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被名嘴騙了:玩具槍根本不能改造成真槍

別被名嘴騙了:玩具槍根本不能改造成真槍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些日子警方宣稱「查獲」了一批走私槍械,內政部長徐國勇還親臨表揚,然而二十年前的內政部長黃主文也受邀參加這樣的表揚大會,後來卻快閃離去,因為那些槍其實都是「玩具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illi Chang

上星期讀到一則新聞,說刑事警察局查獲504把具殺傷力的空氣槍, 已涉嫌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將移送地檢署繼續偵辦。新任的內政部長徐國勇受邀出席破案記者會上表示,這對維護治安具有很大指標。他嘉許警方,這一次將非法槍械阻絕於岸際。假如具殺傷力的504把空氣槍流入市面,將嚴重影響社會治安。

看到這則報導,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二十年前也有位新任內政部長受邀出席類似破案記者會,警覺到案情不單純,當場拂袖而去。這次的內政部長比較單純,直接配合警方演出。

二十多年前我經營了以多種休閒嗜好為主題的網站,其中包括一個生存遊戲論壇,聚集不少玩家和業者。那時生存遊戲使用的電動空氣槍(俗稱BB槍),國內尚無力自製,絕大部分從日本進口,依據《玩具槍管理規則》,業者如要辦理進口,須先取得警政署許可。幾乎沒有任何一家業者曾取得警政署許可,可是很奇怪,日本BB槍到處都買得到。玩家持有這些「來路不明」的遊戲槍,大部分時間沒事,但一旦有事,就會被以違反槍械條例送辦,那可是重罪。

二十年前的內政部長,面臨同樣事情時轉頭就走

我的一位業界朋友從日本進口了200把電動BB槍,不但以遊戲槍名義誠實申報,還向警方申請許可,存心挑戰這個荒謬現象。 結果因為拿不到許可,這批貨被留置在海關長達二個月。

有一天,這位業界朋友通知我,他的貨被專職抓走私的保七總隊「查獲」了,準備開記者會宣佈,聽說新上任的內政部長要來給警察頒獎。他請我一起去基隆倉庫,現場跟媒體解釋一下。我以前待過公關公司,做這個我專門。

朋友的貨被整齊堆放在記者會場,紅布條也掛上了,駐基隆當地的記者來了二十幾位,陣容相當盛大。朋友隨身帶著這批貨的報關單,影印發給記者,我則一一向記者解釋,這批玩具槍是循合法程序申請進口,因警政署未發給許可,已留置在海關倉庫二個月。

這和保七總隊發布的新聞稿內容不太一樣,警方的說法是業者意圖走私槍械,被警方主動查獲。

不久後,新任的內政部長黃主文來到現場,在上台致詞之前,有一份報關單影本也傳到他手上。他當場問一旁警官,報關單上寫的進口品項「toy gun」是什麼意思?警官回答,是玩具槍。黃主文不發一語,表情嚴肅調頭而去。

記者會無疾而終,記者們參照雙方說法,大概也覺得案情不單純,隔天竟然無一家見報。我的朋友事後也從未收到起訴書或不起訴書,也不知道自己被移送了沒。倒是他因一時氣憤,揚言向保七總隊提起妨害商譽之訴,據朋友說,警方有邀他吃飯,看看能不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和朋友一起努力,結合部分業界的力量,不斷透過媒體發聲,主張廢除玩具槍管理規則這紙行政命令,也將電動或氣動遊戲槍排除於槍械條例管制範圍。因為這類遊戲槍,除了外觀長得像槍,不論在性能和改裝的可能性上,距離槍械條列所要管制的殺傷性武器實在太遙遠了。

二到三年後,玩具槍業界的緊箍咒終於廢止了。業者不但可自由進口,更重大的意義是,二十年前幾乎被日本廠商獨占的BB槍(其實正確的名是「輕氣動槍」air soft gun),在業者努力下,憑著台灣厚實的精密模具、塑膠射出、金屬鑄造等產業基礎,竟發展成了一個每年可創造數十億美元產值的產業。台灣約30家玩具槍製造廠,吃下全球過半市場,稱為明星產業,一點也不為過。

 Bump stock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先出口再進口的「走私」,有沒有搞錯?

