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綠江的「兩岸關係」:從丹東到新義州,我看見北韓改革開放的虛與實

鴨綠江的「兩岸關係」:從丹東到新義州,我看見北韓改革開放的虛與實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向來放牛吃草的年輕領隊難得湊過來聊天,聽我們談起新義州的投資環境,忍不住插嘴道:「我們搞旅遊的還好,有掙到錢,但聽過不少做邊貿的被拖欠款項甚至賴帳。」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4月20日主導朝鮮勞動黨第七屆三中全會通過「集中一切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決議,再於5月7日至8日訪問中國大連,與習近平二度會面,金正恩於會談中表示希望中國大企業能投資平壤、南埔港、新義州的「黃金坪與威化島經濟區」與清津港。受到北韓將全力發展經濟消息的刺激,中國「北韓概念股」飆漲,邊境城市丹東房價看俏。北韓官方媒體朝中社更於6月30日起連續三日報導金正恩視察新義州化妝品及紡織工廠。一時之間,改革開放似乎已是北韓的新國策。

然而,北韓的經濟發展一路走來始終跌跌撞撞,先是如今難以想像,於1960年代北韓GDP一度超越韓國,後在1980年代達到高峰便持續衰退,迄今遠遠落後韓國等東亞國家。

此時,與金正恩近來外交與「拚經濟」軌跡雷同,2000年金正日首度訪問中國,參觀北京中關村等地,同年隨後進行首次南北韓高峰會,2001年二訪中國,至上海參訪,2002年9月成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看似將仿效香港、澳門特區模式推動經濟改革,但首任特區行政長官荷蘭華僑楊斌2002年11月遭中國逮捕,新義州特區建設便悄無聲息。

加上2006年北韓試射飛彈,原先行駛於北韓元山與日本新潟,提供在日朝鮮人客貨運輸的萬景峰92號因此停航,日本更徹底斷絕與北韓貿易往來,以及隨後因核試爆引發的國際經濟制裁,都讓北韓經濟更陷困頓。

而為求生存北韓唯有仰賴中國。中國與北韓的貿易量遠遠超過其他國家,紡織品、電子產品與石油等皆從中國進口,中國更是北韓原油供應的最大支柱,佔進口總量的80%。北韓出口則以礦產品與紡織品為主,中國透過東北的大米與北韓的木材及礦產進行交換,此間還不包含猖獗的走私貿易。此外,中國還對北韓進行糧食、化肥、石油為主的無償援助。

因此很弔詭的是,國際經濟制裁下,北韓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不斷攀高,但若解除制裁,北韓同樣大力冀求中國投資,顯見中國邊境貿易對北韓的巨大影響力,而其中高達70%的貿易量便是透過中國遼寧丹東口岸進入北韓。

為了一探究竟,我抵達丹東這座中國最大邊境城市,並穿越鴨綠江一訪對岸之北韓國土新義州。

中朝邊境一步跨(對面即是北韓)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丹東「中朝邊境一步跨」

為求便利,我直接報名丹東一日遊,早晨便於鴨綠江畔集合,這條原本僅出現於地理課本的知名界河流淌眼前,感覺頗不真實。鴨綠江江面廣闊,江水碧綠,河濱步道寬敞宜人,許多居民晨間運動。鴨綠江兩岸雖僅一河之隔,但丹東岸高樓大廈迭起,新義州岸則僅是低矮樓房,甚至一片光禿禿,很難不生比較之心。

雖說是丹東推出的行程,但主打的仍是鴨綠江「兩岸」,首站便為「中朝邊境一步跨」,該處是因鴨綠江河道淤積,使對岸北韓領土近在咫尺的景點,還可藉由岸邊望遠鏡窺探新義州的綠草原野。

隨後為一日遊的重點行程:鴨綠江遊船。因中國與北韓交好,登上鴨綠江遊船便能無視兩國江中之劃界,只要遵行不登岸即不越界之默契,即可自由地於鴨綠江穿梭。遊船緩緩繞行巡遊,鴨綠江畔的新義州只有青山綠水,一派鄉村恬適風情,與媒體中北韓凶險的形象截然不同。景緻變換不大,植被卻顯得有些斑駁單薄,還可見幾棟磚瓦民居,以及北韓軍人巡行河岸、小孩於江中嬉戲等景象。但即便是駛近北韓清水工業區,雖也有煙囪運作,白煙嬝嬝,卻無貨車絡繹不絕。捨船登上一座河口斷橋就近眺望,北韓方也是相當靜謐,感受不到絲毫的邊疆肅殺氣息。

