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青少年哪吒》: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茫然感

蔡明亮《青少年哪吒》: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茫然感
Photo Credit: 青少年哪吒 (1992)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是個權威被打倒,全球化網路資訊又還未興起的時代。青少年的茫然感,或許是台灣史上最強烈。早一代的五年級生可以反抗教官和威權,晚一點的世代有更發達的動漫文化與流行文化可以認同,因而誕生出無數宅男腐女。但六年級生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為蔡明亮首部長片的處女作,《青少年哪吒》幾乎是名列影史的處女作之一。蔡明亮的運鏡、敘事與場景調度相當流暢,本片也奠定了他編導合一的基礎風格。

故事分成兩條主線,一條是小康,另一條是以阿澤為主,涉及阿彬、阿桂的故事。阿澤的故事是以台灣的台北市為背景,呈現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狀態。阿澤與阿彬混西門町,偷硬幣與電動間的錢、騎著檔車在路上奔馳、把妹抽煙喝酒,是典型都會不良少年的姿態。而小康是個孤僻重考生,他的外省父親則娶了年紀很小的本省母親。在他這條主線的敘事,僅由小康與父母構成,對話不多。小康的漫遊與城市的風景,佔畫面的大多數。

蔡明亮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樣貌,但不管是街頭鬥毆、虧妹上床,或是電動間少年間的腐黯氣味,都不是電影的主軸。主軸反而是作為觀看者的小康。他因為一種莫名的衝動,使他跟蹤小澤,並做出不符重考生的墮落情節。但他始終沒有機會加入那異性戀青少年充斥著荷爾蒙的情境,他只能在一旁觀看,並產生嫉妒的情緒。觀眾可能會以為他是看上阿桂,其實不是,他看上的是阿澤。所以當阿澤載著阿桂去旅館開房間,小康破壞阿澤的機車,他懲罰阿澤的原因不是因為阿桂,而是阿澤找女人上床。這個妒意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也因此劇終時他獨自一人到男女電話交友中心,想要排遣寂寞,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想接女生的電話,他才領悟到自己喜歡男性的現實。

而這個情境後來也被用到了《愛情萬歲》中。只是《愛情萬歲》處理得更高明、更具藝術性,也奠定蔡明亮的美學基礎。但源頭還來自於這部蔡明亮為李康生量身打造的電影。

演員與場景調度都沒話說。陳昭榮的演技相當突出,可說是台灣電影界的一代巨星。如果不是因為90年代後的近20年,台灣電影沒落,他走向電視圈與中國發展,磨到今日,他可能會是近代台灣最強的男演員之一。王渝文表現也相當突出,唯一的缺點是她缺乏明星架式,但她後來在電視劇的表現就相當稱職。

蔡明亮善用的水的意象,使之充斥全片。諸如水管堵塞的淹水與大雨、暑熱濕氣的城市和充滿著南洋的馬來西亞風情。台灣地處亞熱帶,城市與水的關係有時較隔閡,也少了南洋那種窒悶至極的氣息。從電影的細節可以看出,蔡明亮的思維是非常熱帶亞洲的,跟亞熱帶的台灣文化情境相當不同。電影的背景雖然是大家熟悉的台北市與西門町,但要把環境搬到吉隆坡或日本的大阪,也不是說不通。因為場景的共通元素,除了熱帶氣候的水的象徵外,全都是非常內在的,完全指向導演內心,並由小康的角色突顯出來。只能說片中的許多元素會發生在亞洲,但在亞洲的哪個都市都有可能。非常疏離且非常沒有台灣味。如果把配音換成日語,幾乎看不出是在台灣拍攝。

為何片中都是台灣的都市背景,卻沒有台灣味(扣除語言因素)?這本身與台灣的後現代性有關。台灣自冷戰時期起,被美國的商業文化殖民,在文化商品上又深受日本影響。片中青少年從事的娛樂,甚至是電話交友,全部都是從日本引進台灣。台灣此時政治解嚴,失去原本威權的壓制,但本土認同尚未興起,社會的保守文化卻一夕崩盤,又沒有新的文化元素與認同可以取而代之。因此六年級世代的青年,就在這樣的茫然中誕生,成為經歷過殖民者的認同,又沒有自己的認同,又不斷追求認同的一代。在後現代資訊爆炸的情境中,自己摸索,卻找不到出路。

那是個權威被打倒,全球化網路資訊又還未興起的時代。青少年的茫然感,或許是台灣史上最強。早一代的五年級生可以反抗教官、反抗體制、反抗威權,晚一點的世代,有更高度發達的動漫文化與流行文化可以認同,因而誕生出無數宅男腐女。但六年級前段班的這個世代,對於社會的變化,卻只能茫然以對。片尾阿桂對阿澤說要離開台北,阿澤只能抱著她哭說,無路可去。這就是當時時代青年的寫照。現在的世代是否脫離了這樣的茫然感?可能沒有,更可能在網路資訊的爆炸下,顯得更思想荒蕪。

劇終的小康,反而是唯一成長覺醒的人。但他如此孤僻疏離,且發現自己喜歡上的是男人。在那個台灣社會還無法公開談論男同志的時代,在台鐵台北站鐵路地下化的最後場景,那無路可去的荒蕪感,可能比同世代的青年更強。

作為六年級後段班的人,對於片中出現的台灣文物,覺得非常懷念。像是HONDA的檔車、名流100、豬哥亮廣告、CALL機、不戴安全帽等等,都是小學時日常生活的縮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