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 為什麼這11個縣市長參選人選舉經費超標也不違法?

【圖表】 為什麼這11個縣市長參選人選舉經費超標也不違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次聽到參選人的選舉經費,都是以數千萬甚至數億,似乎選舉一定燒錢宣傳與造勢。也常有人提出要節約的選舉,但在對手燒錢宣傳,民調落後時,也只能屈服跟著燒錢宣傳。其實我們的法律有規定,參選金額的上限,但卻缺乏嚇阻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越來越接近年底九合一選舉的時間,有意願的參選人也都開始各種活動與宣傳,而這些宣傳都需要費用。這些費用可能是由自己的財產支付,或是藉由政治獻金收入。

預計要參選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先前已經為了參選經費,而將自己的房產抵押,貸款兩千萬作為選舉經費。

接著他在7月25日,也公布網站,用群眾募資的方式,募集選舉經費。在一天之內便已經超過原本預計的1310萬元,最終未加入超商、ATM付款部分,也已募得3749萬8105元。

這樣來看,柯文哲目前至少已經有5749萬8105元的經費。這跟今年台北市長選舉所規定,候選人「競選經費最高金額」8747萬5000元,只差了約3000萬。

這個最高金額是依據選罷法規定,各種公職人員選舉,參選人的經費都有最高金額規定,在公告選舉時,一起發佈。

選罷法第41條有規定最高金額的計算方式,直轄市長、縣(市)長選舉,用各選舉區人口總數百分之70,乘以20元,再加上一個固定的金額,就是最高金額。直轄市長、縣(市)長選舉的固定金額,分別為5,000萬元及3,000萬元。

直轄市最高金額計算方式:
各選舉區人口總數 X 70% X 20元 + 5,000萬元

非直轄縣市最高金額計算方式:
各選舉區人口總數 X 70% X 20元 + 3,000萬元

中選會已經在七月初,公布2018年各縣市的最高金額,如下圖。因為是利用各縣市人口數做加權計算,所以各縣市選舉的最高金額不一樣。

2018最高經費規定

各縣市中新北市因為人口較多,而且是直轄市,所以金額最高。六都也因為固定金額較高,所以較其他縣市更多。

然而,到底有多少參選人的經費支出,符合這個最高金額限制呢?我們可以利用陽光法案網所公布,2014年各縣市長參選人的參選支出費用當作參考,與上一屆2014年選舉的最高金額限制比較。

比較結果顯示,共有11位參選人的選舉經費支出總額,超過最高金額限制。這11位參選人,分別是參選台北市(柯文哲與連勝文)、台中市(林佳龍與胡志強)、新竹縣(邱鏡淳)、苗栗縣(徐耀昌)、彰化縣(林滄敏)、嘉義縣(翁重鈞)、南投縣(林明溱)、雲林縣(張麗善)、屏東縣(簡太郎)。

2014支出超過最高經費規定

其中5位當選為當屆的縣市長,分別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台中市長林佳龍、新竹縣長邱鏡淳、苗栗縣長徐耀昌、南投縣長林明溱。

不過,這幾位參選者都沒有因為選舉支出超過規定而受到任何處罰,因為選罷法的這條規定,沒有處罰超過者的規範。

但其實在選罷法早期立法時,針對超過最高經費者,是有罰則的規範。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各級選舉最高競選經費與計算方式的條款,最早是在1983年時新增,新增的理由是「提倡節約,端正選舉風氣,並開公平參與競選之門」,當時稱為「最高限額」,放在第45-1條。

也同時在95-1條中規定罰則,超過者要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在1991年時,罰則又調整為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之罰鍰。

但在2007年《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全文修正時,這個罰則條款被刪除了。

為什麼被刪除掉呢?依據當時議案關係文書中的修法理由,是因為第41條「最高限額」修改為「最高金額」,所以競選經費支出超過者,不予處罰。

為什麼「最高限額」要修改為「最高金額」呢?根據同一份文件內記載,是參照當時的《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38條而修改,裡面使用的名稱是「最高金額」。

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在1995年立法時,就已有這個條文,當時就已經使用「最高金額」,而制定這個條文的理由,是參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45-1條。

但,1995年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仍是稱為「最高限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參照過來變成「最高金額」,而到了2007年,《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回頭參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把「最高限額」修改為「最高金額」。

修法過程

198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新增45-1條限制競選支出經費,當時稱為「最高限額」。同時也新增經費超過者的罰則(第95-1條)。
199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調整經費超過者的罰款金額(第95-1條)。
1994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調整最高限額的計算方式(第45-1條)。
1995 ►《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立法,參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制定限制競選支出經費條款,但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不同,稱為「最高金額」。
2007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全文修正,參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把「最高限額」改為「最高金額」。也因為這樣的更改,所以競選經費支出超過者,不予處罰,而把95-1條的罰則條款移除。

而近幾年也有立委提案,要將規範最高競選經費的第41條刪除。理由是認為實務上,很難不超過最高經費限制,所以這個條款可能反而會造成參選人不實申報經費支出。

回頭來看,當初這條法律的用意,在「提倡節約」跟「開公平參與競選之門」。

從中選會2014年直轄市長參選人的資料來看,宣傳支出是大多數參選者經費支出最多的部分,其次是集會支出或人事支出。

2014直轄市長選舉經費支出比例

所以,關於提倡節約這部分,或許不是加個經費最高限制與罰則就好,畢竟有心人依然能用作帳,或是非金錢捐贈的方式規避。實務上,還是在於如何改變花大錢宣傳造勢的選舉風氣,才是治本之道。

而開公平參與競選之門這部分,更需要討論的應該是選舉保證金這個限制。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中選會陽光法案網立法院法律系統

核稿編輯: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If L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