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二):鉅資整型與800萬學費的「出世」代價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二):鉅資整型與800萬學費的「出世」代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才招聘變成一種選美比賽,尤其是對女性求職者來說。整形手術目前在韓國非常普遍,就好比在短跑比賽中,半數的參賽者都服用類固醇,連那些不想服用的人,都覺得他們有其需要得服用。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一):日本黑色九月 vs. 韓國黑色三月

「他們似乎都在邊哭邊說著:『我已承受不起。』」——但丁《神曲》,〈煉獄篇〉第十首

韓語有一個詞為「出世」(출세),意指出人頭地。出世,大多除了用在當韓國大學生畢業、進入好的公司上班,抑或職場升官發財之際外,在韓國人求學階段,最常用到的時候,即參加「大學修學能力試驗」(대학수학능력시험,即「大學聯考」),順利考上國立首爾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 )、高麗大學(Korea Univ.)、延世大學(Yeonsen Univ.)——S.K.Y.三大名校,也會被家裡大人稱譽小孩終於要「出世」了。因為,迄今在韓國人心目中,家中小孩子能考上一所好大學,無疑就是保障畢業後,未來的出路與工作。

每個人都想要家中小孩成龍成鳳,職場一帆風順,然而,韓國「出世」之路可是相對艱辛。

「出世」之路艱苦,整型之風隨面試激烈而起

先說韓國大學生畢了業,來到了社會,所面臨的出世之路有多麼艱辛呢?根據當地2013年,針對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所做的調查——「新進員工聘用統計」資料,言明當地就業市場平均競爭率是1:28.6,即一位新鮮人應職者,要跟將近29位競爭者來競爭一個工作機會;再者,100名投履歷應職者中,只有11.5人能通過公司初步的書面資料審查與筆試,第一關合格率約為一成,最終通過第二關面試,順利進入公司的人,100人約只剩3.5名,職場就業競爭火熱。

也因此,有些新鮮人為了能順利通過各大公司的面試,耗費鉅資地跑去「整型」,整型風之盛,連寫作《韓國:撼動世界的嗆泡菜》(Korea: The Impossible Country)的作者丹尼爾・圖德(Denniel Tudor),也語重心長地針對此現象說道:「(公司)人才招聘變成一種選美比賽,尤其是對女性求職者來說。整形手術目前在韓國非常普遍,就好比在短跑比賽中,半數的參賽者都服用類固醇,連那些不想服用的人,都覺得他們有其需要得服用。」

另一方面,有的人則是花了大筆金錢,來到膾炙人口的「面試補習班」進修,學習面試服裝儀容、答題技巧;又有的人,早在畢業前夕,休學一、兩個學期,飛到國外學語言,增進自身外語能力,祈求回到韓國求職,在各大公司面試這一關,能替自己加分等。

職場競爭殘酷——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7年2月調查指出,年初2月正值韓國畢業大學生求職旺季,但15歲至24歲青少年的失業率,竟高達10.7%,為2000年以來最高失業人數紀錄。等來到4月,失業率仍是繼續往上升,來到11.2%。

整體觀看2017年的韓國就業市場,就當地統計廳2018年1月10日所公佈的「2017年雇傭動向統計資料」,指出去(2017)年就業人數為2,655.2萬人,跟與2016年相比,雖增加了31.7萬人,但是失業人口在2017年為102.8萬人,比起去年增加1.6萬人,同時,失業者人數也是統計廳自2000年開始有此統計數字以來,史上最多的一次,當年青年(統計廳以15-29歲青年作為調查對象)失業率竟高達9.9%,情況仍在持續惡化。

然而,就我看來,對韓國社會與想盡法子要解決此現況的政府高層,更為嚴峻的考驗是,短短四年不到的時間(2012-2016年),2016年有一餐沒一餐,不享有健全職場保障與保險、流竄於全國各地的約聘員工,竟然也增加近50萬人,來到644萬人關卡,若是對比當年度勞動人口數約2,500萬名人數而言,可說超過四分之一的勞動人口都是約聘制。當然,這是另外一段值得書寫的故事了。

RTS6JU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再窮也不能窮小孩,父母省吃儉用投入大量教育費

