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在「世界各地」性騷擾女學者,將入職台大的哈佛博士:我注重性別平等

被控在「世界各地」性騷擾女學者,將入職台大的哈佛博士:我注重性別平等
3月3日,涉嫌性侵害的學者王光亮,曾以新聘講師的身份到台大城鄉所演講。Photo credit: 截圖自台大城鄉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爆料者「單身者舞會」表示,接到接到來自澳洲、香港、中國共六所大學的女學者,證實曾被王光亮性騷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台大一名「玉山青年學者」王光亮(Non Arkaraprasertkul)傳出在國外任教時曾涉嫌對多名女性學者性侵害及性騷擾,台大昨(31)日表示,暫時不發給聘書,待釐清後再決定是否聘任,教育部表示,如查證屬時,最嚴重不排除取消其資格,而王光亮本人則否認所有指控。

為延攬國外頂尖人才,教育部推動「玉山計畫」,玉山學者外加薪資每年最高新台幣500萬元,玉山青年學者外加薪資每年最高新台幣150萬元,教育部昨日公布玉山計畫審查結果,有21人獲選為玉山學者,23人獲選為玉山青年學者,包括哈佛大學人類學系博士王光亮。

哈佛大學人類學博士涉嫌性侵、性騷擾,受害者遍及澳洲、香港、中國

但根據微信帳號「單身者舞會」,本來預計於今日入職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的泰裔華籍人類學系博士王光亮,曾藉著任教、學術講座,結識女性,並涉嫌性騷擾、性侵害女性學者。

事件起源於《南方人物周刊》的一篇專文,文章指出,一名化名「伊婷」的女性學者,與王光亮(文中化名博士H)在學術工作坊相識,在王光亮的追求下,答應交往。但交往的一年間,伊婷除了遭受王光亮羞辱謾罵、精神虐待、肢體暴力,還在身體不適且明確拒絕的狀況下遭到性侵害。「單身者舞會」表示,有10位知情人士或目擊者傳來訊息,證實王光亮對伊婷的暴力、虐待行徑。

「單身者舞會」因此開始搜集王光亮的相關資訊,最後來自澳洲、香港、中國共六所大學的女性指控,曾被王光亮性騷擾。根據「單身者舞會」,這六名女性有的是王光亮的學生,有的是同事,有的只是在工作坊或演講期間與王光亮共事過的女性。

她們指出,王光亮的性騷擾行徑包括強吻、勸酒、電話騷擾,他曾向一名女性表示,願意幫助對方「在高級期刊上發表論文」來換取交往機會,甚至對已有男友的女性表示「真正美好的戀愛關係是同時擁有好幾個性伴侶」,還曾以像是「要握我的雞巴嗎」之類的訊息騷擾女性。

「單身者舞會」表示,許多與他共事過的女性,都收過王光亮的邀約訊息。顯示王光亮是有目的、有意識的利用他的學術地位,性騷擾女性。

此外,「單身者舞會」也表示,王光亮也曾使用「asian bitch」、 「fake bitch」等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語言攻擊女性,他甚至曾鼓吹,「上帝在造人的時候,女性的生理結構被弄得發育不良、又醜又骯髒,極其容易藏污納垢,所以人生才這麼不高產」。

關鍵評論網記者今日凌晨,透過E-mail與王光亮取得聯繫,他以英文回訊表示,否認所有對於性侵害或性騷擾的指控,並表示「我一向支持人權、性別平等,且蔑視所有形式的性騷擾、性暴力」,對於遭受不實指控他感到錯愕。

涉嫌性侵、性騷擾的學者將入職台大,台大:查證中,暫時不發聘書

《風傳媒》報導,而根據台大教師評審委員會5月18日會議紀錄,台大將於今年8月1日至2019年7月31日為期一年期間,聘請王光亮擔任城鄉所助理教授。對此,有台大學生在臉書發文號召師生抵制,反對該博士到台大上課。

(中央社)台大研發長李芳仁受訪時表示,由學校替學者提出申請的「玉山計畫」在幾個月前就已提出申請,31日才正式公布審核結果,校方最近才聽到該學者的傳聞,因此決定暫時不發給聘書,待釐清後續事項後再決定是否予以聘任,教育部也同意台大這樣的作法。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長朱俊彰受訪指出,根據初步評選結果,該明學者的學術條件符合「玉山青年學者」的資格,但30日突然接獲該學者在國外任教時涉及違反性平的檢舉,因此教育部也請台大進行釐清,如果查證屬實,將另外討論如何處理,最嚴重不排除取消其玉山青年學者資格。

朱俊彰表示,玉山青年學者聘任程序主要在學校進行,人選由學校推薦、教育部審核。玉山計畫雖以學術條件為審查重點,但個人行為操守也很重要,如果學校推薦的人選有瑕疵,教育部也會審慎看待,同時也提醒學校往後要多方瞭解學者的資料。

《蘋果日報》報導,台大城鄉所長王志弘指出,已經要求王光亮說明相關報導是否屬實,同時向他曾經任教的雪梨大學詢問。王志弘說,因為王光亮是依照三級三審程序聘任,若要暫緩聘任,還是要依照程序,所方也會將簽文給校方要求暫聘,列為選項之一,畢竟師生的安全是所方首要考慮,未來即使要解聘,也要依照三級三審程序進行。

無論是不是情侶關係,只要脅迫就是性侵

根據《南方人物周刊》的專文的描述,文中的化名「伊婷」的受害者與加害者在事發時雖然是情侶關係,但是,受害者確實在加害者要求性交時感到被脅迫。長期推動「Only Yes means yes」的現代婦女基金會就曾提醒,只要違反個人的性自主權,就算性侵,就算是現任或前任伴侶,在性行為前同樣都要獲得對方的「性同意」,就算一開始同意性行為,只要過程中不想要性行為,或是不同意性交的形式,都可以中途反悔喊停。

此外,根據《南方人物周刊》的描述,事發時,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關係也不僅是伴侶,加害者更是在擔任工作坊講師時結識受害者,並要求發生性行為,兩人在學歷、學界人際圈上都有「權力不對等」的狀況,符合台灣《刑法》228條「妨礙性自主罪」中所描述的「權勢性侵」情況。

由於權勢性侵加害人地位比受害者高,可能是受害者的老師、親屬、照顧者等,因此權勢性侵受害者更難說出口。林奕含案件期間,《女人迷》就曾報導,權勢性侵的受害者,除了遭受身體的侵害,更容易感覺到關係的背叛、信任的毀棄,進而產生自責的矛盾情緒。

「我仰慕與信任的老師/教授/家長/上司,他這麼好,為什麼做出讓我痛苦的事?如果我選擇不拒絕,選擇愛他,會不會這是個旁人眼中的浪漫故事?」受害者心中容易出現這樣的想法,而常常是權勢性侵加害人得以長期施暴的原因。

面對他人,權勢性侵受害者也必須承受「為何不拒絕」的質疑,甚至被懷疑,是不是試圖透過性交換取學位、權力或職位等。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