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一):日本黑色九月 vs. 韓國黑色三月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一):日本黑色九月 vs. 韓國黑色三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要說日本自殺率高的3、4月份,與當時盛開櫻花沒有關連的話,也並非如此,試想人們在賞櫻之際,耳聞目睹身邊或來自新聞的自殺死訊,那種哀愁感恐怕也具有一定感染力吧?

「死;決定去死;這對一個少年來說,比起一個大人,容易得多。」——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 1929-),《無知》(L’ignorance)

日本好友鈴木先生,一日操著流利的英文,跟我討論起日本自殺現況。

想起十多年前的台灣,韓流不似現今如是流行,台灣民眾對於高自殺率的日本感到不可思議。然而,最近幾年韓流盛行,也讓人們大開眼界,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比起日本,韓國社會自殺率更是高得嚇人。

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所公布的2015年「健康統計資料」為例,當年數據顯示出,韓國除了連續蟬聯全球13年(2003-2015)自殺率最高的國家——平均每10萬名韓國人,就有25.8人自殺的高數字——遠高於第二名的匈牙利19.4人、OECD會員國平均12.1名兩倍外,也遠遠超乎台灣民眾普遍認為高自殺率的第三名日本18.7人。

鈴木先生說到,他印象中所及3、4月份是日本的「自殺季」,自殺高潮經常發生在這兩個月。我不知道鈴木先生是否因身為日本人,體會到這兩個月為櫻花最盛開,與最短暫消逝的月份,抑或是他身為社會人士,深感到3、4月份為日本社會各公司人事波動的高峰,有所感概,然而確切一查,恐怕鈴木先生所言的3、4月份的自殺季,還排在「黑色九月」之後。

開學的9月憂鬱,更勝櫻花落下的哀愁3月

日本與韓國的學制異於台灣,如台灣大學生或未成年的國高中學子們,多是過完7、8月份暑假,才入學展開新學期,同時舊生畢業離開學校,踏入人生職場生活。

若以鈴木先生所處的日本為例,日本一般各級大學學期劃分,分為前、後兩期,上學期上課時間是每年4月到8月,下學期上課時間為每年9月到3月,其中又有寒暑假,寒假大約從12月下旬開始放到一月上旬左右,而暑假多從七月上旬開始放到8月底,上下學期正好跟台灣相反;而在日本國高中有「三學期」學制,其中又有「春假」(二月中旬開始放假到4月上旬開學),可說日本學生放假時間比起台灣學生長。

對日本大學生來說,3月畢業季是找工作之際,若是畢業後,無法順利進入職場,想必易挫這些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輕人,且在校研究所學生,3月前趕不出畢業論文,延遲找工作時機的話,也會打亂了人生規劃。國高中生學子也是如此,學子們剛放完寒假、春假,若是還沒好好收心就重新返校,也會成為他們厭世自殺的主因之一;另一方面,對日本社會人士來說,3月也是許多公司人事升遷、降職等波動月份,幾家歡樂幾家愁,有的人晉升公司主管,而有的人則是淪落失業。此外,若要說自殺率高的3、4月份,與當時盛開櫻花沒有關連的話,也並非如此,試想人們在賞櫻之際,耳聞目睹身邊或來自新聞的自殺死訊,那種哀愁感恐怕也具有一定感染力吧?

我滑起手機,打上「日本自殺」等關鍵字,即可看到一堆日本學子於開學時,自殺人數狂增的新聞消息。根據統計,日本過往42年間(1972-2013年)未成年學子自殺人數為18,048人,若依「開學日」加以細部分析,可以看到4月8日未成年學子自殺人數為95人,4月11日為99人,但自殺最高峰時刻,則是在下學期開學日前後,分別為8月31日的92人,翌日自殺人數最高9月1日的131人,9月2日也不遑多讓,來到94人。

這也難怪「秋葉原部落格女王」、女藝人中川翔子,她會在2017年9月開學前一天,在推特上鼓勵粉絲團的學生們:「絕對、不要死。活下來。」(絶対に、死なないで。生きて。)同時,她也在另外一則推文內,以「傳播希望」為主題,點出9月1日是許多青少年學子想不開,尋短的日子,要學子們「稍微放鬆一點地」迎接開學——因故,自殺率屢創新高的9月1日,被日本社會稱為「9月1日問題」。

政府為了防堵形形色色的自殺案件,早於2006年針對全國自殺率高居不下的情況,專門制訂了《自殺對策基本法》,並啟動每年一度的《自殺對策白皮書》;2007年也將每年9月10日開始的一週時間,定為「預防自殺週」;2009年起,政府又將每年3月定為「自殺對策強化月」;2010年9月,又成立「自殺對策工作隊」,來預防開學前夕,輕生學子暴增的社會現況。

RTR3FFD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那麼,韓國呢?

韓國身為自殺國度的牛耳,政府必然也意識此問題,且一直試圖改善社會內自殺率屢高不下的現況。如2009年5月,韓國各門戶網站、警察廳、自殺預防協會等相關機構,就以公權力來監督「自殺」,如在網路上加強監督、刪除許多厭世自殺信息、識別集體自殺誘導,與強化預防自殺等宣導。

2011年,政府也制定了許多防制自殺的相關法律,又於2012年3月底設立自殺預防中心,設置了24小時待機的緊急電話,方便欲輕生者隨時聯絡,且實施《自殺預防及生命尊重文化組成法》,來對具有自殺傾向的國民,進行精神健康檢查,加以預防。甚至,當年韓國還禁用只要口服四毫升,致死率高達九成的自殺農藥巴拉刈(Paraquat),以減除社會內,每年服農藥自殺超過2,000人的慘狀數據(其中有六成輕生者,皆是喝巴拉刈尋死)——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

韓國自殺率居高不下,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2012年韓國政府與三星生命保險合作,把漢江上的麻浦大橋(마포대교)更名為充滿希望的「生命大橋」。根據統計,2007年到2012年六年期間,來到麻浦大橋跳江的人數,已經突破百人,也讓麻浦「自殺大橋」惡名不脛而走。然而,才改名不到一年的時間,來到美名後的生命大橋處,輕生跳江自殺人數,竟高達到93人,比改名前還高出六倍之多,多麼反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