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饋金就是轉型正義嗎?從亞泥案看小英道歉兩週年

回饋金就是轉型正義嗎?從亞泥案看小英道歉兩週年
Photo credit: 蔡英文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已要兩年,但少了獨立的調查機構,說好的轉型正義竟淪為受害者與加害者坐下來「談」,總統再裁示「依法行政」的結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alone Ishahavut(莎瓏.伊斯哈罕布德,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Mayaw Biho(馬躍.比吼,原轉小教室)

2016年8月1日,小英總統針對四百年來歷代政權對於原住民族的錯誤政策,以總統身份向原住民族道歉,承諾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宣布成立總統府原轉會,自己擔任召集人,轉眼已兩年了,進度如何呢?

部落頭頂的巨大礦坑,原轉會三分之二委員要求撤銷亞泥礦權展延

以全台21萬人連署要求撤銷的亞泥新城山礦權展延案為例,這同時也是總統府原轉會目前為止處理得比較像樣的案例。

新城山礦場位在太魯閣族人的傳統領域,原有Ayu部落的50戶族人居住。1973年,亞泥聯合秀林鄉公所偽造族人的權利拋棄同意書,取得土地使用權,整個Ayu部落被迫遷到山腳。原以為只是短暫出租土地的族人發現真相之後,抗議了三十多年,大部份第一代的地主都已去世,始終沒有機會回到原本的土地。

原本族人期盼亞泥礦權在2017年11月到期,可以行使2005年訂定的原基法21條諮商同意權,也能適用修改後的礦業法進行環評。不料經濟部趁礦業法尚未修改,在2017年3月以史上最快速度核發了亞泥20年採礦權展限,護航亞泥「免環評、免原住民知情同意」繼續開採到2037年。

過去40年間,新城山已經從海拔七百多公尺開採到兩百多公尺,整座山頭被削平再挖空成中空的碗狀,讓山下距離不到300公尺的富世村居民每天擔驚受怕,除了常聽到頭頂的爆炸巨響,下大雨時還要擔心礦坑會崩塌。

亞泥礦權展延在礦業法修法前夕高速通過,加上導演齊柏林墜機前關切新城山礦場並拍下整座山頭挖成巨大碗狀的照片,2017年6月全台有21萬人連署要求撤銷亞泥礦權展延,但經濟部的回答是「礦權展延並無違法,也不需進行環評與原住民諮商同意程序」。

2017年12月第四次總統府原轉會中,太魯閣族原轉委員帖喇.尤道提案「請撤銷『亞泥採礦權展延』案。礦業法修正草案中應明定新礦的申請、或是舊礦的展延,要納入『溯及既往』及行使原住民族的『諮商同意權』,以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辦理」,獲得原轉會29位原轉委員當中20位委員的支持,25位原住民籍原轉委員中有19位支持,比例達76%。

亞泥3
位於太魯閣口的亞泥礦場,距離山下的部落僅幾百公尺|Photo Credit: Edd Jhong 阿東魚池 Public Domain
政府與原住民各族對等協商?

有大部份的總統府原轉會委員支持一項提案,會有什麼效果呢?《總統府原轉會設置辦法》第一條:「作為政府與原住民族各族間對等協商之平台」,既然有三分之二的原轉委員、76%的原住民籍原轉委員支持這項提案,政府是否應該積極處理呢?

但是很不幸地,小英總統聽完十多位原轉委員近乎「懇求」的發言之後,竟然「裁示」說「總統再大也不能干預司法、也不能指揮立法委員,所以這個案子只能拜託經濟部、原轉委員、亞泥、族人一起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這樣的結果令人錯愕,這樣的總統府原轉會是「政府與原住民各族對等協商」嗎?還是原住民各族來向小英總統「懇請垂憐」嗎?總統府原轉會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方法就是「拜託大家坐下來談一談」嗎?

