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不識字的魏忠賢大權在握,還蓋廟搞個人崇拜

《王的女人》:不識字的魏忠賢大權在握,還蓋廟搞個人崇拜
Photo Credit:wishcarol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力清除了反對派後,魏忠賢欣然接受了各地諂媚之人送上來的「九千九百歲」的稱呼。單單從這年齡上來看,如今的天下魏忠賢真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文:張程

一個人壓抑了五十多年的欲望,付出了沉重代價才得來的榮華富貴,從最底層突然上升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巔峰的炫目感覺,三者在魏忠賢身上糾結在一起。

魏忠賢缺乏準備——不論是能力上的還是思想上的,卻不得不走上政治前台,用他的方式開始治理起國家來。

從小好動、愛好廣泛的皇帝朱由校把喜歡桌椅板凳的愛好發揚光大,瘋狂迷戀上了木工,「朝夕營造」,樂此不疲,成了中國歷史上的「木工皇帝」。他造的東西好壞我們不得而知,但他工作的熱情卻是驚人的,史載朱由校「每營造得意,即膳飲可忘,寒暑罔覺。」朱由校對寒暑都不問,對朝政自然不放在心上,推給魏忠賢處理。掌握代擬政令權力的魏忠賢等於是「代理皇帝」。

事實證明,魏忠賢是明王朝的一場災難。

每天要處理各種奏章公文,魏忠賢遇到的第一個麻煩是不識字,只好找識字的太監來把內容念給他聽。可是,大臣士子們寫的文言文,魏忠賢連聽都聽不懂。沒辦法,只好麻煩念字的太監再把念完的內容用魏忠賢能夠聽懂的口語解釋一遍。然後,魏忠賢再根據從泥土中得到的經驗教訓作出判斷,找人寫成批語。一個大字不識的人竟然掌握了中國政治中樞,真是不可思議。而且魏忠賢還極力隱瞞自己不識字這個「公開的祕密」。有大臣鄙夷魏忠賢「目不識一丁」,結果被抓進東廠打得皮開肉綻。審問的東廠爪牙罵那大臣,你說你批評魏公公什麼不好,怎麼能說他不認字呢?

明朝是太監專權弊政突出的朝代。但歷代高級太監中不識字的可能就只有魏忠賢一個人了。先後專權的王振劉瑾等大太監不僅識字,而且文化水準都不低。王振更是接受了系統的儒家教育,入宮前還當過官呢。

當然魏忠賢也不是一無是處。從他的表現看,魏忠賢有兩大優點:第一是記憶力不錯。即使五十多歲了,魏忠賢還是能記住那麼多的政務和人事,而且根據旁人的轉述作出準確判斷。第二是處事果斷,只要是他認准的事情或者必須作出選擇的時候,魏忠賢不會猶豫,迅速作出決策,很有當年在肅寧賭博時有血性敢擔當的模樣。這兩點不是學校教育的必然產物,農夫走卒都可能具備這兩大優點。魏忠賢很自信地開始發號施令了。

執政一段時間後,魏忠賢除了加強集權和不斷擺闊以外,對朝政沒有絲毫貢獻。反對浪潮開始湧起。攻擊魏忠賢的主要是東林黨人。東林黨人以綱常倫理自詡,以氣節操守相互激勵,本來就看不斷憑藉宮廷裙帶關係干政的「閹宦小丑」,早就對魏忠賢憋著一肚子氣。天啟四年(1624年)東林黨幹將、副都御史楊漣上疏痛斥魏忠賢的24大罪,揭發魏忠賢的大奸大惡。義士和清流們,紛紛上書控告魏忠賢。

魏忠賢第一次面對舉朝的反對。他在慌張之餘,興許還覺得有點委屈。魏忠賢處理政務很辛苦,很認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就沒有人體諒,沒有人理解呢?而且魏忠賢也對自己的能力有那麼點信心,不相信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砸了,總不會招致那麼多峨冠博帶的士大夫的口誅筆伐吧?