結束返回市區,趁著月色皎潔,當然不容錯過地標「鴨綠江斷橋」,鴨綠江斷橋是鴨綠江首座鐵路大橋,1909年日本殖民時期建造,在韓戰時被美軍炸毀,卻保留接連丹東的半段斷橋供遊覽。登橋來到江心,我再對北韓一窺虛實,夜色低沉,華燈初上,但新義州燈光黯淡迷濛,看似已沉沉睡去,回望丹東,卻是燈火輝煌,顯得生氣盎然。

新義州市中心廣場
新義州市中心廣場|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北韓門面卻人跡稀少的新義州

結束丹東行,期待已久的北韓旅遊於隔日正式展開,一早搭乘跨國巴士駛過中朝友誼橋橫越鴨綠江,轉瞬便踏上北韓。入境邊檢在一小屋進行,有金屬探測器且每人行李都要翻開檢查,的確是比較嚴格,安檢後再收走上貼大頭照,僅薄薄藍紙的北韓簽證放行,續搭巴士進入新義州市區。

新義州的行程不外乎金日成同志革命史蹟館及幼兒園參觀,另含一頓午餐。首站不可免俗地先至革命史蹟館外瞻仰與獻花年輕高大的金日成銅像。革命史蹟館內容則以介紹金日成及金正日親臨新義州現場指導的史料及歌功頌德為主。迅速導覽完竣至毗鄰的市中心廣場溜達,只見道路自廣場放射而出,整個新義州地勢平坦,舉目千里,遼闊無比,猶如無邊無際一般。廣場旁便是新義州火車站,一同佔據著新義州重要地位。

而新義州雖是北韓邊貿重鎮,但轎車稀少,多見自行車,僅火車站周邊人潮較多,其他處人煙也是三三兩兩,不過身為北韓的窗口,街道還是平坦素雅、整齊乾淨。用餐飯店內還附設紀念品商店,除傳統朝鮮民俗玩偶與大幅刺繡外、尚有一整排政治宣傳書籍可供揀選。胸前配戴金日成徽章的女店員雖然不諳中文,卻盡力地比手畫腳與我們溝通,即使團友叨擾許久,捧場不多,仍不慍不火,親切態度讓我記憶深刻。初至北韓,新義州留給我相當不錯的第一印象。

用過午飯團友們繼續閒話家常,由於北韓團有兩位導遊壓陣,中國領隊輕鬆很多,向來放牛吃草的年輕領隊難得湊過來聊天,聽我們談起新義州的投資環境,忍不住插嘴道:

「跟朝鮮做生意還是很有風險的。」

「怎麼說呢?」團友紛紛感興趣地詢問。

「我們搞旅遊的還好,有掙到錢,但聽過不少做邊貿的被拖欠款項甚至賴帳。」

「朝鮮又沒法自由行,真要找人都不知去哪找。」

「不過存夠錢我也想試試,門檻低,朝鮮需要的東西還多著呢!」

寥寥幾語卻也帶出投資北韓的風險與機會,以及北韓經濟發展的潛力。

北韓清水工業區
北韓清水工業區|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人治的北韓,思想箝制遠勝中國改革開放前夕

從制度面來看,北韓遠不夠透明穩定,人治色彩過濃,北韓2011年6月將位於鴨綠江中的新義州兩座島嶼設立「黃金坪與威化島經濟區」,並租借給中國50年。但2013年金正恩處決號稱親中派的姑丈張成澤,政治鬥爭下使新義州開發蒙上陰影,即便2014年新義州特區部分地域轉型為「新義州國際經濟區」,基礎建設迄今仍是有待加強。

再者,「先軍政治」仍有極大影響力,國防重工業的原物料交換優先,民生輕工業便遭到排擠,且聯合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亦未鬆綁,不確定性仍高。

執行面上,雖然金正恩已默許黑市般的市場經濟存在,北韓內部特權階級也憑藉邊貿累積財富,但2009年的貨幣改革其實是對市場經濟的重要打擊,顯示金氏政權對中產階級興起的戒慎恐懼,特別是擔憂金氏「白頭山血統」的神話因開放難以為繼而危及政權,北韓此時對思想的箝制其實遠勝中國改革開放前夕。

北韓改革開放可能勢不可擋,只是廣度與深度都考驗金正恩的貫徹決心,不過北韓畢竟仍有高素質的人力及豐富礦產等資源,即便前路坎坷,但事在人為,就讓我們對北韓的經濟發展拭目以待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