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香港獨立電影節:以影像記錄,拼貼香港社會運動風景

高雄.香港獨立電影節:以影像記錄,拼貼香港社會運動風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怎樣的社會氛圍與對未來的焦慮?讓我們得以從一部部香港電影中,清晰感受到這身處「牢籠」的壓迫。不再只是實體徒刑,而是歷經無數次吶喊抗命、激情也燃燒殆盡後,那無力扭轉現實的香港絕望之境。

文:馬曼容 Pony(影評人)

2018年6月11日,前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因參與2016年旺角事件,被控暴動罪罪成,判處六年有期徒刑。判決結果讓香港外界憤恨不平,同時更直指司法的歪斜,成為政治報復工具。在林子穎的紀錄片《地厚天高》(2017),便以梁天琦為主角,撇除外界塗抹的政治色彩,聚焦梁天琦內心世界的私密傾訴。

曾經的梁天琦,是一個希望改變社會現狀的熱血青年,但一再被政治體制所消磨,更讓他決心從領袖光環退居幕後,迷茫與憂愁也顯現在梁天琦身上。「我無能為力扭轉這局面,唯一可做的,只好令自己變得更好」梁天琦感慨地說道。

1997年7月1日,香港正式脫離殖民地英國回歸中國,也進入這基本法底下的「五十年不變」。所謂「五十年不變」,是為了舒緩回歸區對主權移交後產生的憂慮,約定港人可以進行高度自治的生活。但隨著時間過去,「自治」一詞早已名存實亡,而條文上的「承諾」,在中國步步掌控下,「謊言」也逐漸原形畢露。這種對社會的不滿與失望,也化為創作者的靈感,逐一反映在電影之中。

本展選映的崔允信的《憂憂愁愁的走了》(2001)和《三條窄路》(2008),針對香港形色職業,探述九七亞洲金融風暴與回歸十年後,那民主未明的迷惘現狀。盧鎮業執導的紀錄片《那年春夏之後》(2011),則從六四、七一遊行出發,記錄參與社運青年們的對話,反思香港是否淪為「形式化抗爭」,電影也將時間線拉往2011年的反財政預算遊行,及反對資本主義的「佔領中環」運動。

同樣以「佔領中環」為發想點,是來自許雅舒的《風景》(2017),不再是公民抗命的熱血,反以因運動被捕入獄的學生視角,眼見香港運動的風景變化。一樣的「佔領中環」,時間卻從2011年來到2014年(雨傘運動),影片更藉由劇情/紀錄的穿插,拼貼出激情運動後的人情悵然。

2014年,為爭取真普選而發起的「雨傘運動」,可說是香港社會的重要轉捩點。在陳梓桓的紀錄片《亂世備忘》(2016)中,以便條形式記錄傘運中的人事物,當雨傘撐起,運動者們高唱〈海闊天空〉,更點燃港人渴望民主自治的決心。另一方面,記者出身的伍立德,於執導的電影《對倒》(2017)裡,用記者視角旁觀學生/警察的身分置換,也罕見放入警察的「正面形象/角度」,更讓主題回歸於「家」的團聚。

是怎樣的社會氛圍與對未來的焦慮?讓我們得以從一部部香港電影中,清晰感受到這身處「牢籠」的壓迫。這牢籠,不再只是實體徒刑,而正是歷經無數次吶喊抗命、激情也燃燒殆盡後,那無力扭轉現實的香港絕望之境。

《地厚天高》片末,正是梁天琦選擇踏出政治圈,離開香港遠赴美國讀書的畫面。但誰又會想到僅一年後,最終讓梁天琦回港的理由,不是為了再次讓香港變得更好,而是這一次,他最深愛的香港竟把他送入了監牢之中。

影展資訊

名稱:「高雄・香港獨立電影節」
時間:2018/08/01-08/31
地點:高雄市電影館(高雄市前鎮區新光路61號7樓)
詳情請點擊

KFA_2018_8_#海報w594×h840mm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