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七):歐巴自殺,我也該跟著「表演」?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七):歐巴自殺,我也該跟著「表演」?
Photo: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主導「維特效應」研究的田洪真教授,曾指出:「媒體大量報導名人自殺新聞,也很可能帶給人們模仿自殺等效應,媒體同仁也應盡可能地克制,這些刺激性的報導。」

「事態的發展,完全證實了我的擔憂。」——盧梭,《山中來信》

一般人的觀念中,正值發育階段的國高中生學習能力最快,記憶力最好,同時也是效仿能力最強,在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發酵下,團體意識也特別發達。然而影響青少年行為最深的,絕非是那些「韓國政府統計處」、「健康增進基金會」、「青少年政策研究院」等許許多多單位,所做出來的冷冰冰調查數據,而是最貼近他們「生活世界」(Lebenswelt)——家裡「出世」期待、同學之間的相處和善與否、學校課業的壓力、以及他們最愛的「連續劇」內的歐巴和歐膩。

每個國家都有粉絲追星的現象,並不奇特,然而相較台灣,韓國興起「私生飯」(사생팬,即「瘋狂粉絲」)等事件特別多,這些粉絲多為國高中生,他們喜愛明星的瘋狂行動,往往也登上新聞版面。

如只要來到位於首爾三成洞的SM TOWN,或是汝夷島的KBS、SBS等許多電視台,都可看到為數不少的國高中生,圍堵靜候在大門前,只為了一睹心儀偶像團體一眼。但有一些非理性的瘋狂小粉絲,追星追到侵犯藝人私生活領域了,諸如以不法手段監聽藝人電話、24小時守在藝人住處外,甚至寫血書、送令人承擔不起的貴重禮物、或貿然闖入藝人住處,以及動口辱罵、動手打人,傷害不支持其偶像的粉絲、甚者以將近「自殘」方式,在自己身上刻畫下所喜歡明星的名字,拍下照片上傳到各大網路等行徑,困擾歐巴歐膩的生活與演藝事業。這些新聞不時登上版面,這些粉絲則被韓國人稱為「私生飯」,台灣民眾也應該不陌生吧?

當然,每個藝人都希望有死忠的粉絲、龐大的支持者,也因此,他們身為「公眾人物」的穿著、打扮,除了會影響年輕人外,一舉一行也是如此。

但我們若從這些歐巴歐膩在「媒體」、「戲劇」、「偶像感染力」的角度,來連結自殺的話,恐怕這些演藝人員對青少年自殺率,高居不下此現象,得負上些責任呢。

AP_1735508426487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韓劇的自殺情節,變成青少年的模仿遊戲

現今韓國LTE時代,人手一機習以為常,下課後的青少年,隨時都可透過手機觀賞他們喜愛的歐巴歐膩拍的連續劇。那麼,光鮮亮麗的歐巴歐膩們,在八點檔(「골든타임 드라마」,即「熱門時段」)呈現出來的演技與戲劇內容,又是如何呢?

根據當地2017年7月調查,歷年熱門時段上映的70齣韓劇,竟高達48齣都有自殺主題,比例高達68%,且若以現今韓劇,多以16到20集為一季播出份量來算,也有高達110回的劇情在描寫自殺,這些自殺畫面並非輕描淡寫地一鏡帶過,竟有高達比重76%的84回內,詳細論述劇內人物自殺情況與方法,且劇內成人自殺角色設定為93位,占了自殺人物比重83%,而青少年角色設定則為16位,占比重14%,又以「墜落死」(추락사)為劇內自殺的主要橋段。

這些內容都一再再地刺激著觀眾神經,反映出社會現實,發酵自殺氣息。也因此,這樣的劇情設定也讓當地一些專家擔心,劇內的戲劇效果恐怕會在青少年同儕之間,形成自殺「導火線」,甚者形成「模仿效應」(모방효과)。

然而,有些聰穎的青少年能分辨戲劇內主角之所以自殺,可能是基於劇情安排,並非「真實」,但當這些男女主角下了舞台、不再面對鏡頭,青少年所喜歡的許多歐巴與歐膩,又是如何存在於在這社會呢?