這次移送的偉剛科技是一家年產量達一百多萬支的績優外銷廠,公司副董陳書紘還是新任的玩具槍協會理事長。我當下覺得很懷疑,為什麼這種十幾年來生產了上千萬支合法玩具槍的廠商,會因為生產504把非法空氣槍,被安上嚴重影響治安的罪名?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或者是二十年前的老戲重演?我今天特地約訪了素昧平生的陳書紘副董,了解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

根據警方說法,這批槍是以外銷退運名義申報進口,因為退運品項和當初出口品項不符,引起警方懷疑,送驗後發現動能超標,判定為具殺傷力。後來就被找去做筆錄,原以為誤會解釋清楚了,沒想到隔天辦了一場內政部長親自坐鎮的破案記者會。

偉剛科技負責報關的小姐, 拿著大疊報關文件跟我解釋來龍去脈。原來這504把槍是去年10月銷往德國一整批貨的一部分,因客戶反應扳機有問題,因此辦理退運,預定維修後再出口。貨品到基隆關時被電腦選中檢驗,基隆關通知業者,因檢驗結果認定動能超標,詢問業者是否要改以363規則檢附內政部警政署同意文件後放行,或同意銷燬。偉剛科技認為要取得警政署同意時間不知道要拖多久,無法對客戶交待,便自願承受損失,在今年5月簽署放棄同意書。

至於警方說的品項不符,原來是報關行在預行登錄資料時,曾將貨品的品牌打錯字,但在正式投單之前,也已更正。簡單的說,這批所謂意圖非法進口的空氣槍,原本就是台灣製造,海關手中的文件,出口和進口的品項也是相符的。警方唯一掌握的,就是海關電腦存有報關行改錯字的紀錄。因動能超標,業者也同意銷燬,不打算通關。這樣也能當成抓走私的憑證?

偉剛科技的工廠位於五股工業區,廠內作業員忙著組裝測試產品。我覺得,如果業者想販售非法空氣槍來影響治安,直接把產品拿到門外販售就行了,哪須先出口到德國再退運回台灣,繞大半個地球。邏輯上完全說不通。

37737603_10214734168680398_2356796602837
作者提供
偉剛科技的玩具槍都在台灣生產組裝,沒有非法進口的問題

五月間就已和基隆關同意棄貨銷燬的貨品,隔了一個多月未見銷燬,反而出現在新任內政部長出席的記者會上,很難不聯想到二十年前那一幕,如果不是要給新官上任的長官做場面,就是欺負新長官還沒進入狀況,挖個坑給他跳。

差別是,二十年前黃主文部長沒跳那個坑。

你知道,玩具槍根本不可能改造成真槍嗎?

關於玩具槍產業,經濟部與內政部警政署各吹各的調,一直都是業界的困擾。輕氣動槍採用CO2氣瓶、瓦斯充填或電池動力來射出6 mm或4.5 mm子彈,講究的環節很多,包括結構的氣密性、機件的耐用度和外觀的質感等,剛好台灣在這方面都擁有技術優勢,才能逐漸取代日本品牌,也還能領先中國大陸的競爭者。中國有五十幾家早期做真槍的工廠,近年也積極轉型搶攻玩具槍市場。

玩具槍的容許規格,美日德等主要市場都不同,業者一方面依據「低動能遊戲用槍」(CNS 12775)這個國家標準製造,一方面也配合客戶的需求生產多樣化產品,動能稍有高低。政府的態度就像對待十字弓生產商,十字弓在台灣為管制品,原則上禁售,但台灣也是世界重要的十字弓生產國。只要內外銷有所區隔,並無違法之虞。

以軟金屬(主要是鋅合金)、塑膠等原料製成的玩具槍,內部結構與真槍完全不同,根本不像部分軍事專家名嘴說的,可以改造成真槍。而一般的一到五焦耳的動能,和真槍的動能,手槍約500到600焦耳,步槍普遍1,000焦耳以上,差距更是十萬八千里。

