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不是邪惡魔頭,他只是從未跟人民一起生活過

馬英九不是邪惡魔頭,他只是從未跟人民一起生活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馬英九類似的人,在國民黨中間層以上,數量是成千上萬,他們真的不是什麼壞人,在家會是好父母,朋友間會是好兄弟,但就於我們一般人的處事規則、人情義理來看,他們做事的標準不過是王八蛋而已。

為何這篇要談馬英九是不是壞人?因為太多妖魔化的文章充斥在網路上,從馬英九是個邪惡本質的人,到他有極高的陰謀,直逼火鳳八奇的水準,這類的神妙文章多到讓人很…

這篇筆者不打算講長篇大論,只想表明一個很重要的點,那就是這個社會中許多人之所以與我們沒有交集,並不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往往單純的只是生活經驗不同而已。所以稍微探討一下馬的真實經歷,各位讀者相信會有一些體認。

馬英九是什麼背景?一個成績普普,依靠關係加點分進了建中、上了台大的學生,這在那個年代,外省族群中有點黨政背景的,是不難找到相關辦法。馬英九程度真的不能說很差,充其量馬只是普通人的水準。

而一個在台大生中程度極其普通,受生活圈影響,長大後加入國民黨,成為積極參加救國團與各種活動的黨員。有相同經歷者在台灣大概少說也有個十萬、八萬人,但因為馬的父母黨政背景特殊,所以有辦法拿到獎學金念哈佛,也很正常的以普通成績畢業,在美國找個普通工作混下去。

如果,當年的海工會長鄭心雄,沒有找馬英九回來擔任蔣經國秘書,今天或許我們只會在報紙上,看到美國華僑法務人員馬先生的投書,或是在國民黨外圍基金會,擔任律師或顧問,偶而出現在報紙的角落中。

如果,當年李登輝政爭失敗,鄭心雄選邊失敗,今天海工會勢力會大為衰退,馬英九不會成為政治明星,恐連工作都不保。如果,當年李登輝犒賞海工會的位子,是馬英九去高雄接市長,今天轉彎的海豚可能就是這匹馬了。

一個程度頂多是普通律師的人,透過派系與情治系統的父母親安排,搶到了國民黨中堅分子的椅子,他背後定有群人在幫忙策畫,形成一個小團體後,合作在派系中逐漸向上爬。即便如此,在蔣經國與李登輝執政之時,馬英九不過只是傀儡人物,完全沒辦法掌握實權,就算擔任法務部長,其人形立牌的宣傳功能居多。

若非陳水扁擊敗了台北市的國民黨接班梯隊,若非台北市民喜歡這種被刻意培養的奶油小生,李登輝也不會妥協讓馬英九去參選,勝選後進而獲得中生代接班候補地位。這種依靠政治鬥爭起家,從無地方執政歷練者,蔣經國與李登輝這種老江湖,怎可能期望他是一個優秀的地方官?

但事情就這麼巧發生了,能力平庸且無執政實績者,依靠父母與派系的培養,從小到大學會的就只有看風向跟選邊站,朋友都是在這種鬥爭環境下長大的好手,除了政治鬥爭外什麼都不會的人,竟然佔到了權力大門的起跑點上。

而也就真的運氣這麼好,2000年連戰敗選,馬英九跳出來逼宮,白曉燕案後不逼,偏偏挑在李登輝受到最大挫敗時,聯合外人一起逼,還真給他逼成功了。要是李登輝臉皮跟馬英九一樣厚,直接修改黨章當終身黨主席不就結了?這在李權傾天下時有何困難,但李就是沒有這樣做。

這些因人設事的做法,馬英九都做了,做得比誰都徹底,執政無能是因為他不知道什麼叫做政治,不負責任是因為奶油小生的責任就是當招牌,唯一能力點滿的叫做權力鬥爭。他無能解決國內民生問題,是因為他的生活經驗中沒有民眾,他在親友壟斷各種特權時未置一詞,當這是不值得提的小事。

這是他邪惡的本質?錯了,是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有多嚴重,這種從小到大都活在組織與派系爭鬥的人,從未跟人民生活在一起過,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民眾不過是統計數字,用來當作自己攀附權力的墊腳石而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筆者並非要替馬開脫責任,一個都要卸任的老頭還不醒悟,執著在權力的迷惘中跳脫不出,這是他背景造成的悲劇,也是國民黨組織結構的宿命。

觀之西方民主國家,凡是掌握大權者與其團隊,幾乎都有從基層歷練的經驗,也都有跟基層民眾接觸溝通的長年體驗。相比之下,馬英九與其派系根本都不倫不類,既無經歷更無實績,全部是看地圖下命令,用腦補做決策的自大狂。問題在於,為什麼國民黨這個組織,可以放任這種無能者爬到大位?

說到底,國民黨作為外造政黨的本質,掌權後沒有改革過黨的本身,其組織設計與黨內權力分配,是為了便於獨裁專權,而非民主制度下的分權制衡。在這種組織內爬到上層者,必然精於權力鬥爭,對國民黨的權力平衡與結構有著深入的理解。

馬英九不過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不巧的是他除了鬥爭與攬權外,其他什麼都不會。

而跟馬英九類似的人,在國民黨中間層以上,數量是成千上萬,他們真的不是什麼壞人,在家會是好父母,朋友間會是好兄弟,但就於我們一般人的處事規則、人情義理來看,他們做事的標準不過是王八蛋而已。

全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王立第二戰研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