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實驗:親身試一次「電車難題」,他們會如何抉擇?—講座補遺(上)

瘋狂實驗:親身試一次「電車難題」,他們會如何抉擇?—講座補遺(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沒有想過,假如將經典的「電車難題」模擬成真,人們面對如此逼真的困境,會如何抉擇?作者透過回顧講座,再次分享美國有關電車難題的模擬心理實驗,以不同角度部析箇中道德反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記住《國王的新衣》寓意,再看「真實版」電車難題
Hca11
Photo Credit: 國王穿着新衣巡遊 / Wikipedia

總感覺有些童話故事不只是小孩子該看,大人也應當牢記在心,大概,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The Emperor's New Clothes)是其中之一。

故事裏的國王受人蒙蔽,以為自己穿著一件華麗的新衣巡遊,怎料在場小孩一語道破根國王根本沒穿衣服,只是在裸體巡遊而已。

如果借用故事的寓意變換成現代智慧,看來,哈佛大學校長德魯.福斯特(Drew Faust)去年9月向新生致辭的一席話,最適合不過:

「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就是,確保畢業的學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說八道。」

福斯特校長的說話,彷彿寄望年輕人像《國王的新衣》那位小孩,知道許多事情的問題所在,洞悉真相(至於甚麼時候指出,更考驗人的智慧)。

剛過去的星期五,筆者應邀出席中文大學年度哲學講座,分享有關「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給我們的各種反思,還包括未來無人駕駛車帶來的法律與道德問題,並偶爾分享感言,期望讓觀眾了解、覺察問題之關鍵所在。

photo_2018-07-25_13-30-33
Photo Credit: 照片由作者提供

曾經,電車難題被人利用來嘲弄選擇「轉軌犧牲一人」必然是殘忍的做法,據此狠批他人;或以為難題那個唯一的「標準理解」,是要帶出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充滿問題。(關於「電車難題」牽涉的來龍去脈,由誰人提出及重要爭議等等,可參考筆者年初〈是誰殘忍?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參考了著名的「電車難題」〉一文)

Slide16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有時候,這類僵化、偏執的看法難免叫人感傷。一方面,當代先進社會愈來愈重視道德思考,另一方面,我們卻很容易在過程中捉錯用神,受龐雜的抽象理論影響,無法洞悉問題的本質,看穿國王的假衣裳。

TrolleyProblem_YufeiWongTalk_2018_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相信當日各位觀眾最深刻的部分,是筆者談及「模擬真實版」的電車難題,始終,我們對於紙上談兵般的解答,早已耳熟能詳,一如美國與德國的調查,大部分人就第一重設問——「轉轍器難題」(switch dilemma),都會選擇使電車轉軌;那麼,假如可以模擬真實情境的話,人們到底會如何抉擇?倒令人相當期待。

親身經歷電車難題時,是人性的大考驗
Slide3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一切源自美國主持人Michael Stevens看似瘋狂的構思,要進行一項十分逼真的心理實驗,為安全起見,他與兩位學者、珮珀丁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合作與籌組項目,以確保參與者不會因為實驗有不良影響:

團隊先在真實的火車軌道上拍攝取景,兩條軌道上各自站著五位和一位工人(請放心,他們是演員),裝作不知道背後有火車失控快要撞過去,其後,以電腦特效合成仿真度極高的影片,再簡單搭建一個火車監控室,適當時播放影片;及後,團隊安排受試者基本掌握操作,並留心看著監控螢幕,使之相信自己正在面對一次「真實」的火車意外,必須抉擇是否轉軌。

Slide44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結果,在七位受試者之中,只有Elsa和Cory選擇轉軌,我們看到二人面臨重要抉擇的時候,不但神情緊張,甚或稱得上驚慌,Elsa放在轉軌「開關」的手不斷顫抖(微震),才終於挺住巨壓轉軌。事後二人接受訪問有不少相似的想法,均表示情況緊急,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欲看見有更多人傷亡,即使為眼前的一切感到震驚,無論多麼艱難還是決定轉軌,因為情況危急必須這樣做。