37786597_10214738659952677_2270926222177
作者提供
玩具槍以軟金屬和塑膠為主要材質,內部結構也和真槍全然不同

自從玩具槍管理規則在2002年廢止後,包括進出口限制、槍械條例的適用等,均已鬆綁,甚至大法官會議也在2003年做成解釋,將社維法所規定的「無正當理由攜帶類似真槍之玩具槍,而有危害安全之虞者」這個「行為」,與玩具槍這個客體脫勾,不可因為使用者有危害安全之行,而認定玩具槍為違禁品。

現在還受到槍械條例管制者,除了真的彈藥刀械外,和玩具槍可能有關的只有二項,一是材質和結構都和真槍接近的「模擬槍」(或稱為道具槍),經過簡易的車床加工,就能填裝擊發真的子彈,警方破獲的改造槍枝,主要就是以模擬槍改造。

另一項是具有殺傷力之空氣槍。這種空氣槍原指的是以高壓氣體擊出鉛彈的槍枝,通常用於山林狩獵,因為具有真正殺傷力,合法的市場根本看不到這類產品。但這個條款卻留給警方查輯槍械的模糊空間。警政署依據槍械條例訂定的殺傷力標準是20焦耳/平方公分,這個標準和國際普遍使用的方式不同,大致來說,就是在最具威力的距離,採用最具威力的子彈,能讓皮膚表層破皮。

黑道不會想用的玩具槍,卻常讓玩家惹上刑罰

如此威力的槍能否獲黑道弟兄青睞,作為犯罪工具?我是覺得很難。但是如果有玩家一時興起,改裝內部的齒輪零件、填充壓力值較高的瓦斯,讓動能提高個一到兩焦耳,超過警方制定的20焦耳/平方公分殺傷力標準,就有機會被以槍械條例移送,刑責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尤有甚者,警方在測試時還會幫廠商或玩家改槍,例如原本設計是使用塑膠BB彈的玩具槍,警方會改用金屬彈測試,原本使用12公斤的瓦斯,警方會改以22公斤的測試。三年前,以零售業起家,現在也是外銷大廠的怪怪貿易,也在這件事上著了道,警方查獲怪怪貿易生產的某款氣動槍動能超標,將當時也是玩具槍協會理事長的董事長廖英熙送辦,一審還真的判決有罪,直到今年五月,高院才改判無罪

無罪的理由是, 怪怪製造的空氣槍符合國家標準,主觀上認為不具殺傷力,但檢警在空氣槍出廠一段時間後,另外以非CNS規範的「裝填鋼珠彈及以22公斤壓力瓦斯氣瓶為動能」鑑定方法,來認定槍枝具有殺傷力。檢警做法使業者及玩家,原本在信任國家標準檢驗下,所為的生產或購買行為,其後卻須承擔隨時可能遭受刑罰的風險,已經有違人民對國家標準的信賴。

37687024_10214738689633419_3833935280130
作者提供
大法官解釋令

生存遊戲在台灣是一個很有發展潛力的休閒領域,一來是產業基礎雄厚,可帶動相當大的產值與很多的就業機會,二來這也是結合運動與休閒的活動,不但企業組隊鍛鍊員工體魄與團隊精神,甚至每年玩具槍協會舉辦的嘉年華活動,國防部也會主動配合,在活動現場設置募兵攤位及推廣全民國防。如果這些單位能更緊密結合,善用軍方閒置營區與業界資源,甚至還能發展獨具格的觀光產業。

生存遊戲玩家是小眾,玩具槍產業光環比不上石化或半導體產業,但都擁有基本人權與工作權。可惜政府向來對小眾較少關注,每天跑行程的長官更很難有時間聆聽業界或民間聲音。只憑既定印象或任憑部屬安排就上台演出,卻不知輕慢的態度,實際上已對合法的業者或個人,造成長遠的傷害。

蔡英文總統不久前在民進黨全代會發言,質問「是誰坐視層層法規,壓抑企業的活力,讓台灣的經濟遲遲無法轉型?」玩具槍這個事件,算是小菜一碟,大概也不致影響經濟轉型。但既然問到「是誰」,我的想法是,誰跟誰,其實都差不多。

聲明:我撰寫這篇文章純為抒發心情,本人與受訪的業者陳書紘之前並不認識,文中提到的偉剛科技與怪怪貿易等與我並無任何委託或聘任關係,除了採訪時喝了一杯咖啡,絕無收取任何酬勞。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