正文回到韓國人為了讓家裡小孩「出世」,可說是花費鉅大心力,動員家內所有資源,這點從花在小孩子身上的「教育費」,即見其端倪。

根據2013年韓國統計處〈全國生育能力及家庭健康實際調查〉數據顯示,保守估計,每位韓國人從呱呱落地出生到大學畢業,一個家庭平均要負擔的「養育費」,就超過了3.1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833萬元),其中「教育費」支出占了家庭總收入比重的33.1%,且光是小孩子補習的費用,也高達總教育費的58%以上。

然而韓國間差社會內,家庭月均收入未達100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7萬元)的低收入戶,投資在小孩子身上的補習費,可說少之又少,約只有6.8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830元),相對於月均收入在700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9萬元)以上的高收入戶家庭,投資在小孩子身上的補習費42.6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15萬元),可說是落後一大截,雙方差了幾乎六、七倍之多。

但窮也不能窮小孩,很多家中父母雙親省吃省用,花了大筆教育費在小孩身上,就是希望他們以後成龍成鳳,順利出世。

這也難怪,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曾在2009年11月23日演講中,對於韓國此現況,表示:「我曾在與李明博總統餐敘時,回顧韓國過去40年的驚人進展。其中,我特別對韓國教育政策感到興趣,並且請教他『韓國教育政策內,最重要課題是什麼?』我記得,當時李明博總統笑笑地回答,『對我而言,最大課題就是我的雙親一直非常注重我的教育。』在韓國,就算是經濟弱勢家庭,家長也會拼全力提供子女最好的教育環境。」

此言不假啊!

大學學費更可觀,負擔比例世界第一

然而,順利地把小孩子送上大學,家裡大人就可以鬆口氣了嗎?不!

反倒如同上面所言,家庭還得負擔小孩昂貴的大學學費——韓國的大學學費相較於台灣,可說貴上好幾倍,更麻煩的是,學費每年都在持續調漲,以韓國近十年的資料為例,2011年全國196間四年制大學,私立大學一年平均學費是768.6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1萬元)、國立大學學費為443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2.6萬元),平均為606萬韓圜,換算成新台幣約17萬元。但這十年間,不論是在首都圈或者非首都圈的公私立大學,都呈現上漲現象,尤其以非首都圈的95所私立大學,上漲2.3%最高,從2010年平均一年學費的724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0.6萬元)漲到741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1.1萬元)。

其中,2011年學費超過800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2.8萬元)的大學突破50間,超過去年2010年的34間。

事過兩年,韓國教育部於2013年4月25日,再度針對全國173所四年制的大學進行調查,首都圈的公私立學校的一年學費,平均來到759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1.6萬元),而非首都圈的公私立大學的一年學費,平均來到621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7.7萬元),雙方相差近138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4萬元)。繼之,全國共計173所大學學費平均下來,一年學費來到667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9萬元),看似學費比起兩年前便宜了近57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6萬元),但我們可不能忽略,其中作為拉高平均值——辦學不力,或是把學生當作搖錢樹的「學店」,以及少子化緣故,也在這兩年內倒了近22間大學,占全國大學總數一成比例呢。

再者,考量到地域性資源多寡與懸殊,家中大人總是想把孩子送往到首都圈首爾的大學。這也就造成,流傳在韓國年輕人一句戲話:「在地方唸國立大學,倒不如來首爾唸任何一所私立學校,都還比較有競爭力!」

當年度另外一份「大學指數」報告,數字也大同小異,指出2013年當年度,私立大學一年平均學費是735.6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0.4萬元)、國公立大學學費是410.4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1.4萬元),公私立大學平均下來,也要667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9萬元)。若是搭配當年統計廳《家庭動向調查》報告來看,2013年首爾內勞工家庭,月均所得平均是444.7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2.3萬元),換句話說,一個家庭得不吃不喝一個月,才有能力幫小孩子繳國公立大學一年學費,兩個月不吃不喝,才能供應出小孩上私立大學的學費——也因此,2012年OECD「教育指標」早就顯示出,韓國整年度GDP有將近2.6%,是用在大學教育費,比起OECD其他國家的平均值1.5%還高,同時韓國個人負擔學費的比率是1.9%,壓倒性地也成為世界第一。

真是苦不堪言的大學學費。

但社會現象不能單獨看待,結構是一環扣一環,影響是四面八方的,若是家中父母雙親,無法正常、全額地負擔小孩子上大學學費,那麼另外一途就是「學貸」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