Slide4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Cory,他回答主持問題時忍不住流淚,感覺似在六個家人之中抉擇生死,心情久未平伏。

反之,其餘五位受試者最終選擇不轉軌道,影片反映他們稍稍未如Elsa、Cory那麼神情緊張,卻依然感到焦慮不安。期間有人呆坐直至結束,有人離開座位希望能即時找人代她抉擇,最終他們再三猶豫還是未能做決定,直至實驗完結。

Slide5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事後五人接受訪問,他們都知道意外極可能造成更多人傷亡,但事後解說不盡相同,例如有人認為應該要轉軌,然而臨撥動開關的前一刻,才知道自己原來做不到(他分享時神態相對輕鬆);有人正在猶豫自己是否有權責轉軌;有人則說預計軌道上的五人會覺察有火車撞來,懂得自行離開,所以沒有轉軌。

Slide46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這項實驗非常具意義,即使它有不足之處。譬如,我們不難注意到參與實驗人數嚴重不足,仍未能知道人們面對抉擇的普遍心理,而且,熟習「轉軌開關」的時間短暫,究竟對受試者最終抉擇影響有多大?這些我們必須考慮在內。

跌破眼鏡:大部分人其實「僵住」難以抉擇
Slide52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不過總體而言,實驗有助我們深刻理解人們在面臨「危急情況」之下,實際反應以及事後解說如何。真正做抉擇時,根本沒有人存心以「效益主義」為依據,也沒有人認為純以數量看待人命是應該的。

與此相反,無論他們是否讓火車轉軌,期間均流露惶恐或焦慮,而決定轉軌的Elsa和Cory,更是異口同聲形容情況叫人逼不得已,存心希望減少人命傷亡,抉擇一刻非常大壓力,儘管二人抉擇涉及犧牲一人性命,卻遠遠談不上有任何殘忍、冷血的念頭。早在實驗之前,神經科學家Aaron Blaisdell估計當電車難題真實發生一次,人們通常緊張得「僵住」,難以冷靜進行抉擇,他的推測應驗了。

Slide3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過往,尚有一部分人深信,僅僅是因為一個人抱持「不合符道德理性」的想法,才會在回答「轉轍器難題」時,讓電車轉軌,等於站在效益主義的立場,無情地根據數量作出道德抉擇。現在我們經已明白,這種看法並不正確。人們只是按照實際情境進行抉擇,完全不是為了捍衛某種主義,或純粹按照某種主義作道德抉擇。

事實正好反映,為何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在「天橋難題」(footbridge dilemma)中,不應該推胖子下橋,在如此情境之中,他們才不會苦惱「是否應該貫徹效益主義」等想法。顯然兩重設問的情境不同,人們的判斷和抉擇也隨之不同。

嘗試逐個「部件」拆解問題,有助洞悉真相
Slide6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還記得在講座中後段,筆者貼出一幅經過修改的圖片,說明一旦把軌道上被綁住的人,換上不同的人物或身份,對難題的思考或判斷,隨即添加了更多兩難色彩;那時候,部分觀眾臉露驚訝神情,大概他們之前完全忽略了「想想」軌道上的人是誰,赫然覺察到它的重要性。

這確是頗為重要的思考方向,一方面,我們做艱難抉擇時應該知道愈多愈好(務求掌握更多資訊),另一方面,猶如把一個問題拆開一個個「部件」,細看它如何組成,逐點思考一番,便會明白在第一重設問的「情境設置」,其實我們連即將決定誰人的生死,通通都不知道,無可避免把生命數量納入考慮之中。遺憾有部分人忽視了追問這些細節,過於概括地看待難題,亦更易激化不必要的爭辯。

(還記數年前極少人主動問及軌道上的人,後來,因為Trolley Problem Memes facebook專頁才改變了人們看法)。

難怪,當大衛.艾德蒙茲(David Edmonds)跟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談及電車難題時,辛格擔心人們困在這些問題之中,「哲學(或許)淪落到解答棋謎的地步⋯⋯但是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philosophy … to the level of solving the chess puzzle…..there are things that are more important.”)

