岸老一輩的人中,不少人有過收聽敵台的經歷。中國人當年收聽的敵台,除了有來自資本主義國家的「反華廣播」,也有對岸「自由祖國」的聲音。當時台灣對中國的廣播主要是「自由中國之聲」、「光華之聲」和「復興廣播電台」,這三家電台至今依然對中國廣播,我也曾經收聽過,後來還不幸被扣上了「收聽敵台」的帽子。

當年的空中似乎有一張我們看不到的密密麻麻的廣播網,除了上述官方的對外廣播,還有一些像奧姆真理教放送這樣的秘密電台,它們一般為反政府勢力、異議人士及特定組織創辦。

aum
Photo Credit:李華 提供

狂熱的輸出革命電台

中國共產黨在奪權了中國政權後,史達林(Joseph Stalin)曾經恭維毛澤東說:「你以後就是亞洲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哥了。」 毛後來當仁不讓,不斷向周邊國家輸出革命,扶植當地共產黨發展,煽動他們發起革命和暴動,當年的紅色高棉奪權後屠殺人民一百多萬。

宣傳工作是鼓吹革命的重要陣地,當時中共扶持了很多宣傳共產主義的革命電台。

1951年,流亡中國的日本共產黨籌建了「自由日本放送」,電台於1952年5月1日開播,利用中波和短波對日廣播,1955年12月31日停止播音。

後來柬共成立了「民主柬埔寨之聲」,泰國共產黨於1962年在雲南成了「泰國人民之聲」。

今天我們還能從當年的《人民日報》中找到它們的痕跡,1982年11月24日一篇〈一位美國記者看到的民柬解放區〉的文章中提到「戰士們吃晚飯的時候,半導體收音機開始播放民主柬埔寨之聲的晚上節目。」1963年到1978年間,《人民日報》多次引用「泰國人民之聲」的報導。

這些秘密革命電台當中,最傳奇的要數馬來西亞革命之聲廣播電台。它從1967到1968年在馬來西亞共產黨的支持下,設立於泰國、馬來西亞邊境的叢林中。1968年7月,電台被馬來西亞軍隊摧毀,之後在中共的支持下,電台於1969年11月15日在湖南省益陽市嶽家橋四方山復播。該台用馬來語、英語、普通話和泰米爾語播音,發射功率50千瓦,發射塔高94公尺。上世紀70年代末,中共決定停止輸出革命,該台最後於1981年6月30日停止播音。

今天這樣鼓吹暴力革命的電台,在世界範圍內還有存在,比如伊斯蘭國的官方電台「宣言電台」,它在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都有分台。

不同政治立場電台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中國陷入了極大的混亂之中。這一時期人們獲取外界訊息的渠道有限,催生了各種秘密電台的發展。

當時出現了「解放軍之聲」、「中國共產黨廣播電台」、「無產者戰鬥社」、「火花電台」這些發出不同聲音的電台,他們大多以真正的共產黨人自居,宣傳「打倒毛澤東和林彪」。

根據《中國國民黨大六工作組織研究1950—1990》一書記載:1977年的謀略心戰「星火計劃」,以「解放軍之聲」、「無產者戰鬥社」、「火花」三個電台播出,全年計播出261件,播出783次。「狂風計劃」以「十月風暴電台」、站在「四人幫」立場反擊華共當權派,計播出30件,390次。

60年代中蘇交惡後,蘇聯的廣播也成了敵台。文革期間,發生林彪叛逃事件,蘇聯秘密成立了「紅旗廣播電台」對華播音,宣傳林彪的方針路線,反對「批林批孔」。當時該台沒有固定的播音時間和固定的播音頻率,頗顯神秘。

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解體,東歐鉅變,國際共產運動進入低潮,當時的中國也掀起了自由民主化的浪潮,很多秘密電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這一時期出現了如「改革廣播電台」、「民主廣播電台」、「六四之聲廣播電台」等秘密電台。

據《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十年簡史》第十部分記載:六四事件後,由李三元、胡明、王輝雲、杜剛等留學生(其中有一些為民聯成員)共同發起,在芝加哥創辦了「六四之聲」電台。他們的播音主要是面向中國,最初採用的播音方法不固定,有每星期兩小時的,也有一星期固定一天播出。後來,發展到每天八時至九時播音一小時,中國90%地區可清晰聽到。「六四之聲」電台堅持了兩年多,後終因經費枯竭而停辦。

