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厄齊爾到姚元潮,族群認同裡的「我是誰」?

從厄齊爾到姚元潮,族群認同裡的「我是誰」?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足球員厄齊爾因為了和土耳其總統合照的批評選擇退隊,同屬土裔德籍的拳擊手亞力克則不以為然,在台灣,姚元潮則為「捍衛中華民國」而檢舉正名運動,同樣都是在土地上的人,但因為有著不同的成長環境和認知,自我的認同也天差地遠。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姚元潮寫信給國際奧委會告發東京奧運會正名台灣的公投運動,引發台中亞青運動會的舉辦權被取消,以及德國國家足球代表隊土耳其裔的厄齊爾(Mesut Özil)因為一張和獨裁者埃爾多安的合照,被批隱晦支持土耳其的擴權公投和總統大選,影響德國境內一百多萬雙重國籍土耳其選票,造成所謂種族歧視的紛擾,因而退出德國國家代表隊的風波。

這兩個事件都是因為認同產生了很大的問題。

認同最基本的是個人的認同,所謂的人格同一性,那個現在看起來禿頭、癡肥、懶惰的老頭,真的是我20幾歲認識的風趣、積極、帥氣的老公嗎?這兩個人如果同時出現在老婆面前,她一定不會認為他們有什麼任何共同的外表特徵,這兩個人到底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人?

「我是誰?」是普遍永恆的哲學問題之一,我的父母是土耳其人,從小告訴我不能忘本,根源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這是在厄齊爾的新聞裡面常常看到的一個德文字「Wurzel」,這個字就是「根源」的意思,厄齊爾的父母親常常告訴他,不能忘本,不能忘記自己是土耳其人,這是他的根源。

所以他要尊敬土耳其的總統,不管總統是埃爾多安,還是一顆石頭,都要抱持崇敬根源神明的心情,這是一種認同。和他一樣背景的土耳其裔德國拳擊手亞力克(Ünsal Arik)雖然也飽受身為移民的困擾,但是他公開反對埃爾多安,雖然因此喪失了很多可以代言廣告土耳其相關產品的機會,但是依然勇敢的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姚元潮的例子相對於厄齊爾比較簡單,看起來他的認同應該沒有任何商業利益的虛情假意,他是真心的希望這塊土地能夠叫做中華民國(China),而不是台灣(Taiwan),這個88歲的老人,出生是中國人,成長受教育都是中國人,他的認同當然是中國人,所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一點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這是一種對於自己認同,高尚愛國的行為,所以他會大聲公然宣揚,理直氣壯希望得到世界和國家社會的讚揚。

如果我的觀察沒有錯誤,台灣現在像姚元潮這樣的人比例不多,就是強烈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人,不管這個中國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比較多的人是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尤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

至於自己是什麼人,就非常的分岐和混亂,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中華民國人,然後中華民國等同台灣,有些人認為是自己是台灣人,然後台灣等同中華民國,有些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然後台灣不等同於中華民國,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中華民國人,然後中華民國不等同台灣。無論如何,現在認同中華民國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應該是不多。

人格同一性的問題,時間上一直是同一個人的人格到底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困擾了非常多的哲學家,「特修斯之船」是最古老的例子,就是有一艘叫做特修斯的船,它從希臘出發,繞行地中海一圈,在途中遇到暴風雨,弄壞了船帆,於是船長把船帆給換掉,在途中遇到各式各樣的困難,於是這個零件也換那個零件也換,全部換光光,原來所有的零件材料全部通通都換掉,這艘船回到希臘以後,還是「特修斯」嗎?

亞里士多德認為要決定這艘船是不是還是原來的特修斯號,由四個條件來加以決定,這就是有名的「四因說」,材料、形式、動力和目的。他認為這艘船除了材料以外其他都還是一樣,所以還是「特休斯」。

推衍人格同一性到國家認同,血源就有點像材料或形式,這個認同非常簡單,而且普遍存在於自然界當中,貓不會認為自己是狗,豬不會認為自己是人。動力和目的的認同比較複雜,除了人以外的其他動物,很難有所謂動力或目的的認同,一個臉友曾經留言他的認同,就是自由、民主、人權這些普世的概念,這樣認同方式就比較偏所謂動力或是目的的認同。

不是每個人都是哲學家,但是每個人都要面對認同的問題,從人格同一性一直到國家認同,都沒有人可以幫你選擇或決定。我們當然也可以很簡單的像動物一樣,用血源來決定我們的認同,問題是認同之後就會產生美德和倫理選擇的決定,尼釆曾經講過一句名言:「有些人就像廉價的時鐘,他們滴答滴答,還想稱這個滴答是美德。」

人不是一般動物,因此認同也變得非常複雜!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