我們都知道,電車難題紅遍全球的其中一個推動力,是麥可.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在網絡公開課,藉此延伸探討「義務論」(Deontology)、「效益主義」的差異,主要是出於教育、講學需要,無意設定框架規限人們必須二擇其一思考問題,並非要人們選取某套鐵定確當的理論,然後「徹底劃一」套用在「所有情境」之上;然而,放諸現實世界,有些人難免陷入二分、對立的思想困惑之中。

Slide62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實質上,不管是談虛擬抑或真實個案,強調身處「什麼情境」對討論道德議題十分重要,尤其電車難題已預設在極端、危急情況,而針對「道德困境」作出合符人性與理性的抉擇,最適切判斷對錯的道德原則,應聚焦在「雙重效果論/雙重效應」(Doctrine of Double effect)的幾項重要原則:

  1. 雖然行動帶來惡果是可以預見的,但當事人意圖達成善意而非惡意;
  2. 在達成善意之同時,沒有其他行為可避免惡果的出現
  3. (判斷)行動帶來善果至少需與惡果相當。

簡言之,「雙重效果論」的重大要點,就是看一個人在特定情境之下(如道德困境,預視有不好的結果出現),要確認他抉擇行為的「意圖」,是否沒有其他更好的做法,同時預期抉擇能促成較好的結果,從而判斷箇中的對錯得失;而比較兩重設問的道德思考,轉轍器難題不涉及謀殺,在該情境之中轉軌是道德上可接受的做法(可參閱茱蒂斯.湯姆森(Judith Jarvis Thomson)在〈The Trolley Problem〉的分析)。

先充分了解,有助減少妄下判斷
Slide29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總之,面對複雜與充滿變數的現實世界,先了解「特定情境」,再去判斷怎樣的原則有助我們批判事理,這是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式。

一如哲學家雨果.亞當.貝鐸(Hugo Adam Bedau)在著作《道德抉擇的艱難》(Making Mortal Choices)中,透過析述三個重要案例,為決疑論(casuistry)平反:

「近三百多年來,決疑論一直背負著惡名,在批評者眼中它顯然是一套憤世嫉俗且詭辯的策略,目的就是要讓人能夠為所欲為。⋯⋯我曾經也這麼以為,但是現在我所瞭解的並非如此。

⋯⋯『決疑論』這個詞源於拉丁文casus,意思是『案件』,主要用於指稱研究涉及一種以上(也或許沒有)已知道德原則的『良心案』(cases of conscience)。

更概略地說,決疑論是採取『個案研究法』,將道德思考運用在道德行為人(moral agent)需要做出決策與行動的問題上。顧名思義,決疑論者就是善於運用這種思考方法的人。」

photo_2018-07-25_13-33-29
Photo Credit: 照片由作者提供

貝鐸所說的思考方法,也可以說同時具備「情境的理解力」:透徹掌握一個情境進行理性抉擇;所謂「按情況而定」,對於法律界人士簡直如常識一般,人們藉由法庭逐一審理案件,謹慎檢視證據、傳召證人,這是文明制度的重大價值所在。(待續⋯⋯)

延伸閱讀:

  1. 法學教授提出聞名奇案:被困山洞為免餓死,隨機吃掉一人可以嗎?
  2. 「是你見死不救」(上)——極端情境下食人、殺嬰未必有錯?
  3. 「是你見死不救」(下)——極端情境下食人、殺嬰未必有錯?
  4. 是誰殘忍?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參考了著名的「電車難題」
  5. 惡搞「電車難題」facebook專頁火速走紅:一個玩爛後的啟示
  6. 惹火的道德心理學(上)︰科學可以研究道德?
  7. 惹火的道德心理學(下)︰你未夠善良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