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外交遊戲》:「朋友啊,已經沒時間了啊」,這句話的真義是?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朋友啊,已經沒時間了啊」,這句話的真義是?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出的唯一結論是,北韓的政府高層們硬是將美國人叫來北韓、照個相,然後讓北韓人民看看這些照片,目的只是為了讓自己感覺良好而已。

文:牧野愛博

「朋友啊,已經沒時間了啊」

2008年11月4日,民主黨參議員歐巴馬(Barack Obama)確定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距離上次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Korbel Albright)為了推動美朝關係正常化,所進行的北韓訪問,已經過了八年的歲月。

和民主黨同調的美國外交官和專家們,都相當期待美朝之間能夠重新開啟對話。其中還包括了因為對小布希政府感到失望,於2007年離開國務院的前亞太副助卿李維亞。李維亞曾是柯林頓執政時期,根據北韓—美國核框架協議,要在平壤設置美國聯絡辦公室的第一任代表人選。當時李維亞正在首爾一邊學習韓語,一邊為了物色辦公室的地點,奔走於南北韓之間,他也是在這段時期建立了自己的人脈。

李維亞在歐巴馬當選後不久,就在紐約的日本料理店和北韓的外交官們進行餐敘。他向在場的北韓外交官說明歐巴馬這個人和他的外交理念,李維亞希望在歐巴馬總統的任期之初,就開始正式推動美朝之間的對談。李維亞熱情的對他們說:「歐巴馬是第一位有能力和意願,去改善美朝關係的美國總統。」

雖然北韓外交官很認真地聆聽李維亞的談話內容,但是從他們那裡得到的回應卻相當冷淡。外交官們聽完李維亞的話,最後說出的結論是:「朋友啊,已經沒時間了啊。」

這句話的真義到底是什麼呢?

在歐巴馬當選總統後的前一個月,即2008年10月4日,朝中社才報導了金正日總書記在金日成綜合大學創立62週年的慶祝活動上,觀看了該大學和平壤鐵道大學的足球賽。這是自金正日因病倒下之後,隔了51天再次出現在媒體上的消息。

金正日雖然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但聽說他每天醒來後,在面對自己行動不便的身體時,心情還是會受到影響。金正日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為止,還是念念不忘要改善美朝之間的關係,從接下來會提到的「閏日協定」(Leap Day Agreement)前後發生的事情中,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金正日所剩的時間實在不多,我在之前提過,金正日是一名嚴重的糖尿病患者,除此之外還飽受高血壓和肝功能障礙等多種疾病所苦,只要再腦中風一次,恐怕就再也起不來了。雖然改善美朝關係很重要,但如果不決定好繼承人的話,當自己過世之後北韓的國家體制也可能隨之崩壞。

雖然金正日屬意的人選是三男金正恩,但是金正恩卻沒有任何上得了檯面的成績,因為金正恩是金正日和沒有獲得金日成認可的高英姬所生的孩子,所以他的成長過程,並不被北韓一般市民所知。金正恩雖然有留學瑞士的經驗,但是和從南山高中畢業,進入金日成綜合大學就讀,在校園中擁有許多朋友的父親相比,他沒有能夠稱為心腹的部下。所以金正恩必須趕緊拿出點成績,來鞏固自己繼承人的地位。可是在北韓國內,能夠累積的成果也只有金正日所推行的「軍事強國」而已。2009年11月北韓推行貨幣改革,然而這讓無法使用舊貨幣的民眾心生不滿,進而引發暴動,使改革受阻。

作為補救方式,金正恩和當時的偵查總局局長金英哲攜手,想在軍事上創造出點成績。做為處女秀的就是北韓於2009年5月進行的第二次核試爆。

李維亞從北韓外交官們口中聽到的「沒時間了」,背後所暗示的就是金正日突然因病倒下後北韓情勢的急遽改變。

AP_090804014299
AP Photo / KCNA
找前總統柯林頓去北韓做什麼?

不久之後美國也知道了金正日倒下的事。從2009年起,金正恩的名字逐漸在北韓以外,以「青年大將」、「新星將軍」等譬喻的方式讓世人知道他的存在,同時也讓人感受到北韓正處於培養接班人的態勢。不過當時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會對北韓的外交政策帶來什麼影響。

可想而知,歐巴馬政府對北韓進行第二次核試爆感到相當憤怒,而且失望。

然而比歐巴馬還要失望的,當屬那些在國務院裡暗中運作朝鮮半島局勢的外交官們,他們對「所有事情都要重新來過」感到相當生氣,因為建立起來的信賴關係一旦遭到破壞,只能從基礎再重新打起,需要花費的時間難以估計。

但美朝之間也不是全然沒有互動的機會。2009年8月,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問北韓,並和金正日總書記進行了面談。北韓在2008年3月時拘留了兩位美國「實況電視台」(Current TV)的女性記者。美方希望北韓能夠釋放這兩位記者,北韓則提出希望美國派出高官訪朝,而且獲得了美方的回應。柯林頓成為美國政府屬意的人選,然而歐巴馬政府很討厭這種用高官訪朝來換取對話機會的方式。這場「柯金會」的過程相當有意思。

