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安主義》:只要梅厄總理願意談判,第四次中東戰爭本來可以避免

《錫安主義》:只要梅厄總理願意談判,第四次中東戰爭本來可以避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季辛吉真正的意圖是由自己接管協商,目標則是以較小而容易的步驟來推動美國控制的阿以和解。藉著主導協商過程節奏,他可以讓美國擴大在當地的優勢,並讓莫斯科從結果中得不到任何好處。

文:米爾頓・維歐斯特(Milton Viorst)

1973年的贖罪日剛開始,埃及和敘利亞的軍隊就發動奇襲,企圖反轉六日戰爭的結果。這個想法起自安瓦爾.沙達特(Anwar Sadat),納瑟(Gamal Abdel Nasser)於1970年驟逝後繼任至此刻的總統。一年多以來,他企圖吸引以色列討論歸還埃及失土以換取和平。由於未能引起當時的總理果爾達.梅厄(Golda Meir)回應,沙達特便說服敘利亞加入同盟。埃及和敘利亞決定同時跨過蘇伊士運河、翻過戈蘭高地,對以色列發動雙面攻擊。

沙達特的前提是,征服以色列超出了阿拉伯的能力。他的目標是打破以色列1967年勝利產生的外交僵局,而在戰爭早期,兩支阿拉伯軍隊獲得顯著戰果,讓以色列的人力和武器都慘重損失。如果以色列沒有從美國獲得緊急送達的軍武,有可能早就被打敗了。到最後,戰場上的結果多多少少是平手,但沙達特打破阿以現況的目標是成功了。

然而,這次的千鈞一髮,讓以色列整體陷入一種惡劣情緒,對自己不再那麼有信心。這替長期執政的工黨(譯註:1968年前為以色列地工人黨,其後為合併的以色列工黨)架好了崩盤的下台階,並改變了以色列政治。這狀態提供動力給宗教錫安主義,使其成為政治強者,並對修正錫安主義——這個自從賈鮑京斯基以來的萬年政治少數——接管政府之路敞開了大門。這也使大眾更致力於堅守六年前佔領的土地,而且以色列藉著與美國加強連繫,也確保自己在區域內的長期軍事主宰。贖罪日戰爭的結果讓以色列面對阿拉伯鄰國更目中無人,也讓以色列價值更貼近強硬民族主義,心胸更狹窄,對終結衝突協商的興趣也降到了空前低點。

1969年,當果爾達.梅厄因為列維.艾希科爾過世而成為總理時,以色列仍在爭論如何處理1967年戰爭的戰利品。身為工黨老禁衛軍以及本–古里安的忠實門徒,梅厄的一輩子幾乎都在政黨階層中服務。她與艾希科爾的好友圈相處愉快,只是艾希科爾思想開放而優柔寡斷,而她則是思想保守而固執。艾希科爾察覺到以領土和阿拉伯人交換和平的好處,但梅厄卻認為,歸還領土,尤其還給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人無法承擔的羞辱。

大約就在梅厄接管時,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也擊敗林登.詹森(Lyndon B. Johnson)成為美國總統。尼克森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出生於德國但全家在二戰前夕逃離納粹的猶太人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把以色列設想為冷戰中為美國利益服務的工具。本身也強烈反蘇的梅厄,並沒有和尼克森的冷戰目標相左,而且還獲得了源源不絕的武器——用意在於讓以色列的武力強過周圍國家軍力的總和。

梅厄時代就在邊界處處暴力重起中展開了。亞西爾.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從黎巴嫩和約旦發動恐怖攻擊,同時納瑟利用剛取得的蘇聯軍武,沿著蘇伊士運河發起了致命的「埃以消耗戰爭」(war of attrition)。國防軍沿水線的地堡遭受炮擊後,以色列則以飛機深入埃及空襲報復,並與俄羅斯飛行員駕駛的戰鬥機發生空戰。400名以色列人和數千埃及人身亡;不願涉入新一場世界大戰的美國準備推行脆弱的停火協議時,衝突似乎已準備要進一步蔓延。

戰鬥停止後沒多久,納瑟就因心臟病過世,而在幾個月內,沙達特就迎接了一位聯合國密使來討論阿以協商。當梅厄拒絕報以善意,美國便提出了範圍更小的交易,由以軍退到運河幾公里外,交換埃及的非交戰狀態保證。有些以色列將軍認為,這個提案使以色列部隊移動到了埃及火力外,還加強了佈署靈活度,因此在戰略上十分有道理。但梅厄再次運用了她的否決權。

Singapore U.S. Kissinger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到了1973年,尼克森亂局中的美國外交首席工程師——季辛吉,擔任了以色列與埃及之間的秘密中間人。季辛吉自己的目標,是把聽命莫斯科的埃及拉攏到西方陣營,而且他還試圖說服梅厄,在華盛頓擔保下的西奈半島相關協商,能夠同時符合以色列和埃及的利益。季辛吉警告,埃及儘管軍力佔下風,還是很有可能攻擊以色列,作為結束外交無力狀態的唯一手段。梅厄回應,她會考慮對談,但只能在1973年10月後半的以色列議會選舉後進行。她這種不甚認真的默許,無法說服沙達特下令延緩已經在加緊的備戰狀態。

即便到了攻擊發動前夕,埃及軍隊已經明著把便橋和其他裝備運到運河邊,以色列還是不當一回事。政府並沒有發布任何警報,也沒有召集後備軍人。攻擊開始後,梅厄立即知道以色列軍被打得暈頭轉向,但她面對國民,仍否認國防軍遭到突襲。她稱這次攻擊只是「一次瘋狂舉動」,但她的謊話騙不了大眾。阿拉伯人的訓練精良遠超乎以色列想像,並熟練地運用了莫斯科送來的資源。

幾天後,梅厄一改前言,聲稱「戰鬥為了猶太國家的存續重新開啟」,但這依舊不是實話。梅厄始終不承認,她只要肯回應一次沙達特反覆提出的領土談判提議,整場贖罪日戰爭就根本不必發生。

經過數天血戰,梅厄內閣別無選擇,只能求助美國援救以色列,而尼克森也慷慨解囊。一開始的區域戰爭此時已變成強權對抗,兩方都致力支援自己的顧客來增進自己的利益。本–古里安與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在1950年代建立的聯繫,如今以24小時不間斷空運的形式實現。尼克森宣稱,美國的目標是達到區域穩定,但對季辛吉來說,戰爭是一個好機會,讓美國在當地面對莫斯科衛星國的優勢得以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