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綠江的「兩岸關係」:從丹東到新義州,我看見北韓改革開放的虛與實

鴨綠江的「兩岸關係」:從丹東到新義州,我看見北韓改革開放的虛與實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向來放牛吃草的年輕領隊難得湊過來聊天,聽我們談起新義州的投資環境,忍不住插嘴道:「我們搞旅遊的還好,有掙到錢,但聽過不少做邊貿的被拖欠款項甚至賴帳。」

「跟朝鮮做生意還是很有風險的。」

「怎麼說呢?」團友紛紛感興趣地詢問。

「我們搞旅遊的還好,有掙到錢,但聽過不少做邊貿的被拖欠款項甚至賴帳。」

「朝鮮又沒法自由行,真要找人都不知去哪找。」

「不過存夠錢我也想試試,門檻低,朝鮮需要的東西還多著呢!」

寥寥幾語卻也帶出投資北韓的風險與機會,以及北韓經濟發展的潛力。

北韓清水工業區
北韓清水工業區|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人治的北韓,思想箝制遠勝中國改革開放前夕

從制度面來看,北韓遠不夠透明穩定,人治色彩過濃,北韓2011年6月將位於鴨綠江中的新義州兩座島嶼設立「黃金坪與威化島經濟區」,並租借給中國50年。但2013年金正恩處決號稱親中派的姑丈張成澤,政治鬥爭下使新義州開發蒙上陰影,即便2014年新義州特區部分地域轉型為「新義州國際經濟區」,基礎建設迄今仍是有待加強。

再者,「先軍政治」仍有極大影響力,國防重工業的原物料交換優先,民生輕工業便遭到排擠,且聯合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亦未鬆綁,不確定性仍高。

執行面上,雖然金正恩已默許黑市般的市場經濟存在,北韓內部特權階級也憑藉邊貿累積財富,但2009年的貨幣改革其實是對市場經濟的重要打擊,顯示金氏政權對中產階級興起的戒慎恐懼,特別是擔憂金氏「白頭山血統」的神話因開放難以為繼而危及政權,北韓此時對思想的箝制其實遠勝中國改革開放前夕。

北韓改革開放可能勢不可擋,只是廣度與深度都考驗金正恩的貫徹決心,不過北韓畢竟仍有高素質的人力及豐富礦產等資源,即便前路坎坷,但事在人為,就讓我們對北韓的經濟發展拭目以待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