亞泥拒絕討論關鍵問題

更糟的是,亞泥三方會談的現場,亞泥代表態度強硬,對於自救會多次提出的訴求都拒絕回應,只願意討論工作小組所設定的、相較之下影響較小的「真相調查」和「居住安全」兩個議題。

其中,行政院原民會負責的「真相調查」進度嚴重落後,礦務局負責的「居住安全」只討論排水溝與防災計畫。至於自救會最關心的關鍵問題例如:接下來的開採計劃?是否提出關礦計畫?要不要做環評?要不要讓族人行使「諮商同意權」?亞泥都拒絕回應,亞泥副總經理甚至說「涉及亞泥的部分,依法亞泥該做的一定會做,其他的不予回應」。

目前的礦業法仍高度偏袒業者,原基法對原住民「諮商同意權」的保障仍有許多缺漏,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也尚未立法,如果亞泥堅持只討論現行法律規定的部分,這樣的三方會談能達到什麼樣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嗎?

回饋金就是小英的轉型正義嗎?

如果亞泥拒絕回答關於開採計劃、關礦計畫、環評和諮商同意權等問題,我們可以推想,亞泥大概會不顧族人與社會的爭議,拒絕進行環評和原住民諮商同意程序,強行繼續開採20年,只是增加一些排水設施、防災計畫,頂多再加上一筆回饋金。

排水設施和防災計畫只能稍微改善族人的生活處境,回饋金只能讓族人富裕一段很短的時間,但是錢花完就沒有了,族人還是住在天天震動的山下擔心山會垮下來,年輕人還是繼續在亞泥擔任危險又低薪的臨時工,部落還是找不到發展的機會,環境繼續遭到破壞,財團繼續賺飽飽,原本不正義的礦業政策也沒有改變。

最重要的是,族人的土地到底是如何被竊佔的?這個真相永遠不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正義也不會到來,來的只是一筆白花花的回饋金,這就是小英總統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嗎?

蔡英文_原住民_TSAI ING WEN_ABORIGINAL TAIWANESE
Photo Credit: 蔡英文
受害者與加害者「談」出來的轉型正義?

令人驚訝的是,轉型正義可以讓受害者自己坐下來跟加害者談判嗎?或者說,如果受害者需要自己去跟加害者談判,能算轉型正義嗎?這有點像是有人被黑道欺負了,原本應主持公道、追求正義的政府,要求受害者與黑道坐下來談一談,希望談出一個解決的方法,這不是殘忍又荒謬嗎?這是追求正義的方法嗎?

再試著想想,228事件與白色恐怖受害者或家屬需要自己跟加害者談判嗎?如果不需要的話,為什麼亞泥案的受害族人抗議了那麼多年,被調查過那麼多次,還需要自己坐下來跟財大氣粗的亞泥談判呢?

有調查權的獨立機關

事實上,228事件與白色恐怖都有立法,各成立一個基金會負責調查真相、賠償、回復名譽、紀念與教育推廣等工作。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也需要以相同方式立法成立有調查權的獨立機關,詳細調查真相,進行後續處理。不要再把受害者推上第一線去跟加害者面對面談判,對於已經受傷、尚未從傷痛中復原的受害者來說太殘忍,對於處於經濟、社會、法律知識弱勢的受害者來說也太不公平,形同第二次或第N次的凌遲與傷害。

道歉兩年的成績單

亞泥案證明總統府原轉會並不像小英總統所宣稱的是「政府與原住民各族對等協商」,而是各族原住民向小英總統「懇請垂憐」,最後由小英「裁示」了一個要求受害者與加害者坐下來談的荒謬三方會談。這樣的總統府原轉會,恐怕很難達到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目標,只是浪費寶貴時間而已。

如果小英真的想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就應該比照處理228事件、白色恐怖、不當黨產的方式,立法成立有調查權的獨立機構,從詳細調查真相開始,不要再欺騙原住民了,傷心的老人家能等待的時間是有限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