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翻天的「見警率」爭議,不懂的是基層還是徐國勇?

吵翻天的「見警率」爭議,不懂的是基層還是徐國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來內政部與基層員警為了「見警率」爭執不休,基層引用一項研究,徐國勇則提出說有更新的,其實姑且不說新研究定義和場域的盲點,不解決編制不足的問題,徒增加見警率也只是造成無謂過勞而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阿倆(現職警察/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

對於近來的「見警率」爭議,內政部長徐國勇重砲回擊是「基層不懂」,並且主張在更晚近的研究與實驗指出,針對犯罪熱點巡邏的成效,足以打破1974年「堪薩斯市巡邏實驗」的結論。

但情況是否如此?如果重新回顧犯罪熱點預防的發展,最初的研究是出於1992年的「明尼阿波利斯犯罪熱點巡邏實驗」,我們如果仔細看看這個研究的內涵,就會發現為什麼這個研究結果似乎不一定那麼適用於國內。

績效迷思,與熱點巡邏的杆格

在《定義犯罪熱點:如何在田野調查中使用理論(Defining the "hot spots of crime": Operationalizing theoretical concepts for field research)》一文中對於這個研究有詳細的理論性說明。明尼阿波利斯犯罪熱點巡邏實驗中對於「犯罪熱點」的定義除了「頻率」,還有需要為硬犯罪(hard crime)的通報、而「熱點」的定義與劃設,是建立在所謂的公開場所(public space)。

這兩個原則說明了什麼?首先,對於所謂「硬犯罪」的定義,其實就已經明示這個策略的侷限性,亦即這個方法只針對「某個種類的案件」。所謂硬犯罪在嚴格定義上,是屬於「陌生人之間的侵害行為」(stranger-to-stranger predatory crime),而犯罪熱點則是以這類犯罪的頻率去區分。

回顧國內,我國的犯罪通報、受理是有問題的,而這是因為學者們訂出的「城市治安治理指標」的造成的迷思,對於這個指標的迷信,派出所受理案件會去大案小報,只為避免發生率太高遭檢討,甚至有所謂「案件配額」的荒謬行徑。試問,學者們過去訂出一個會影響通報誠實性的指標,現在又訂出一個需要案件誠實通報才能執行的策略,這樣是不是有點自相矛盾?而且這甚至不討論浮濫又不科學的績效制度,只會帶來的更多「假訊號雜訊」,如果不先改善當前扭曲的績效制度,最後也只是一堆假數據堆起來的成果而已。

實作上的失之毫釐,勞動量的差以千里

第二個原則,犯罪熱點的區域劃定,必須是「可視區域(visible space)」,而且是「可以看到該地區所有犯罪發生地」。這代表的意義是,犯罪熱點的初衷是「評估適合巡邏員警監視熱點的區域」,是輔助巡邏的概念,但現在警察相關犯罪熱點圖的資訊系統,分析方法是「以不知名的方式猜測有犯罪發生機率區域」,這完全背道而馳。

從犯罪熱點最初的分析精神,是「只要顧好這些點就好」,不需要每一個點都巡邏,而是找出一個巡邏中心點去看守一個區域,同時達到最精簡的巡邏與最經濟的監視;但是現行國內的犯罪熱點計算方法,卻是「每一個點都衍生出一塊犯罪熱區」,結果是巡邏範圍會因為犯罪地點的不可預測性越來越大,最後只是越來越增加員警的負擔,而巡邏更沒有效率。

再來很重要的是,這個原則等於表明,熱點巡邏方法是針對在「公開場所」發生的犯罪,但是這種巡邏規劃與國人的「鳥籠式」居住樣態有別,這個巡邏方法只能說多少有「國情不同」的問題。又看到國際犯罪分析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rime Analysts)的報告《辨識高犯罪區域(Identifying High Crime Areas)》,裡面也有展示達拉斯市警察局的犯罪熱點規劃,有區域性的,亦有街道式的熱點分析,國內的犯罪熱點分析,國內「點式的」、「叢落式的」熱點分析概念,其實也不知從何如何輔助巡邏。

RTX3PEP2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不要有了槌子,就把一切都當成釘子

犯罪熱點巡邏策略的提出者之一,Lawrence W. Sherman在近年的《犯罪熱點巡邏策略的一個統整理論:通過擴大規模和反饋實施預防(An Integrated Theory of Hot Spots Patrol Strategy:Implementing Prevention by Scaling Up and Feeding Back)》一文中也坦言,犯罪熱點巡邏策略還是有理論上的不足與被質疑,要如何應用這個方法並使之具體有效,仍然仰賴於警察首長對於犯罪預防的整體概念。

而引起基層反彈的正在於這個部分。即使理論再多、工具再多,終究只是各種警政方法的其中之一,但是如果沒有恰當的使用與評估,最終只是變成一種「高層與學者們的自我滿足」,警察滿街跑,為了提升見警率編排更多的巡邏、守望、臨檢擴檢,但是卻不一定真的改善治安狀況。

警工會必須對現任內政部長提出警告,貿然的「追流行」、迷信某個學術或技術,不將犯罪視為一個整體性的國家政策,認為警察,或是「某個新潮的理論」就是解決一切的「萬靈丹」,那最後也只是變成新的「基層過勞災難」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