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叩應》:霍布斯、洛克、盧梭談「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

《哲學叩應》:霍布斯、洛克、盧梭談「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
Photo Credit: 創意市集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兩大哲學博士攜手合作,精選18大哲學理論,以虛擬對話的方式,搭配德式幽默,呈現哲學迷人的一面。全書脈絡清晰,哲學推演嚴謹,適合初接觸哲學、欲理解偉大思想精髓的讀者。

文:約爾格.彼得斯(Jörg Peters)、貝恩德.羅爾夫(Bernd Rolf)

  • 主持人:歡迎來到我們今天的哲學論壇,這次的議題是:「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很高興成功邀請到三位最重要的國家論哲學家!這位是來自法國的尚.雅克.盧梭、這位是英國的約翰.洛克,以及最後一位也是來自英國的湯瑪斯.霍布斯。
p_82
Photo Credit: 創意市集出版

霍布斯先生,我們先請教您好了,您被公認是現代國家論哲學的開山始祖。在1651年,您出版了一本政治學作品,並將它命名為《利維坦》。請問這個像謎一樣的書名究竟代表什麼?

霍布斯:是的,在我那個時代,大家對舊約聖經都還很熟悉。在約伯書、以賽亞書,以及詩篇中,都曾提到一隻名叫利維坦的海怪,外型像蛇或龍,讓人類既驚恐又懼怕。我將這隻怪獸的形象拿來比喻國家的暴力。國家代表地球上最高的權力、驚懼與恐怖,其他的權力都臣服其下。

  • 主持人:這和亞里斯多德對國家的描述,完全不同耶!亞里斯多德直到中古世紀都還有深遠的影響力。對亞里斯多德來說,人是社會性生物,國家沒有什麼好怕的,國家在一定程度上只是補充人的不足罷了。

霍布斯:是的,您說的完全正確,但是我不再將人視為社會性生物,我的出發點從人是「個體的人」,以及人有「個體自由」開始。沒有誰天生是別人的下屬,不能根據這個理由,合理化對個人自由的限制,即使限制自由的是國家,每個國民都同意被國家限制自由也不行。我想在《利維坦》這部書中凸顯出,散播驚懼和恐怖的國家,是奠基在所有人的支持上的。

  • 主持人:您能否將您的論點再重覆一次?

霍布斯的「自然狀態」理論

霍布斯:您想想看,為了證明國家的存在是正確的,我從「自然狀態」開始換句話說,從我所想證明之事的相反開始。

  • 主持人:但是那樣的情況,在地球上再也找不到了。哪裡還有人生活在自然環境中?

霍布斯:您還沒有理解我真正的意思。我的自然狀態指的不是原始、發展中的狀態,不是指人在科技技術發明之前。我所說的自然狀態,是人在國家出現以前的時候,也就是沒有統治、沒有法律等等的狀態。而且,這些不過是思想實驗,假設一個沒有國家的狀態,為的是研究會出現哪些缺點。從這裡會導出國家究竟為什麼是必要的,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消除這些缺點,所有的人都會贊成國家性的權威。

  • 主持人:哦,我懂了。那麼我們在講的缺點有哪些呢?

霍布斯:自然狀態對我來說,是透過一個人人都是敵人的戰爭特徵,凸顯出來的。我不是要藉由這個說法,來表示人沒有國家就會永遠生活在戰爭之中。但是人們會一直互相猜忌、採敵對態度,隨時都準備要抄起武器打個你死我活。用具體圖象化來傳達,這句拉丁文意思就是:人對其他人來說就是一隻狼。

盧梭:不是吧,這是胡說八道!就像我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中,我已經證明人類天性根本不是自私和險惡的。

  • 主持人:盧梭先生,請您讓霍布斯先生先說完。馬上就可以輪到您發表您的觀點。

霍布斯:我不是胡說八道,盧梭先生。如果我們實際觀察,人類真的是只對自己的安樂感興趣,他們是自私的。這個如果您要這樣說的話悲觀的人類形象是我在我國內戰中長期觀察得來的,這場內戰威脅了我的存在,還在1640年的時候迫使我逃到法國,過了十年的放逐生活。此外還有,大自然造人的時候,把人都做成差不多同一個樣子。如果你夠狡詐或者和別人結盟,那即使是最弱的人也強壯到可以殺死強壯的人。這些都導出:在自然狀態中,沒有人能要求得到他人得不到的優勢。如果沒有國家的話,人人都有權利索取任何東西,這樣一來就有競爭和紛擾,也就是導致我剛剛所說的,每個人都與其他人對戰。

霍布斯的「社會契約論」

  • 主持人:那像這樣的戰爭,如何能夠避免?

霍布斯:唯一的辦法就是成立一個一般化的力量,也就是成立一個國家。我將國家的誕生視為社會契約,但是這個契約不能和貴族與平民之間簽定的合約,也就是宰制契約混為一談。訂定社會契約的是公民與公民,而不是公民全體與君主。如果戰爭的起因是爭奪所有東西的權利時,那麼為了維持和平,人們必須在彼此之間協議一個契約,在契約中,大家要宣告、放棄對所有事物的權利,並將權力移轉給單一的一個人,即有權威的一個個人。這個有權威的個人透過他的權力,有能力防止大家互相侵犯,也保護大家免於外來的入侵。這個任務當然也可以由一群人組成的議會來負責。

  • 主持人:您真的認為,人會自願放棄他的權利?

霍布斯:是的,即使是一個自私的人也可以看出,長期下來,比起在戰爭中一定會有的(持續的)死亡恐懼,在和平與安全中生活對他是非常有好處的。而且一個自私的人一定想要盡可能舒適的生活,而要擁有這種生活,和平就是先決條件。

  • 主持人:如果有些人不合作,不簽契約怎麼辦?

霍布斯: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只有在其他人也一樣放棄權利,並且在放棄的同時不會得到任何好處,這個人才會自願放棄他的權利。因此每個人也都能預料到,如果不是每個人——權威者除外——都放棄他們的權利,契約根本不能成立。

雖然如此,我還是要再一次提醒,我們現在做的不過是在腦袋裡假想,在想像中做實驗。契約不過是比喻,不是真的拿出紙筆來簽字。相信現在我已經清楚的證明,所有只要會思考的人,都會簽下這個契約。由此我可以導出國家的成立假設,是完全公平合理的。

  • 主持人:我理解了。那麼根據您的觀點,國家的權力有多大?

霍布斯:這個可以從我們到目前為止所說的得出答案。只要國家能夠保障國民的和平與安全,國民對國家就必須完全順服。沒有人有權去違背權威者的意願,就算覺得自己被不公平的對待,也不可以。如果權威者因為維護和平的需要而將無辜的國民處死,他也沒有義務要說明理由、為自己辯護。國民順從國家的義務,只有在國家不能再完成保障和平的任務時,才會終止。

盧梭:一派胡言,令人生氣!這樣一來,甚至是絕對權力的君主政治都可以合理成立了!我這個民主人士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理論。而且在這個理論中,人民既沒有自由也沒有權利,怎麼可能有人會同意。

霍布斯:您認真的想一想,只有強大的國家才能夠支撐起真正的和平。這是我從我國內戰中的混亂裡得出的結論。這個內戰直到一六四九年才被獨裁者克倫威爾(專制政體的危險遠遠不如呀!)終結。相對於無政府狀態的恐怖,

  • 主持人:我不確定這一個方案是否比較好。洛克先生,現在輪到您了,您因為1689、1690年的著作《政府論》,被認為是自由主義的創始人,同時也是美國憲法的開路先鋒。您對您同事霍布斯先生提出的,對國家概念的哲學思考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