海外民運人士創辦的秘密電台中,壽命最長、至今仍在播音的是「中國之音」。它和中共喉舌「中國之聲」,只有一字之差。筆者曾經在一段時間收聽過該台,很多時候被干擾嚴重,幾乎聽不到他們的內容,運氣好的話,多次調整角度和方位,勉強能聽到隻言片語。

「中國之音」於1992年2月中旬,由民聯聯委會任徐邦泰在舊金山成立,後來得到「二十壹世紀中國基金會」的鼎立相助。該台以介紹中國民運為主,現在播音時間是早晚各一小時,頻率固定在7270KHz。

如今繼續向中國中國播音的異見秘密電台中,還有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達蘭薩拉創辦的「西藏之聲」,法輪功人士創辦的「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該台功率非常強大,頻率不固定。

世界其他地方也有許多這樣的異見政治電台,比如「緬甸民主之聲」,中東一直尋求獨立的庫德地區有「庫德之聲」。在三八線上,電波戰一直打得火熱,韓國對北韓有「人民之聲電台」、「希望回聲電台」,北韓不甘示弱,開辦了「統一回聲廣播電台」、「救國之聲廣播電台」。

IMG_5162
Photo Credit:李華 提供

特定功能的秘密電台

除了上面提到的電台,還有一些承擔特殊功能的秘密電台,比如賣藥電台、諜報電台、救援電台等。

賣藥電台對很多兩岸的人來說不會陌生,一些不良商家,利用在居民區架設電台,插播到正常頻率,宣傳各種假藥和偽劣保健品,讓很多人上當受騙,有些人甚至靠終身洗腎度日。

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講述了抗戰時期精彩的諜報戰,現實生活中也有這樣的諜報電台,今天我們依然能在空中聽到。

當你把收音機的頻率轉到4625KHz(單邊帶)的時候,一般會聽到持續的「嗡嗡聲」,運氣好的話嗡嗡聲會中斷,出現由俄語播報的語音信息,這樣的情況總是出現在發生重大事件前後,所以有人認為這是俄羅斯的諜報電台。

離我們比較近的朝鮮半島也有這樣類似的數字諜報電台,2016年6月24日,朝鮮重啟了塵封16年的暗號廣播,播報了「459頁35號、913頁55號、135頁86號」等令人非常費解的內容。

兩岸之間也有這的秘密諜報電台,很多廣播愛好者熟悉的「星星廣播電台」,據信為台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所屬的數字電台,不定期廣播。筆者也曾經收聽過該台,內容是一位女播音員連續播送:「這裡是新星廣播電台第X台!這裡是新星廣播電台第X台!在這個時間裡,有A單位X月份第X號X份電報,電文XX個字。」 中國也有這樣的數字諜報電台, 分「廣州呼叫」和「北京呼叫」兩個頻率。

這些秘密電台中,最讓我印象深刻地是救援類電台。1970年代到1980年代,發生很多起日本人無緣無故失蹤案件。後來日本政府經過偵查,加上亡命海外的北韓特工人員的證詞,種種跡象都表明這是北韓的綁架行為。

後來日本為了救援被確定的17名失蹤者,官方成立了一個綁架問題對策總部,民間成立了特定失蹤者調查委員會,他們還開辦了「潮風電台」和「故鄉的風」兩個短波電台,用日語、漢語、朝鮮語、英語對朝廣播。我也曾經收聽過該台的漢語廣播,時間在半小時,內容是播報失蹤者的個人信息、失蹤地點,我還給他們發過受信報告書,收到他們的回信,目前兩台繼續廣播。

日本政府和民間組織對本國人民可以說非常重視,為了17位生死未卜的失蹤者,日本政府堅持不懈地在國際場合做著努力,民間電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呼喚失蹤者回家。

國際電信聯盟下面有一個協調國際短波廣播的機構HFCC,它有一個緊急廣播計劃。2014年6月4日到6月5日,在印尼雅加達舉辦了氣候變化、信息通信技術和減輕氣候災害媒體峰會,期間還進行了國際抗災和救災電台(IRDR)試驗,當時有12個國家和地區的電台參加了這次活動,全球很多廣播愛好者進行了監聽,HFCC組織還給發來受信報告書的聽眾,簽發了特殊的受信證明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