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就移除獨裁者雕像,克羅埃西亞總統給台灣的轉型正義啟示

上任就移除獨裁者雕像,克羅埃西亞總統給台灣的轉型正義啟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季塔洛維奇承認她經常遇到懷念南斯拉夫時代的人們。但她的反應不是妥協,而是請那些懷念南斯拉夫的人們想像一下「回到南斯拉夫一天」,然後就知道自己會犧牲多少權利。

前陣子世界杯足球賽的決賽,雖然克羅埃西亞惜敗法國,但卻獲得全世界的尊敬。尤其是總統季塔洛維奇(Kolinda Grabar-Kitarović)一下子像是小球迷似地為球員歡呼,一下子又像大姐姐那樣安慰輸球的球員,可說是克羅埃西亞最好的代言人。其實今(2018)年年初,已經執政三年的季塔洛維奇的民調數字是遙遙領先對手。雖然克羅埃西亞下一次選舉是在2020年,但在今年2月3日的總統選舉民調中,保守派的季塔洛維奇以43.5%的支持度遙遙領先第二名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前總理米拉諾維奇(Zoran Milanović)的22%。

但是今天不談世界杯,也不談總統的身材和美貌,而是轉型正義。

季塔洛維奇競選時的一個政見,就是轉型正義。雖然前南斯拉夫獨裁者狄托(Josip Broz Tito)早在1980年就去世,克羅埃西亞在1991年也宣布獨立,但在獨立後很長一段時間,克羅埃西亞境內仍然有許多狄托的雕像。直到今天仍然有許多克羅埃西亞人懷念共產時代,將狄托視為國家英雄。

要知道,狄托主政的南斯拉夫雖然也是共產國家,但長年不受蘇聯節制。相對而言,南斯拉夫的經濟比起許多共產國家是好的。1980年狄托去世時,南斯拉夫的人均GDP是3,176美元,同時蘇聯陣營最高的是東德的6,800美元(World Bank),蘇聯也有3,553美元,但捷克斯洛伐克3,116美元、匈牙利2,362美元、波蘭1,663美元、羅馬尼亞1,613美元、保加利亞1,221美元(UN Data)。當時號稱經濟奇蹟的台灣呢?2,389美元(行政院主計處)。更不用說對南斯拉夫而言,狄托是將南斯拉夫從納粹統治解放出來的戰爭英雄,聲望比起蔣介石對中華民國而言可說有過之無不及。

然而就算面對著國內的反對聲音,季塔洛維奇仍然毅然決然執行去除威權象徵的工作。季塔洛維奇在2015年1月11日以50.7%的些微票數領先前任總統、社會民主黨約西波維奇(Ivo Josipović)的49.26%票數,當選克羅埃西亞總統。2月19日,季塔洛維奇就職。到3月底,季塔洛維奇就移除了克羅埃西亞境內上百件狄托的雕像,包括過去作為狄托行宮的克羅埃西亞總統府內部的狄托雕像;雕像後來放置到克羅埃西亞扎戈列地區數個博物館

RTR32M1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果與台灣經驗相比,季塔洛維奇和蔡英文有許多相似之處。她和蔡英文都是第四任民選總統,也都是首任女性總統。季塔洛維奇的學經歷和蔡英文也很類似,都是國際關係研究背景(2000年扎格雷布大學國際關係碩士,在2015年當選總統後甚至還攻讀博士)。兩個人也都有在國外留學的經驗(2002-2003年喬治華盛頓大學傅爾布萊特學者、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盧克西奇獎學金、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關係學院訪問學者)。兩個人過去也都當過民意代表和政府官員,都有執掌外交事務的經驗(2003-2005:歐洲事務部長;2005-2008:外交與歐洲事務部長;2008-2011:駐美大使;2011-2014:北約公共外交助理秘書長)。

更重要的是,兩個人所代表的政黨都是所謂的「獨派」政黨。雖然根據規定,克羅埃西亞總統上任之後必須辭去黨職,但季塔洛維奇先前長期代表的是「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Croatian Democratic Union,HDZ)。這個政黨當初就是以號召克羅埃西亞從南斯拉夫獨立而建立的。

