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DNA檢測讓兒童與父母團聚,為何拉美移民這麼排拒?

用DNA檢測讓兒童與父母團聚,為何拉美移民這麼排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批評者質疑政府將如何處理移民敏感的DNA訊息:它們會被記錄在執法機關的資料庫中嗎?測試結果是否會持續帶給當事人困擾?如果受試者得到意外的結果(例如父親發現自己的孩子並非親生),政府能提供個別輔導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arah Elizabeth Richards
譯:王國仲

美國政府正努力實現承諾,讓所有因為邊境政策而分離的3,000名兒童和父母團聚。當中使用的DNA測試技術看來將會獲得全世界一致好評——終於有一些穩健的科學技術能處理身分不明孩子們的悲劇。追蹤兒童未果後,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官員正利用最先進與準確的科技,為這些家庭解決問題。

相反的,移民提倡者抨擊此舉。難移民教育與法律服務中心(Refugee and Immigrant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Legal Services)公關主任詹妮弗.法爾肯(Jennifer Falcon),將基因檢測稱作「最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並擔憂政府會藉由孩子們的生物學特徵,終身追蹤他們。

政府宣稱DNA測試是保護兒童的廣泛審查過程中的一部分:目前為止,對102名五歲以下兒童進行的測試中,官員發現五起聲稱為家屬,但實則無血緣關係的案例。星期五,美國地區法官達納.沙布勞(Dana M. Sabraw,他曾要求政府盡快讓孩童與家庭團聚)為自己對基因測試(取得測試結果約需一周)的態度辯護,認為這是只有在其他識別措施皆失效時的「最後手段」。

某些憤怒來源自兒童對唾液收集程序沒有同意權,他們在遠方的家人也一樣——顯然,這違反了國際科學標準的知情同意原則。對那些已經由養父母合法取得親權,或是雙親已經被遣返中美洲、離唾液收集管遠之又遠的孩子來說,又該怎麼辦呢?

根深蒂固的反對也代表移民和少數民族社群對DNA科學的運用深感不安。在美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鼓勵他們將DNA做為科學研究之用,避免他們被排除在最新遺傳相關藥物發現之外的同時(更不用說,在檢查癌症和遺傳性心臟病方面,基因檢測扮演的腳色也日益重要),關於他們參與研究的更多疑慮應運而生。

2016年的一份公共衛生基因組學研究,點出拉丁裔族群對基因檢測的嚴重不信任。受訪者表示擔心醫生會用他們的健康資訊進行未經授權的研究,或因為未來有潛在的疾病風險而遭到壽險公司拒保。其他研究員則得到擔心雇主歧視、移民法官或執法機構不公正定罪的看法。後者確實已經發生:DNA能協助判案、做出正確判決,但如果遭到誤用,DNA也可能導致錯誤定罪。

同時,用檢視其他健康訊息的角度看待基因資訊,也遭遇文化上的阻力。在史丹佛大學生物倫理學家大衛.麥格努斯(David Magnus)的焦點團體訪談中,他發現有些拉丁美洲西裔族群認為DNA有特殊地位,應該被尊重。「他們認為DNA是自己的一部份,對他們的身分組成至關重要。」麥格努斯在上個月發表的《自然》(Nature)期刊中談到。

一位焦點團體中的西裔成員表示:「我認為我們的……組織和血液樣本裡面有很多獨特、能代表我們身分的東西,就好像裡面有自己的名字一樣。」

另一位參與者則憂心含有敏感生物資訊的檢體,最後不知會流向何方,或被用以進行什麼研究。「時至今日,我們並不清楚五年、十年後他們會對DNA做些什麼。也許拿到別的國家去複製之類的。」

另一個問題是來自中美洲的受試者,或許根本不清楚DNA測試的運作機制,導致他們無法安心同意受測。致力於增加拉丁西裔社區癌症治療管道和研究的非營利組織——拉丁癌症研究機構(Latino Cancer Institute)的創辦人伊莎貝爾.度朗(Ysabel Duron)解釋:「現在討論的是當地土生土長的居民,我們甚至不清楚,他們是否來自某些對DNA持反對信仰的部落。」

度朗的工作是與西裔學校,工作場所和教堂的社區團體密切合作,向人們宣傳癌症篩檢,並鼓勵他們參加美國衛生研究院5月份推出的「All of Us」計畫。拉美西裔族群在這些研究中所佔的比重極低。在2016年的一項分析中(發表於《自然》期刊),拉美西裔族群在2500多項,廣及3500個樣本的研究中僅僅只佔了半個百分點。她希望他們能夠明白,增加的比率有助於為針對其基因構成的疾病提供更好的藥物,包括對西裔和美洲印第安婦女造成重大影響的子宮頸癌。這種對DNA研究以治療新疾病的熱潮與可能性,甚至促使納瓦霍族保留地(Navajo Nation)重新考慮取消部落領導人在2002年頒布,暫停參與基因研究的禁令。

現在,度朗則擔心政府笨拙的政策會讓人們對基因研究卻步。「這個社群已經對政府充滿猜忌,認為他們使用DNA測試的原因十分可疑,」她說,「有些人會視此為政府濫用權力,只為實現目標的證據。」

批評者質疑政府將如何處理移民敏感的DNA訊息:它們會被記錄在執法機關的資料庫中嗎?測試結果是否會持續帶給當事人困擾?如果受試者得到意外的結果(例如父親發現自己的孩子並非親生),政府能提供個別輔導嗎?

目前為止,沙布勞法官說明,資料應在七天內銷毀;除了讓家庭團聚以外,禁止一切其他用途。讓我們希望政府能夠負責任地運用科學技術,讓受苦的孩子和父母放下心中大石。如此一來,不僅能為這個國家帶來救贖,更發出一項明確的訊息:DNA科學應該被接受。在最小的生物單元上探索人類為何獨特,我們能夠一同進步。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