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反差極大的房價與薪水漲幅,我們麻痺地活著,如同溫水煮青蛙

面對反差極大的房價與薪水漲幅,我們麻痺地活著,如同溫水煮青蛙
Photo Credit: James Le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中產階級面臨一個可悲的命運,是自己仍然樂天的活著,什麼東西都慢慢漲價,每天剝削你一點讓你沒感覺。等到你覺醒時才知道自己已經瀕臨死亡。

文:墨炭烏龍

我們麻痺地活著,如同溫水煮青蛙,等到你覺醒時才知道自己已經瀕臨死亡。

我母親,大約快30年前買了台北市內湖區成功路四段的公寓一戶,約30坪,當年買下的總價是200萬元。母親當年擔任公司會計的薪水約1萬多不到2萬元。他跟父親省吃儉用反覆斟酌才狠下心跟建商下訂金購買。

30年後,我家的房價在市場上銷售價大約是1,600萬元!足足漲了8倍!母親也退休了,退休時他是一個4個人部門的主管,薪水大約在5萬5千元左右。

母親的薪水經過這幾十年,成長了3到4倍,可是房價卻足足漲了8倍。你可能會說「你們家賺到了」,幾年前我可能會認為這說法正確,現在如果你問我,我會說「這是台灣中產階級的失敗。」

從內湖的老家望過去正好山坡上是新AIT附近區域的建案,多的是2000萬~5000萬的物件,現在年輕人的薪水你如果說22K太跨張,或者只是個短暫踏板,那我跟你說個血淋淋的例子。

我之前公司的同事,職場生涯15至20年,待在一家台北本土集團公司將近10年的行政與企劃工作,工作內容單純穩定,最近她有想要換工作,我願意幫她介紹,我問問她現在薪水大約是多少,她說出的數字讓我有些驚訝,是3萬出頭,我知道那家集團每年是發不出像樣的年終獎金的。

以我那位前同事而言,她的薪水即使與丈夫雙薪,在內湖買得起房子嗎?我這時候才深深了解,我國的房價之不合理性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薪水漲的速度「遠遠不及」周邊物價與房價漲的速度。買不起房子的中產階級,望著那2000萬以上的房子,都會想著這些房子要賣給誰啊?

市場的決定論可能要求中產階級的我們,逐步地往市中心以外居住,那裏「還算」便宜,但市郊區新北市板橋、汐止、中永和的新建案,多的是一坪40萬甚至60萬元以上的房子,仍是昂貴,因此我們越搬越遠,把市區留給早年置產的住客以及大老闆們。

台灣的中產階級面臨一個可悲的命運,是自己仍然樂天的活著,什麼東西都慢慢漲價,每天剝削你一點讓你沒感覺,漸漸地你會發現有些人薪水好幾年不動,然後便當從60元標準漲到80元標準,甚至將近百元水準。房價從幾百萬逐步地變成遙不可及的幾千萬時,你每天想著「那還遠啦」、「那只有一點點啦」,等到真正面對時,你會發現你跟標的物彼此的距離是遙不可及。

寫下這篇文章,刻劃這個時代我體認到的世界面貌。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ames Lee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