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活不過一年,那就「一路玩到掛」好嗎?

醫生說活不過一年,那就「一路玩到掛」好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t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啟琳說他漸漸體會出一個道理,有標準答案的事情對人生都不是那麼重要,宗教、閱讀、改革、甚至是旅行,都沒有實際功用,也不必然會讓人變為好人;但是可以讓人更明白自己,透過分享與和解,面對孤獨。

學會佛朗明哥舞是個美麗誤會。原本是想學探戈,陳啟琳是電影「教父」主角艾爾帕奇諾的超粉,看過他演的另一部電影「危險女人香」中有段跳探戈橋段,讓他十分欽羡。結果要報名時只有佛朗明哥舞有招生。不過老師說兩者都結合西班牙和吉普賽人演化而來的,學會一個另一個也很快就能學會,就像國標舞中恰恰和倫巴關係。

對佛朗明哥舞本身無太多猜想,倒是配樂特有的深歌,讓他驚奇萬分。男性演唱的深歌沒有一絲的女性婉轉,萬丈光芒來自他的崩壞性,彷彿長期被命運寵壞的英雄走上末路。遙想力拔山兮受十面埋伏,自刎烏江前的西楚霸王;聖經中被女友出賣大力士參孫,遭剔光力量泉源頭髮被囚,拉扯搖晃兩根巨柱,雷擊宿敵非利士人精英聚會處,帶來自己毀滅的最後一戰;或如眼看將統一亂世,突遭心腹背叛霸業中止日本戰國時代的織田信長和羅馬時代大將凱薩,過往無限風光千萬條可能性道路,盡被封絕。

還有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絕處逢生的可能嗎?台大一生診所院長辛日祺醫生指出,癌症至今仍是很棘手的疾病,高致死率令人心驚膽跳,飲食、運動和心理調適可說是除醫療外康復三大因素,心理調適最為關鍵。陳啟琳說這樣和深歌相遇,難說不是上天安排,對於天意和未知之事還是長保敬意吧。

延伸閱讀

本文經退休好幸福授權刊登,原文合併兩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