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什麼?》:政客説必須「學會與恐怖主義共存」背後的盤算

《川普要什麼?》:政客説必須「學會與恐怖主義共存」背後的盤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朗核協議的主要動機並非核武,而是換取經濟制裁的結束,哪怕西方金融與商業利益對核子協議的影響僅占部分而已,美國政府還透過扮演和平大使,從核子協議中獲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丹尼爾・奎恩・密斯(Daniel Quinn Mills)、史蒂芬・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

與伊斯蘭國共存?

據說赤柬(Khmer Rouge,或稱紅色高棉)有句說法:留下你沒好處,殺掉你沒損失。

伊斯蘭國似乎採納了與赤柬相似的觀點,而對此,西方政府目前看來也無法保護國內公民。法國警方早知《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是目標,槍擊事件爆發之前,曾部署安全人員在《查理周刊》的辦公室,卻完全擋不住恐怖襲擊。位於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的脈衝夜店(The Pulse nightclub)在爆發槍擊案之前,兇手曾多次光臨,而且曾多次於社群媒體表達對伊斯蘭國的支持,並表明他有意採取行動;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知道這個人,也與他面談過幾次,但在該次槍擊事件發生之前卻沒有先拘留或逮捕他。世貿中心以前曾遭炸彈攻擊,但美國當局卻無法防範於2001年9月11日再度發生的恐怖攻擊。

相反地,在眾多人員死傷後,西方政客才向死者表達崇高敬意,然後揚言要報復恐怖份子。就好比在馬匹逃走後才關上馬廄門,他們沒有採取充分的措施來預防事件再次發生;他們調查攻擊事件,並試圖表明這不是恐怖攻擊,即便是恐怖攻擊的話,也可能因持槍限制或一些類似規定而無法阻止;然後政客們繼續醉生夢死,直到事件再次發生。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法國前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告訴悲傷的人們要微笑忍耐生活的新常態,一切會隨著時間好轉。

西方政客的態度經由精算而來。美國是泱泱大國,約有3.19億人口;法國較小,但也有約6,000萬人口。到目前為止,恐怖份子的攻擊僅能殺害少數人,故其政治算計就是,每個西方國家可以忍受約數百人或數千人遭殺害,比起破壞幕後支持的穆斯林勢力所需付出的代價,損失似乎比較小。因此,相對較少的公民喪命只是意料中事,恐怖攻擊後的憤慨發言也大多是虛情假意。當然政客們會否認這樣的政治盤算,但大家心知肚明,也深知弦外之音。政治領導人之所以建議西方民主國家必須「學會與恐怖主義共存」,背後就是基於這樣的態度。

因此,西方一般民眾的危險性很可能會不斷增加,警方的努力將因為民選政治人物的政治算計而受到動搖。一旦美國的競爭對手取得力量,他們便會像伊斯蘭國一樣,公然地支持恐怖主義攻擊美國;或如同伊朗一般,暗地裡與美國較量。

美國對伊朗的賭注

雖然伊斯蘭國現在是較明顯的敵人,但伊朗更危險。伊朗是重要的民族國家,在該地區的重要性日益突出。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似乎認定伊朗將成為該地區的崛起大國,與其挑戰伊朗,不如與伊朗合作,所以願意以各種形式將中東地區的主導地位讓給伊朗。由於歐巴馬傾向「親伊斯蘭」(Islamophilic)才合乎美國利益的想法,前述舉措正好與其立場一致。該舉措或許有效,但這是一場豪賭,因為美國無法確定伊朗的野心是否止於中東地區。

無論伊朗核子協議本身的優點、或是促使美國接受的動機如何,伊朗的核子協議代表了歐巴馬政府明確接受世界分裂成多極化,美國不會再嘗試灌輸自己的信念給盟國或保護盟國。在伊朗核子協議上,歐巴馬政府的發言人辯稱,之所以無法擴大對伊朗的制裁或進一步影響伊朗改變現狀,原因是中國、俄羅斯和部分歐洲國家沒有加入制裁行動,但據說伊朗核子協議出於多國共同協議的結果(譯註:伊朗核子協議是由伊朗與美、俄、英、法、中與德國共同達成)。當川普(Donald Trump)競選時表示美國應該採取更多制裁措施,以達成更好的協議時,歐巴馬政府給予的回應不言而喻:「這想法過時了,現在我們不再有權這麼做。」

核子協議第一個重要的教訓:美國現在接受一個完全多極化的世界,各國總統發現這樣行事很方便。美國不再是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是幾個大國之一。(歐巴馬政府的影子發言人很巧妙地使用「大國」這個術語。)

