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英格瑪柏格曼的重映、重訪與追溯(上)

【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英格瑪柏格曼的重映、重訪與追溯(上)
《夏夜的微笑》(Smiles of a Summer Night, 1955);Photo Credit:金馬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柏格曼1960年代末的影片其實另有一種獨特的格調,他對自己作為丈夫、藝術家與人的命運進行思考,似乎變得愈來愈透明,尤其是麗芙烏曼與馮席多主演的《狼的時刻》、《羞恥》與《安娜的激情》,法羅島的地景亦從戲劇上的功能解脫。

文:蘇蔚婧

回顧電影史,當你發現你拍了一部不能特寫的作品,一定覺得很悶吧?

今年四月,蔡明亮與泰國導演阿比查邦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的對談中,談到新作《你的臉》創作起源:拍完《家在蘭若寺》我很悶,因為這是部VR作品無法拍攝特寫。我覺得人的身體和臉是這世界上最美的景觀,特別是臉,而電影神奇之處是可以處理特寫,透過大銀幕裡特寫鏡頭的震撼,彷彿配好的一樣,從這當中可以去思考電影是什麼。

我永遠不能忘記《四百擊》最後一幕的特寫,永遠不能忘記法斯賓達電影裡那些老太太的特寫,而我甚至記不得他們的名字。我也忘不了柏格曼(1918-2007)《假面》的那些特寫,還有一部德萊葉的默片《聖女貞德受難記》整部都是特寫。

兩屆金馬獎最佳導演蔡明亮、金馬影帝李康生甫入選威尼斯影展的《你的臉》,將為201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提供
蔡明亮《你的臉》工作照

上述即為蔡明亮新作的創作背景,為了找回人臉,以13張特寫完成《你的臉》,其中12位是素人,另一個則是李康生

這12位素人年齡從50歲到80歲,是從路上找來、不認識的素人,蔡明亮表示這些人的臉都是他很想拍的,就像李康生一樣,你自然會知道他是「銀幕上的一個人」,這就是「演員的臉」。

這段有趣的談話發生在「從電影到劇場」的座談主題中,依循兩位導演的創作路徑,開展電影被視為作品,從放映到展示,從電影院到美術館的跨界討論。在此語境中,蔡明亮以臉部特寫為電影獨有的語言,回望虛擬實境前的傳統電影史,在電影這一媒介需要重新定義的時刻,回溯難以忘懷的電影經驗(cinematic experience)。

而蔡明亮提及的電影作者中,柏格曼正是從臉部特寫出發,將對電影這一媒介的思索融入創作的代表人物。適逢大師百年誕辰,金馬國際影展舉辦柏格曼百年紀念展,放映38部作品,片單為歷來在台映演最完整,正好呼應重返經典的需求。

30738304_1839483529449693_36806527978936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提供

對創作者來說,重返經典是面對當代新的科技、技術、表現語彙與觀影模式的行動研究;對觀眾來說也是一樣,我們無可避免要用新的眼光閱讀柏格曼。

從過往常見的宗教哲學與精神分析,轉移到影像的美學表現與電影思維的創作實踐,通過柏格曼運用電影媒體的能力,重新領略傳統電影發展敘事、傳遞情感與反省自身的機制。這也是當代觀眾在電影數位修復與虛擬實境同時熱烈發展、觀影機制與場域不斷轉換,在擴充與折返之間,親身參與電影重新定義的最好時機。

對喜愛電影的人來說,柏格曼從來都不是陌生的名字。台灣最早介紹柏格曼是1960年代的《劇場》雜誌,這份由當時的知識青年邱剛健劉大任黃華成莊靈等參與策畫的刊物,主要譯介西方現代主義戲劇作品與前衛電影思潮,引起當時文化界極大的關注,也是台灣前衛青年、藝術家逃避官方意識形態以及商業干涉的另一扇窗,深具啟蒙作用。

在「刺激自己向上求進」(劇場雜誌第二期宣言)的使命感而向西方汲取文化養分的風潮下,柏格曼與亞倫雷奈安東尼奧尼等人被視為西方文學、藝術電影的代表人物。然而當時的社會資源有限,柏格曼只能在紙上被談論,縱使電影愛好者與學生們以社團、沙龍聚會等形式,想盡辦法觀賞影片,但仍要到1980年代才有較大規模的公開展映。

1984年,電影圖書館(後改名為電影資料館,即現今國家電影中心)舉辦金馬獎國際影展並推出「英格瑪柏格曼電影專輯」,同年稍早柏格曼甫以封山之作《芬妮與亞歷山大》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雖然我們都知道柏格曼日後仍持續創作電視電影並投入劇場,但《芬》片確實可被視為他電影創作的總結。故此專題以回顧式眼光梳理柏格曼電影生涯,選出20部作品,主要集中在195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特別是在國際影展獲獎的電影。

從最早受到矚目的《夏夜微笑》(1955)、《野草莓》(1957)、《第七封印》(1957),以及1960年代確立個人風格的「沉默三部曲」:《穿過黑暗的玻璃》(1961)、《沉默》(1963)、《冬之光》(1963)與後來的《假面》(1966)等。

《哭泣與耳語》(Cries_and_Whispers,_1973)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提供
《哭泣與耳語》劇照

1970年代有《哭泣與耳語》(1972)、《婚姻場景》(1973)與《秋光奏鳴曲》(1978),1980年代則是《傀儡生命》(1980)及《芬妮與亞歷山大》。踏入影壇初期的作品僅放映《黑暗中的音樂》(1948)(當時譯為《夜中行》)與《牢獄》(1949),較具通俗劇與喜劇色彩的作品如《莫妮卡》(1953)、《夏日戀曲》(1951)與《戀愛課程》(1954)等則未被選入。

同時,從影展特刊收錄的文章中,我們也可以回探當時談論柏格曼的方式。劉森堯在〈我看柏格曼的電影—從《第七封印》到《芬妮與亞歷山大》〉較全面地介紹柏格曼的創作階段與風格特色,並將1950年代中期到1960末期視為他創作生涯的頂峰,主要指《第七封印》到《羞恥》(1968)之間的作品。

《第七封印》(The_Seventh_Seal,_1957)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提供
《第七封印》劇照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柏格曼1960年代末的影片其實另有一種獨特的格調,他對自己作為丈夫、藝術家與人的命運進行思考,似乎變得愈來愈透明,尤其是麗芙烏曼馮席多主演的三部曲:

狼的時刻》(1968)、《羞恥》與《安娜的激情》(1969),他作品的風格從心理探索的類型,轉向帶有紀實傾向的即興發揮,法羅島的地景亦從戲劇上的功能解脫,逐漸褪去藝術加工的形象。

影展資訊

名稱:「金馬55特別企劃: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
時間:台北 2018/08/03-23;台中 2018/08/16-27
台北地點:新光影城(台北市西寧南路36號4樓)
台中地點:凱擘影城(台中市復興路四段186號4樓)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