舞台下的歐巴歐膩:自殺案例「族繁不及備載」

2005年2月22日,曾出演《火鳥》(2004年)女星李恩珠(이은주,1980-2005)被發現在家中上吊自殺,得年25歲;

2007年1月21日,女星U-Nee(유니,1981-2007)在自宅房內上吊身亡,得年26歲;過不到一個月,2月10日,曾經出演電視劇《閣樓男女》(2003年)、電影《那小子真帥》(2004年)女主角鄭多彬(정다빈,1980-2007),於男友住處上吊自殺,得年27歲。

2008年9月8日,剛與美女主持人鄭善熙(정선희)結婚不到十個月的知名男星安在煥(안재환,1972-2008),被他人發現陳屍於車內,自殺身亡,享年36歲;同樣地,也是筆者曾經撰文,提到的知名女星崔真實(최진실,1968-2008),也於當年度10月2日,自殺身亡,享年40歲;隔一天,號稱「河秀莉第二」變性藝人張彩苑(장채원,1982-2008),也踏上不歸路,得年26歲;過不到一個禮拜,10月6日,高挑身材模特兒金智厚(김지후,1985-2008),自殺身亡,得年23歲。

2009年3月7日,韓國知名女影星張紫妍(장자연,1980-2009)驚傳在家上吊自殺,後經家人公布遺書內容,才知張紫妍生前曾被達官顯貴逼睡,導致此悲劇誕生,得年29歲。

2010年6月30日,曾經出演《冬季戀歌》(2002年)第二男主角,當紅藝人朴容夏(박용하,1979-2010),被人發現在自宅自殺身亡,年僅31歲;當年度10月23日,賽車女郎出身的歌手李慧林(이혜림,1986-2010),自殺,得年24歲;11月15日,曾演出成人喜劇《鴨鷗亭阿里郎》(2005年)的女演員朴慧尚(박혜상,1980-2010),也踏上自殺一途,得年30歲。

2011年4月19日,模特兼女星金宥利(김유리,1989-2011)在首爾三星洞住所內服毒自殺,得年22歲,生前她在個人網頁留下「不論怎麼想,這世界上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人」的遺言,迄今仍讓人難忘;當年度5月23日,又有人走上絕路,死者是曾經主持KBS、MBC電視體育台節目的美女主播宋智善(송지선,1981-2011),疑似被情所困,從住處大樓19層,縱身一跳,當場頭破血流,宣告不治身亡,得年30歲。

2013年3月29日,曾出演知名《順風婦產科》(1998-2000年)的金秀珍(김수진,1975-2003),被他人發現在家自殺身亡,得年28歲。

2015年12月14日,出演過《無理的前進》(2015年)等作品,年輕女性演員姜度麗(강두리,音譯,1993-2015),於自家住宅內燃煤自殺,得年22歲。

2016年9月6日,男演員禹奉植(우봉식,1971-2014),自殺,享年43歲。2017年7月5日,演出《請回答1998》(2015年)再創演藝高峰的資深搞笑藝人趙金山(조금산,1963-2017),驚傳在車內燒炭自殺,享年54歲。同年度,12月18日,知名男團SHINee成員,金鐘鉉(김종현,1990-2017)於住處燒炭自殺,送醫不治身亡,得年27歲,而他在輕生前,傳給親姐姐簡訊上,寫著「我很累,送我走吧!」、「讓我走吧,對我說聲我辛苦了」、「這是我最後的問候」等文句,仍讓歌迷印象深刻——韓國當地自殺身亡的演藝人員,可說是「族繁不及備載」。

AP_47569226208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錯把自己當輕生名人,韓國社會的「維特效應」