由於歐巴馬政府擔心這次訪問北韓,金正日會向柯林頓提出奇怪的政治要求,所以決定派出具有實務經驗的前國務院朝鮮半島事務辦公室主任史特勞柏擔任顧問,隨柯林頓一同前往。

史特勞柏回憶,他們一行於8月4日抵達平壤,然後就在當天和金正日進行會談和晚宴。

史特勞柏等人被要求在下午5:00之前站在百花園迎賓館的入口處,因為不久之後金正日就會到達現場。雖然金正日的腳在移動上看不出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但他其中一隻手是僵直的。會談過程中,金正日雖將兩手都放在桌上,但有時能動作的只有其中一隻而已。

會談時間不到一小時,柯林頓和金正日透過口譯來交談。談話內容其中30分鐘是客套話,剩下的時間金正日也沒有提及任何具體的政治方案。因為柯林頓有來自白宮方面的指示,他也不可能主動提出任何建議。會談結束後經過短暫休息,晚宴就開始了。北韓方面有崔泰福、金己男和金桂寬等八位高官出席。

在晚宴中,金正日依然沒有就美朝關係做出任何具體的談話,不過他倒是說了三次「總統先生,今晚我手上有三張阿里郎的演出門票,一張是我的,一張是我的女人的,還有一張是為柯林頓你準備的」。雖然受邀,不過柯林頓等人加以婉拒。

史特勞柏在會談和晚宴的過程中一直在思考一件事。

「為什麼北韓要舉行這次這麼沒有意義的活動,難道就只是為了把柯林頓帶來北韓而已嗎?」史特勞柏說:「我想出的唯一結論是,北韓的政府高層們硬是將美國人叫來北韓、照個相,然後讓北韓人民看看這些照片,目的只是為了讓自己感覺良好而已。」這個時候北韓已經開始為金正恩的繼承鋪路了,或許金正日也沒有打算改變時局的想法了。

為了讓接班工作順利進行,沒有什麼比穩定內外的局勢更重要的事情了。金正日肯定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和美國發生爭端,因此要避開那些不安定的因素。

北韓和美國在非核化議題上還是在進行交涉。金桂寬第一外務次官和美國北韓政策特別代表博斯沃思(Stephen Bosworth),分別在2011年7月於紐約,10月於日內瓦,進行了兩次會談。北韓於前一年的11月向海克爾博士公開了濃縮鈾的設施,雖然實際上對外承認了正在提煉濃縮鈾的事,但也解釋「這些低濃縮鈾都是為了解決國內電力不足所興建的輕水反應爐的燃料。」美方除了暗示將在糧食方面援助北韓外,也要求北韓凍結核武和飛彈的開發。2011年12月雙方對最終協議在原則上達成了共識。

不過在12月17日金正日離開人世後,最終協議只能被迫延期。2012年2月29日,北韓和美國締結「閏日協定」,北韓在協定中答應「暫時停止核試爆、提煉濃縮鈾、試射長程彈道飛彈」。但是到3月16日,北韓公布「將發射帶有衛星的火箭」,讓協定成了一張廢紙。

或許金正恩對父親留給他的這項「遺產」中,沒有感受到任何必要性。我在前面提過,2013年金正恩打出核武開發和經濟改革同時進行的「並進路線」,做為自己的治國方針。與此同時也向身邊的人下達「在二至三年之內,一定要開發出搭載核彈頭、可以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的指示。

自那以後,北韓從此不再對國際社會以糧食支援等來換取中止核武及彈道飛彈開發的事做出任何妥協。

相關書摘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金正恩的阿基里斯腱,來自於過於幸福的成長環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你不知的北韓核武真相》,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牧野愛博
譯者:林巍翰

東北亞國家因有這樣的鄰居,令人宛如芒刺在背。而局勢瞬息萬變,波譎雲詭,難以預測——

  • 韓國——處於長年備戰狀態,但文在寅在美國和北韓之間扮演的新角色,會換來半島和平嗎?
  • 日本——是最早投入與北韓接觸的國家,但現在北韓已經不理會日本,日本可能淪為被予取予求的勒索對象嗎?
  • 中國——北韓的鐵桿老大哥,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中朝會是聯手制衡美國?還是說中美正在步入金正恩設計的詭局而不自知呢?
  • 台灣——歷史已經證明,無論是日清戰爭(1895),還是韓戰(1950),朝鮮半島的政局向來左右台海,這次會發生例外嗎?

朝鮮半島局勢瞬息萬變,作為關鍵人物的金氏王朝第三代當家,金正恩的行動至今依然令人難以捉摸,他的真面目究竟為何?出人意料地主動釋出善意,東北亞的局勢發展頓時使人摸不著頭腦。金正恩熟練地掌握著這場核武外交遊戲,他答應廢除核武這個政權的保命符的背後,究竟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祕密?心裡面打的又是什麼主意?

採訪南北韓事務多年,資深的北韓通,日本朝日新聞駐首爾支局長牧野愛博根據自己多年的觀察與採訪經驗,寫出最深入和最透徹的北韓核武發展過程與歷史,也讓我們看透金正恩領導的勞動黨未來動向。川金會後,對朝鮮半島局勢感到樂觀的讀者而言,讀到這些不為人知的第一手資料後,或許對金正恩的廢核及半島的和平產生不一樣的看法。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
Photo Credit: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