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青年世代覺醒 「我們可以」黨進軍國會顛覆傳統兩大黨

西班牙青年世代覺醒 「我們可以」黨進軍國會顛覆傳統兩大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西國《世界報》最新民調,28.3%支持「我們可以」,超越人民黨的26.3%與社會黨的20.1%。西國明年舉行大選,該黨將對政治版圖形成巨大衝擊。

中時報導,西班牙經濟衰退、貪腐橫行引發民怨,青年領袖主導的左翼政黨「我們可以」(Podemos)數月內異軍突起,迅速成第3大政黨。西國明年將舉行國會大選,該黨可望顛覆傳統政治秩序。

今年1月,36歲的作家兼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政治學教授格雷西亞斯(Pablo Iglesias),創立「我們可以」黨,有趣的是,他同時也是2011年「馬德里之春」學運的核心人物。數月後,該黨在5月歐洲議會選舉,囊括11.29%選票,搶下5席,打破執政黨人民黨,與最大在野黨社會黨兩黨獨大的局面,迅速在西國、甚至歐洲政治舞台崛起。

30雜誌報導,「我們可以」這支年輕政黨的倡議包括:建立最高薪資和一個普遍適用的基本收入額、退休年齡提前、將一週工作時數縮減至35小時,並提供勞工更多保障等。解除不同政府於掌權時所實施的緊縮措施也是該黨的目標,另外強化民眾參與政治、教育、居住及健康的權利,以及打擊貪腐也是該政黨的核心價值。民眾則透過投票、走上街頭或利用網路表達對上述方案的支持。

外表斯文俊秀、紮馬尾、蓄小鬍子,充滿領袖魅力的格雷西亞斯說,「本黨不是政治實驗,而是寡頭政治失敗的結果。」智庫「歐洲外交協會」主席托雷布蘭卡認為,「社會要求改變,政府無法處理經濟危機,加上人們認為體制崩壞,尤其貪汙,都引發民怨。」

30雜誌報導,「我們可以」黨迅速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在於政黨具備和人民建立連結的能力,其中網路又占了重要比例,也透過多樣的群眾集資運動募集競選資金。此外,「我們可以」在社群網站上比其他兩大黨擁有更多的支持者,高達18萬9千人,西班牙人民黨只有14萬1千人;社會黨則是14萬人。

智庫「另類基金會」外交政策副主任帕拉西奧說,「我們可以」的概念是「反抗階級制度的公民運動」,該黨崛起正是因為與民眾連結,最重要媒介就是網路。上月,10萬7千名支持者線上投票,選出該黨幹部。西班牙成功開出「親歐」、「疑歐」之外的第三條新路,成為全球的政治新路線。

中時報導,據西國《世界報》最新民調,28.3%支持「我們可以」,超越人民黨的26.3%與社會黨的20.1%。西國明年舉行大選,觀察家認為,該黨將對政治版圖形成巨大衝擊。托雷布蘭卡說:「兩大黨必須決定如何面對這個現象,選後聯合政府與聯盟版圖將大為不同。」

青年在實際選舉和網路上顯示對「我們可以」的支持,這樣的成果對一支既欠缺資金又沒有從政經驗的政黨可謂相當驚人。現在公民和其他敵對政黨都等著看在歐洲議會和不久後的西班牙國會大選,「我們可以」將如何跨出自己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