然而,他們的死不僅僅是個人的死,社會都能體會到其「感染力」。如三星首爾醫院田洪真(전홍진,音譯)教授,統計2005年至2011年七年間,自殺的13名國內藝人、名人,在他們自殺後的一個月內,社會一般人的自殺人數,飆升到約1.7萬人之多,占同期自殺人數18.1%,且日平均飆漲到45.5人,比起名人自殺前一個月內的日平均人數36.2人,明顯上升了25.9%;且韓國媒體也提出不少數據,來證明此論點。

若以個案為例,如2005年女演員李恩珠(當時24歲)死亡前一個月日平均自殺者數為22.9人,但她去世後,一個月內平均自殺者數增高到了41.1人;2007年電視劇演員鄭多彬(當時26歲),自殺死亡前日平均自殺者人數為21.1名,自殺後一個月內,平均日自殺者人數暴增到了45.5人;2008年10月2日知名女星崔真實(當時40歲)自殺,之後一個月內,日平均自殺者數上升到了58.6名,相比上個月32.5名,增漲了將近兩倍。其中以年輕20、30歲的女性,輕生案件猛增。

根據此統計數據,當地學者也提出,當一般老百姓所尊敬的人物或名人自殺後,自身又遇到生活難關與問題時,可能也會錯覺把自己視為這些輕生名人,起而效仿,一了百了地走上絕路。這樣的現象確實存在,學者們也定名這些現象為「維特效應」(베르테르 효과)。

眾所皆知,維特得名於1774年,德國大文豪歌德(1749-1832)發表的小說《少年維特的煩惱》(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書中主人公因感情所困,最終選擇舉槍自盡,了結生命。這本書除了在18世紀的德國文壇裡,引起廣大迴響,造就出許多「維特」。時過兩個世紀,此效應也大量發生在韓國年輕女性身上,尤其以20、30歲的女性,因「維特效應」走上絕路的自殺比率,是平常的1.6倍。

藉此,我們時常也可看到,韓國當地每當有名人自殺後,不論是社會評論家、輿論圈人士,或是政府高層官員,除了分析死者死因外,也會出來呼籲大眾,請勿模仿名人自殺,且也請大眾媒體應盡量減少美化明星自殺等報導,怕的就是人們大力模仿。

主導「維特效應」研究的田洪真教授,曾指出:「媒體大量報導名人自殺新聞,也很可能帶給人們模仿自殺等效應,媒體同仁也應盡可能地克制,這些刺激性的報導。」

然而,這可能嗎?當自殺成為一個社會風氣,當光鮮亮麗的名人都以「自殺」做為解決問題的手段時,更難保一般小老百姓,也會選擇此條路解決自身問題。

那麼,那些守在電視前方、透過手機觀看歐巴歐膩一言一行,演出的青少年呢?——我稱之「小維特效益」正在發酵中,當懵懂的學子們,不同於他們的長輩,在社群媒體時代出生,早已透過臉書與「Instagram」等平台與他人互動,習慣一舉一動被他人觀看,當他們在課業、人際關係上遇到問題時,會不會極端地想到,我喜歡的歐巴歐膩,不論在戲內或戲外都以自殺方式離開人間,那麼平凡如我的人,是否也要做一次鏡頭上的主角、人生的英雄呢?我是否也要跟著「表演」?以自己的死亡來換取社群媒體的按讚與點擊,讓自己的心聲被真正聽見,引起社會關注呢?

小維特一個接一個,心中暗自打算——我應該跟著去死!

行文迄今,我們從許多角度描述出韓國青少年自殺現況,揭露出何種社會結構與人們意識,造就出如此高的數字,以及它背後所代表的意義。然而,自殺的氣息仍在此社會蔓延與喘息,探索未盡,如同我之前所言,韓國人將近一生的時間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自殺,除了莘莘學子階段外,自殺陰影仍在韓國橫行霸道,但這已經是另外一個,下次值得書寫的專題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