第二個教訓則是進一步確認,多極化世界就是世界走向核武擴散。伊朗正積極從事核武擴散,中國似乎對核武擴散問題漠不關心,俄羅斯則尾隨他們的腳步。

或許伊朗更在乎於,能不能進口武器或出售石油(隨著對伊朗的制裁結束,現在這些已獲准),同時繼續資助並增加整個中東地區的不穩定,而不是獲取核武。因為明白美國只在意伊朗的核武企圖,而非扼殺其他更重要的目標,伊朗或許能夠更有效地操縱美國,所以伊朗或能利用核武議題來獲取得他們更想要的事物;但伊朗也可能在獲取了所需要一切的同時,結束制裁並取得核武。

美國國會為何通過伊朗核子協議?

因為被隱瞞得很好,真正重要的事情往往難以證實,但還是能從推測得知。我們認為,華爾街與歐洲商業利益隱藏在伊朗核子協議的背後,換句話說,該協議的主要動機並非核武,而是換取經濟制裁的結束,哪怕西方金融與商業利益對核子協議的影響僅占部分而已,美國政府還透過扮演和平大使,從核子協議中獲利。

情況讓人聯想起2000年代初期,只因當時認為中國具有龐大的商機,在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時候,美國應該謹慎行事,但小布希政府卻沒有想到安排任何安全防護網。

伊朗政府同意簽署關於核武的國際協議時,預期將獲益兩次:一次是簽署,一次是違反。他們現在已於簽署時獲益,現在他們會找尋更好的機會來違反協議,然後從中獲利。

然而,為什麼美國國會不顧以色列總理的強烈反對而通過伊朗核子協議? 尤其是猶太人群體在美國決策過程內擁有強大的影響力,結果怎會如此?

真相在美國國會反對核子協議失敗之後幾個月才浮現。2015年11月,美國期刊《評論》(Commentary)出版了篇幅很長的評論集,題為《猶太人的未來》(The Jewish Future)。投稿者全是美國猶太人,幾乎所有文章都提到以色列,但50人當中只有一人,對於以色列50年來的成功倖存表達質疑,除了這位投稿者,其他49人似乎都沒有認真看待伊朗對以色列的威脅。以色列總理堅稱,核子協議對以色列的生存構成了威脅,但最重要的美國猶太人並不相信。如果如同這些美國猶太人一般,都不重視伊朗對以色列的威脅,也難怪美國國會會批准美國政府對伊朗核子協議的提案。

俄羅斯與伊朗暗通款曲

2015年4月,俄羅斯取消對伊朗出售S-300俄製導彈系統的禁令,為俄羅斯往後向德黑蘭銷售強大的防空系統,奠定了合法的基礎。

俄羅斯出於什麼動機?俄羅斯自1992年開始協助建設伊朗的核子能力,雖然歷史上俄羅斯曾與伊朗在裏海(Caspian Sea)發生衝突,但從1970年代以來,伊朗一直是俄羅斯扶植的盟國。

這些舉措顯然是以俄羅斯的戰略機會主義(strategic opportunism)理論為指導原則,克里姆林宮並沒有制式的遊戲模式,但它們試圖從意外的收穫中創造有利條件。

俄羅斯與伊朗的導彈交易可能基於多種理由,包含要讓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感到緊張、拉攏伊朗成為克里姆林宮的重要盟友以分裂中東地區。美國不太可能弄清俄羅斯的動機,但無論俄羅斯出於何種動機,可以肯定俄羅斯的舉措是刻意為之。

相關書摘 ▶《川普要什麼?》:不稱職的媒體和總統合作促成美國「政治化妝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狂妄而務實的川普要什麼?》,好優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奎恩・密斯(Daniel Quinn Mills)、史蒂芬・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
譯者:陳珮榆

川普的「美國優先」與國際戰略布局,
美國將往哪裡去?

美國拒絕無條件擔當民主制度與全球秩序的守護者,全球如何應對?

面對俄羅斯再度復興、中國的崛起與威脅、
伊斯蘭恐怖主義仍未消散,
川普會有如何出人意表的回應?

亞洲局勢瞬息萬變,
台灣會是川普手中制衡中國的棋子?
還是不離不棄的盟友?

本書將提供讀者了解川普的國際戰略思維,
在川普反覆無常的談判手段下,
將會走出怎樣可預測的脈絡與路線,
並在多極化的全球詭譎情勢下,
嚴正思考國家的未來與應對之道。

狂妄而務實的川普要什麼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