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界的iPhone︰在美國年輕人之間迅速流行的Juul

電子煙界的iPhone︰在美國年輕人之間迅速流行的Juul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雖然吸傳統捲煙的中學生人數續年下跌,但使用電子煙的人數逐年增長,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面世三年、市場佔有率已過半的Juul。

2015年,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報告指單在2013至2014年間,中學生使用電子煙的數量急升,由4.5%增至13.4%,並首次超越了傳統捲煙(後者由12.7%降至9.2%)。而近年最紅的電子煙品牌是來自三藩市的Juul Labs——它甚至紅得成為名詞「Juuling」,亦被稱為「電子煙界的iPhone」。電子煙市場中,Juul的佔有率迅速上升,現時已超過一半。

史丹福大學產品設計碩士畢業的保雲(Adam Bowen)及望斯士(James Monsees)均有多年消費產品設計的經驗,兩人在2007年創辦了Ploom,後來改名為PAX Labs,並於2015年推出了電子煙產品Juul,去年Juul分拆出來成為獨立公司Juul Labs。

無處不在的Juul

《Vox》記者貝樂斯(Julia Belluz)曾訪問美國高中生史都華(Elijah Stewart)使用Juul並上癮的經歷︰史都華三年前首次聽到Juul的名字,當他開始嘗試使用時,本身已間中會抽煙,但很快發現自己已經上癮,無法擺脫Juul。

現時正在大學讀工程的史都華希望戒掉Juul,但認為這不容易,因為Juul幾乎無處不在︰「如果你去任何派對或社交活動,那兒肯定會有Juul」。

Juul的裝置看起來像USB隨身硬碟,比其他電子煙產品輕巧,方便攜帶,裝上含有尼古丁鹽及多種味道的煙彈就可使用,亦可透過USB充電。

AP_18156667761277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跟其他電子煙產品相比,Juul(正中間的長方條狀裝置)體積明顯小得多。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氏的大學生David表示,Juul跟舊有的電子煙產品完全不同,非常輕巧便攜,容易充電及更換煙彈,不太需要維修保養。但他認為,Juul最吸引之處在於它非常低調︰「你基本上能夠在任何地方用Juul而不會引來太大注意。」史都華則表示︰「如果他們只有平淡的味道,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會Juul。」

《紐約時報》訪問的高中生也提到,Juul的外表、味道吸引他們,其中一人甚至盛讚它是「最酷的東西,幾乎像來自未來」。

尼古丁問題

除了外觀,Juul跟市場上其他電子煙產品的一大分別在於其尼古丁含量。Juul宣稱每個煙彈含有一盒煙份量的尼古丁,但有專家指難以準確比較,因為傳統捲煙的尼古丁在點燃產生的煙釋放出來,但並非所有煙都被吸入,也有部分留在濾嘴中。此外,Juul產品的尼古丁含量亦為歐盟容許水平的三倍,因此無法出售。

Juul是刻意增加產品中的尼古丁含量,其創辦人認為對煙民而言,市場上的電子煙在吸入時無法跟傳統捲煙相比,為減少這個差距,Juul的煙油含有尼古丁鹽(nicotine salt),使身體吸收尼古丁的速度跟傳統捲煙相近——後者的尼古丁來源則為游離尼古丁(freebase nicotine)。

lrphotos114651
Photo Credit: Richard B. Levine / Newscom / 達志影像
從Juul的產品包裝可見,最頂寫有「給成人煙民的替代品」(The alternative for adult smokers)。

然而曾在FDA負責研究煙草產品的亞斯里(David Liddell Ashley)表示,尼古丁鹽跟傳統捲煙中的游離尼古丁的分別在於,前者進入肺部時不會像點燃煙草所產生的煙一樣引起不舒服感覺。電子煙所產生的霧氣亦不像傳統捲煙點燃時難聞,甚至能加入各種氣味。

亞斯里指出,第一次接觸傳統煙草產品時,人們通常會不小心嗆到而咳嗽,使用Juul這類產品的話就不會如此,卻同時獲得相同的尼古丁效應。他最關注的是,這會令人更容易開始使用電子煙產品。史都華亦表示,他發現Juul更容易令人上癮。