魏忠賢著了慌,只想到一個應對之策,就是向皇帝朱由校哭訴忠心、陳述事情的前因後果。乳母客氏也在一旁為他辯解。朱由校本來就信賴他們,如今經兩人陳述,更加確信魏忠賢是忠誠的,正確的,遭到了朝臣的打擊。

明朝皇帝和朝臣的關係一直很緊張,從開國皇帝朱元璋開始到末代崇禎皇帝為止,皇帝和朝臣都相互猜忌——不然也就不會有廠衛特務機關了。皇帝普遍不信任大臣而偏向太監,朱由校又是個對朝政毫無興趣,和魏忠賢一樣對朝臣的語言方式一竅不通的皇帝,就更加不相信楊漣等人的控告而相信魏忠賢了。魏忠賢在大臣們的猛烈攻勢過後,安然無恙。朱由校對控告的奏摺先是扣住不放,再接到就下詔書痛責,最後誰再控告就直接打板子。

情形準確無疑地表明,只要朱由校在,魏忠賢的地位就巋然不動。

看明白了這一點,大臣中的一些人就蠢蠢欲動了。和以名節相激勵的東林黨人不同,文人大臣中難免有些鑽營取巧、卑鄙無恥的小人。魏忠賢儼然是一棵大樹,樹下好乘涼,開始陸續有小人投入魏公公門下。最先主動投靠的就是官至內閣大學士的顧秉謙和魏廣微。顧秉謙投靠後分化拆散在朝中居多數的東林黨人,魏廣微不僅無恥而且下流。因為年紀大了,魏廣微不好意思認魏忠賢做乾爹,拐著彎地讓兒子認魏忠賢當乾爺爺,巴結魏忠賢。

魏忠賢還叫魏四的時候,女兒被賣後不知下落。川貴總督張我續發現府裡有個婢女姓魏,一查是魏忠賢的本家女子,趕緊把魏姓婢女稱為「魏夫人」,地位放在正妻之上,到處張揚,彷彿自己就是魏忠賢的「準女婿」。天啟四年以後,魏忠賢勢力開始膨脹成一個大的政治集團。魏忠賢黨羽逐步占據了朝野上下的要職。魏忠賢的黨羽爪牙太多,胡作非為,民間將他們細分為「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等。

魏忠賢像農村大家庭的家長一樣管理著黨羽,基本上是黨同伐異,只要是自己人一律袒護提拔,只要不是自己人一律監視打壓。東林黨的左光鬥、楊漣、高攀龍、周宗建、黃尊素、李應升等人相繼遇害。東林書院被全部拆毀。

強力清除了反對派後,魏忠賢欣然接受了各地諂媚之人送上來的「九千九百歲」的稱呼。單單從這年齡上來看,如今的天下魏忠賢真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朱由校一如既往信任魏忠賢。在朝野的一致要求下,表彰魏忠賢的「突出貢獻」,封魏忠賢為一等公,濫封他的侄子侄孫官爵。侄子魏良卿被封為肅寧伯,還替皇帝祭天。

在1626年到1627年的短短一年時間裡,全國各地一共建造了魏忠賢生祠40處,是對魏忠賢個人崇拜達到了高潮。南京國子監的一個監生陸萬齡甚至向皇上提出以魏忠賢配祀孔子,以魏忠賢之父配祀孔子之父,在國子監西側建立魏忠賢生祠的建議,簡直要將本朝的大太監神化了。

相關書摘 ▶《王的女人》:恭親王就像董事總經理,突然被慈禧趕出董事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的女人:邂逅政治的紅顏》,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程

都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一旦走入宮廷,管你環肥燕瘦都很辛苦。
不分朝代、不問年齡,從身為王的女人那一刻起,
我們成為愛情的叛徒、政治的信徒。

中國史書向來由男性主導,政治史上很少記載帝王的情感經歷,似乎除了鬥爭史,就只有經濟發展、社會變遷,把男女共同出演的感情史幾乎排除得乾乾淨淨。其實,春秋時代女性的身影在政治舞台還相當活躍;唐朝以後,政治人物的緋聞驟然下降,在「一代女皇武則天」之後,女性更被掃出政治舞台。儘管有慈禧太后垂簾聽政,卻被指責是清朝滅亡的重要原因……

然而,人不完全是政治動物,政治也不是人生的全部。本書從正史、野史和前人的研究成果中,搜索十二段歷史人物的男女糾葛,包括西施、夫差、范蠡的愛恨情仇、吳三桂為陳圓圓怒髮衝冠等故事,《洛神賦》中甄宓和曹植真的有不倫關係?珍妃真的是被慈禧太后扔到井裡?她們身處的時代或許不同,但是處境一樣艱難,崎嶇不平的愛情之路,也為帝國政治抹上一道鮮豔的玫瑰色彩。

王的女人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