然而無論是HDZ或是季塔洛維奇,對於獨立或是轉型正義工作都是劍及履及的。HDZ在1989年,克羅埃西亞還在南斯拉夫統治下時,由現代克羅埃西亞國父圖季曼(Franjo Tuđman)所創立,在1990年5月7日HDZ贏得克羅埃西亞議會多數席次後,就開始進行獨立建國工作。5月30日,身為HDZ主席的圖季曼就宣布準備制定新憲法的宣言。7月25日,克羅埃西亞修憲宣示主權,隨後即受到境內塞爾維亞人的反對。如在塞爾維亞人聚居的克拉伊那(Krajina)地區的塞爾維亞領袖,就宣布不承認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對其行使主權,之後也爆發各種規模的衝突。儘管如此,克羅埃西亞議會仍然在12月21日通過「聖誕節憲法」(Christmas Constitution),拒絕承認共產黨一黨專政,而改行自由民主政體。

1991年2月21日,克羅埃西亞當局宣布新憲法高於南斯拉夫法律,議會也通過決議案開始進行脫離南斯拉夫的進程。5月19日,克羅埃西亞舉行獨立公投。在365萬選舉人中,有高達83.56%,超過305萬人出來投票。其中93.24%的投票人贊成克羅埃西亞獨立。

6月25日,克羅埃西亞正式宣布獨立。儘管克羅埃西亞和南斯拉夫打了四年的獨立戰爭,並沒有受到國際孤立。在宣布日後隔天的6月26日,也從南斯拉夫獨立的斯洛維尼亞就承認克羅埃西亞。當時歐盟的前身歐洲共同體內部會員國雖有爭論,但最後仍決議在1992年1月15日集體承認克羅埃西亞。而美國也在1992年4月7日承認克羅埃西亞。1992年5月22日,克羅埃西亞加入聯合國,在那之前全世界已經有77個國家承認克羅埃西亞。從HDZ在議會勝選,到克羅埃西亞宣布獨立,完成所有的獨立程序歷時一年一個月又18天。到加入聯合國,歷時兩年又15天。

我們也可以看得到,季塔洛維奇上任後一個月就移除狄托雕像,而不會以什麼「尋求社會共識」、「不要撕裂族群」之類的藉口不移除威權象徵。事實上在季塔洛維奇移除銅像時,HDZ在國會中還是少數黨,相當於「朝小野大」。當時由左派甚至共產黨轉型的政黨聯盟「人民聯盟」(People’s Coalition)在151席國會席次中囊括81席,而HDZ是47席。如果要說要達成社會共識,在移除狄托雕像一事上恐怕面對的壓力會相當大。

首先,狄托某種程度可說是「克羅埃西亞之光」。雖然南斯拉夫是以塞爾維亞為主體,但狄托可不是外來統治者,而是出生在克羅埃西亞的扎戈列地區(也就是安置其雕像的博物館所在地)。此外,在克羅埃西亞獨立後還是有所謂「緬懷狄托」(Titostalgia)的情緒。根據1997年民調,70%的克羅埃西亞人認為狄托是偉大政治家。1998年民調,狄托被選為是「千年來最重要的克羅埃西亞人。」2004年民調,狄托是「最偉大的克羅埃西亞人」,甚至高過第二名的發明家特斯拉(Nikola Tesla)和第五名的圖季曼(詳情請見《Titostalgia: A Study of Nostalgia for Josif Broz》一書)。雖然曾任狄托手下將領的圖季曼,後來為了克羅埃西亞獨立事業與狄托分道揚鑣,但仍然承認狄托反法西斯的貢獻,甚至承認自己與狄托其實是好朋友。

RTR32M2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有著諸多阻礙,季塔洛維奇仍然不改初心。在去(2017)年一次訪談中,季塔洛維奇承認她經常遇到懷念南斯拉夫時代的人們。但她的反應不是妥協,而是請那些懷念南斯拉夫的人們想像一下「回到南斯拉夫一天」,然後就知道自己會犧牲多少權利。季塔洛維奇指出,過去的南斯拉夫、狄托、共產黨和媒體都告訴人民生活有多美好,但那些都是「烏托邦」。「不工作的人都有薪水,預算都拿來投入到大型建設」,為的就是告訴世界南斯拉夫是個工業國家。是圖季曼在1992年解放了克羅埃西亞人,建立了克羅埃西亞人千年來夢寐以求的國家

這就是克羅埃西亞。一個人口只有台灣五分之一,人均GDP只有台灣一半的國家。但他們的驕傲不在於世界杯踢得多好,而在於對國家獨立、對轉型正義的堅持。反對這些工作的人們一直都有,但堅持信念的政治人物,才配得上「堅毅」二字。堅持公義的國家,必然高舉。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