「這裏面有尼古丁嗎?」

《Vox》亦訪問了佛蒙特州一所高中的助理校長簡尼(Meg Kenny),擁有20年教育經驗的她表示,校內的學生在洗手間內、課堂甚至校巴上使用Juul,由於違反校規,學生會把裝置藏在內衣。

簡尼表示,學生並不知道Juul背後的原理以及尼古丁含量、如何吸入等問題,她認為這是學校有責任跟學生和家庭合作讓他們知道。她舉例指出,學校曾跟家長開會講述Juul的問題,有家長並不知道產品內有甚麼,甚至有人說︰「這裏面真的有尼古丁嗎?我的孩子告訴我那是有味道的油。」

AP_18117734765141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紐約時報》其中一位受訪者提到,由於Juul實在太普遍,不少人會裝飾自己的Juul以作區別,避免裝置被盜。

《英國醫學雜誌》旗下的期刊《煙草控制》(Tobacco Control)一項研究顯示,不少青少年知說Juul這個品牌,但不太清楚其產品含有尼古丁。該研究透過網絡向1012位青少年進行問卷調查,有25%回應者指認得Juul的裝置,10%人在認得並曾經使用Juul——當中八成表示過去30日曾使用Juul。

有研究人員亦嘗試從社交網站如Twitter及Instagram取得數據,研究Juul在年輕人之間如何流行。其中一項研究提到,Twitter上有圖片顯示年輕人在萬聖節期間穿成Juul的樣子,這些人的年紀看來在法定吸煙年齡以下。簡尼亦指不少老師通常捉到學生使用Juul的原因,是他們自己把照片放上社交網站。

三宗消費者訴訟

自今年4月起,Juul Labs遭最少三個消費者入稟控告,其中兩宗指控Juul欺騙性地把產品包裝成安全,即使實際上其尼古丁劑量比傳統捲煙高。

首宗案件的其中一位原告表示,她現在已經尼古丁上癮,每星期需要吸數個煙彈(pods,含有電子煙油用作替換的產品)。另一位原告指他購買Juul是為了戒煙,但Juul的高劑量尼古丁鹽加劇了他的尼古丁上癮情況,也令他使用更多尼古丁。

第二宗案件的原告同樣表示,他購買Juul是為了戒煙,但15歲起開始吸煙的他指Juul令他上癮的情況惡化,在數星期內,他由原本多數在周末吸煙變為每天吸煙。

AP_18117734898514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最新一宗案件則在紐約的聯邦地區法院,原訴人為15歲當事人D.P.的母親,她指Juul的產品尼古丁含量高於實際需要,以滿足成年煙民,而D.P.變得「對尼古丁重度上癮」,使他變得焦慮、易受刺激和憤怒。

原訴人提到D.P.在進高中後開始使用Juul——因為Juul在該校非常流行,包括在校巴、廁所、校園外甚至課室內。他的父母把他轉校,但Juul在另一所高中同樣流行。即使採用極端防止揩施——例如移除他房間的門鎖、要求學校不能讓他單獨上廁所,甚至定期進行尿液測試——仍無法阻止D.P.使用Juul。

FDA︰不應向青少年宣傳

三位原告均引用Juul早期的宣傳、該公司關於傳送尼古丁的專利、一項顯示Juul產品傳送的尼古丁水平可能比宣傳為高的研究,以及一項顯示Juul受惠於社交媒體宣傳的研究。Juul則向《Wired》表示,該公司認為三宗案件原告的說法均不成立,將會極力辯護。

因為這三宗案件,美國食物及藥品管理局(FDA)於今年5月要求Juul提交跟產品營銷、設計有關的文件,讓當局檢視其銷售、宣傳策略,以及有關產品如何吸引青少年使用。一個月後,FDA再向另外兩家電子煙製造商索取有關文件。

FDA局長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表示,有太多青少年持續試用電子煙,他認為有關產品不應以青少年作宣傳及販賣對象,他們會針對青少年使用電子煙產品採取積極措施。

現時Juul正集資12億美元,外界估計該公司價值高達150億美元。記錄顯示Juul自去年起花了24萬美元就電子煙監管議題向美國國會遊說,當《Wired》向該公司查詢有關法例的立場時未獲正面回應,有反煙倡議者認為這顯示Juul的表現跟其他煙草公司一樣。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