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什麼?》:不稱職的媒體和總統合作促成美國「政治化妝術」

《川普要什麼?》:不稱職的媒體和總統合作促成美國「政治化妝術」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白宮是可靠的資訊來源,情況還算好,但偏偏白宮不是,反而抓準美國不稱職的新聞媒體所創造出的機會,為了政治效果而編織各種劇情,結果造成越來越多謠言被包裝成新聞,餵給美國公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丹尼爾・奎恩・密斯(Daniel Quinn Mills)、史蒂芬・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

現在,政治化妝術是美國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也被視為良性的。《紐約時報》甚至為宣傳話術辯護,稱其為美國政治文化中,積極正面的一部分。實則不然,政治化妝術根本不誠實,且嚴重干預政府運作。操弄政治議題限縮了辨別公共問題的能力,增加問題分析的難度,並實際阻礙公共問題的解決,例如,美國失業問題,涉及經濟成長緩慢、基礎建設破敗不堪等。政治化妝術否定這些問題的存在,進而排除了解決方案,造成嚴重的後果。

操弄議題帶風向

政治化妝術通常是特定政治人物或政黨為了某些事件,企圖邀功或推卸責任,而提供一套有利於政客或政黨的解釋說詞,它「操弄」(spin)了議題新聞,讓情況有利於政客或政黨;政治化妝術往往不願承認真正的問題,硬要將問題扭曲成表面良性的外表,就像化妝品一樣,並不真實。這種化妝術在美國政治文化中隨處可見。

在美國政治文化裡,政治化妝術大部分是瞬息發生,例如,2016年6月23日,英國人民公投脫歐,讓歐洲大陸、英國和美國的執政當局相當錯愕且強烈不滿;一開始,執政當局還不知道怎麼操作、扭轉這個事件,但幾個小時內,支持既存體制的媒體開始應戰。

《華盛頓郵報》在網路上發表一篇報導,寫道:「公投脫歐後幾個小時,英國人開始瘋狂在Google搜尋歐盟是什麼。」熟悉虛假政治資訊的人們馬上就意識到,這篇報導可能在「帶風向」,其目的是為了表達英國選民因無知而在公投中犯下大錯。公投結果公布後的24小時,大西洋兩岸的執政當局開始發展出一個完整的議題操弄模式,並且透過媒體大量湧出,彷彿這些宣傳是真的新聞一樣,直指公投脫歐是英國選民的無知,卻從來沒有考慮平衡報導那些支持英國脫歐者的相反論點。

政治化妝術使人難以追蹤現實,政治化妝術是「新聞」的長期經營手腕,以撇除責任,爭取民眾的信賴。在政治操弄的環境中,想解決公共問題並讓公民瞭解實情,非常困難。

政治化妝術除宣傳之外無他,它在蘇聯曾被公認為「黨路線」的現代標籤,現在仍為中國共產黨所奉行。本書作者之一有次訪問蘇聯時,一位蘇聯政府指派的隨行者,都會謹慎地聆聽「美國之音」(the Voice of America)每晚播放的世界新聞,隔天早上也會閱讀共產黨報紙《真理報》(Pravda),來瞭解黨的路線(或是如美國今日標記的「政治化妝術」)。透過這樣的過程,他可以明白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宣傳,並做好身為護送美國訪客通過蘇聯的共產黨官員的任務。

今天在美國也是如此,但稍微複雜一點。我們每日從大眾媒體、社交媒體、專業新聞等各種來源蒐集新聞。自由派透過《紐約時報》為左翼護航,保守派透過《華爾街日報》大肆宣傳右翼理念。宣傳的目的是告訴我們該如何解釋事件,一名警察在美國一座城市遭槍殺身亡,是長期受到歧視的非洲裔美國人正當的報復行為?或是凶狠恐怖份子謀殺優秀公僕應受譴責?

根據選民的政治信仰,《紐約時報》與《華爾街日報》會告訴民眾應該如何思考。

美國的政治化妝術

宣傳話術在美國政治生活中無所不在,到如今已被廣泛接納。無論自由派或保守派的民眾往往直接忽略大眾媒體,尋找自己想要的話術。例如,當總統舉行一場種族關係的討論會時,意在表明政府正在處理這項公共議題,以尋求解決辦法,於是便得到了很多宣傳,特別是那些傾向自由主義的大眾新聞媒體。

但那些宣傳只描述與會者來自多元族群,並沒有提到與會者幾乎都是民主黨人,也沒有提到該會議之所以選在特定地點,是因為民主黨人掌控了該州政府,更甭提一個真正具包容性的會議應該選在由共和黨掌控下的州舉行,且沒有過多宣傳包裝。所以,這場活動實際上是為了政治宣傳而舉辦,也達到了功效;會議結束後,美國並沒有變得比之前更好,但或許有助提升民主黨在美國選民的腦海中的印象。

對於任何旨在真正解決國家重大問題的最佳政策,長期採取政治化妝術只是自尋死路。因為政治方面的成功變得只需要表面上的關注與效果,而不是實際達成任務,政治化妝術讓政策虛有其表,卻沒有解決任何事。因此,幾十年下來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且惡化,公眾也日益反感。

在美國,政治化妝術的存在,是由不稱職的新聞媒體和總統合作所促成。根據前白宮媒體助理告訴本書作者,有位負責兜售歐巴馬政府伊朗協議的白宮政治宣傳戰略家抱怨:關於今日美國新聞媒體,「所有這些報社過去都有駐外辦事處,現在都沒了,他們要求我們向他們解釋在莫斯科與開羅發生的事情,大多數媒體都從華盛頓的消息來源(政府準備的新聞稿要點)報導世界各地的大事;記者平均年紀為27歲,唯一的報導經歷就是政治活動……他們什麼都不懂。」

如果說,白宮是可靠的資訊來源,情況還算好,但偏偏白宮不是,反而抓準美國不稱職的新聞媒體所創造出的機會,為了政治效果而編織各種劇情,結果造成越來越多謠言被包裝成新聞,餵給美國公眾。

相關書摘 ▶《川普要什麼?》:政客説必須「學會與恐怖主義共存」背後的盤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狂妄而務實的川普要什麼?》,好優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奎恩・密斯(Daniel Quinn Mills)、史蒂芬・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
譯者:陳珮榆

川普的「美國優先」與國際戰略布局,
美國將往哪裡去?

美國拒絕無條件擔當民主制度與全球秩序的守護者,全球如何應對?

面對俄羅斯再度復興、中國的崛起與威脅、
伊斯蘭恐怖主義仍未消散,
川普會有如何出人意表的回應?

亞洲局勢瞬息萬變,
台灣會是川普手中制衡中國的棋子?
還是不離不棄的盟友?

本書將提供讀者了解川普的國際戰略思維,
在川普反覆無常的談判手段下,
將會走出怎樣可預測的脈絡與路線,
並在多極化的全球詭譎情勢下,
嚴正思考國家的未來與應對之道。

狂妄而務實的川普要什麼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