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喊派遣兩年歸零 勞團:乍聽是德政,但其實是「殺了一個派遣工」

行政院喊派遣兩年歸零 勞團:乍聽是德政,但其實是「殺了一個派遣工」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產總理事長鄭雅慧表示,聽到派遣歸零第一時間以為是德政,但「原來又是一個令人失望的政策」,擔心會有更多的勞工被發配到「勞務承攬」的黑洞。

行政院長賴清德7月提出「派遣人員歸零」政策,全台公部門7千名派遣勞工預計2年內歸零,改以公開遴選程序聘用,但電話總機、清潔、檔案管理等「非核心業務」則轉變為勞務承攬。不過身在第一線的勞工團體擔心,「勞務承攬」比原來的派遣更難控管,今天(8月1日)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表達憂心。

「不分行業,直接聘僱!」記者會開頭,代表全台灣勞動派遣員工權益的工會代表呼喊口號,要求企業應負起雇主責任,不再使用派遣、承攬等「非典型」方式聘僱勞工。

台中派遣工會理事長吳月霞以自身為例,表示自己當初進入榮總做勞務員(編按:負責在醫院辦公室、庫房、病房與診間傳遞文件、醫療廢棄物、藥品、帶領臥床病患等工作),以為是正職勞工,想說自己好好地做,老闆一定不會虧待。沒想到自己只是個外包的派遣工,台中榮總每隔3、4年就重新招標,但不管是哪間承包商得標,新的承包商都是直接接收舊承包商的員工,每重新招標一次、勞工就要換一次約,服務年資全部都歸零。

「每次只要一換包(換企業),大家情緒就很浮動,沒有一個解決辦法,就像免洗筷一樣,同樣的工作一直做,但一直換老闆。」吳月霞說,自己面對的是病患,雖然是外包,但還是把他們當作家人,經過工會的努力,目前取得小小的勝利,派遣工能回溯合併年資。但政府現在開出「派遣歸零」的目標,她擔心是挖了一個「承攬坑」,讓他們變成一個免保固的臨時工,用自己的話講,「就是殺了一個派遣工」。

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派遣人員歸零」說,目標2年內公部門派遣人員歸零,合約到期將不再與派遣公司簽約,改以公開遴選方式聘僱。不過包括電話總機、清潔、檔案管理、駕駛、電腦維修、公文傳遞、資料登錄、遊憩館所民眾服務等8項「非核心業務」,則轉以「勞務承攬」的方式處理。

不過,派遣勞工仍受法律保障,派遣公司必須負擔雇主義務,給予員工《勞基法》規定的特休、例假、加班費、資遣費等權益;但承攬員工除非發生職業災害,否則法律並沒有明定任何雇主和承包商的責任。

台灣勞動派遣工會專員吳昭儒質疑,「什麼叫做核心、非核心?大學裡面的清潔工,能一天不倒垃圾嗎?醫院裡面,能有一天沒有這些傳送員嗎?」吳昭儒說,以台中榮總來看,傳送員對工作的熟悉也是一種專業的表現,對於病人的安全也很重要。但目前公部門採購法,使得每個合約的廠商,都用最低底價競標,這樣的競標結果,能不能給予底下勞工合理的保障?

勞動視野協會的理事長張鑫隆則表示,行政院的「派遣歸零」其實已經在進行了。台中榮總從2016年底,就已經開始改用勞務承攬的契約方式處理業務,目前台中榮總醫院有300名員工是以自然人承攬的方式聘僱、台北榮總醫院有200名,其他包括台中附立醫院等單位,光是他們掌握的承攬工,大約有700多人。

張鑫隆質疑,反覆使用同一批人,為什麼不直接僱用呢?反而用派遣、承攬這類方式,把工作「非典型化」,他也質疑「派遣歸零」是虛偽的說法,權益只會比以前更糟。

「勞務承攬」德國也難控制,學者憂台灣步上後塵

台灣的勞動狀況,也讓法律人看不下去。交通大學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批評,「政策重點不是有沒有派遣,而是有沒有直接僱用。如果沒有直接僱用,你用派遣、承攬都一樣」,她更指出,派遣歸零後如果全部改用承攬,等同於把整個責任推給承包商,如果政府又沒有規範承包商,承包的勞動待遇又更慘。

邱羽凡舉例,德國勞動承攬的人數近年也是大幅上升,特別是製造業,而承攬人員與正職人員的薪水,能差到2倍以上。她以賓士公司為例,正職勞工的月薪為3400歐元(約新台幣11.9萬元),派遣勞工2600歐元(約新台幣9.1萬元),而勞務承攬的員工卻是領1200歐元(約新台幣4.2萬元)的薪水,依照當地標準已經可以領失業救濟金。她表示連德國都無法規範這樣的薪資落差,呼籲台灣政府應該謹慎面對這個狀況。

公部門勞務承攬,比派遣多近六倍

北產總理事長鄭雅慧表示,聽到派遣歸零第一時間以為是德政,但「原來又是一個令人失望的政策」。

鄭雅慧拿出數據,表示取消派遣之後,恐怕有更多的數字來到承攬,全台灣公部門有7000多個派遣工,但截至今年3月底,卻有4萬1754名勞務承攬派駐人員,差了將近6倍。她說如果今天政府機關都帶頭大量使用勞務承攬,民間怎麼可能不效法?

派遣使用最多單位 勞務承攬使用最多單位
1 農委會(2638人) 交通部(9954人)
2 衛福部(845人) 經濟部(8394人)
3 勞動部(754人) 退輔會(6420人)
4 法務部(712人) 教育部(5463人)
5 教育部(710人) 衛福部(2890人)

鄭雅慧說,派遣承攬有兩大族群,一邊是中高齡婦女,另一邊是青年朋友就業,假設以月薪35,000元計算,如改用勞務承攬,一年要自己多支付12萬元的三節、年終、勞健保、特休等,對於年薪只有40 - 50萬元的勞工來說,收入怎麼可能不影響?批評政府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張鑫隆最後表示,派遣換成自然人承攬的話,是簽約來「完成事情」,如果在公部門,清潔人員的過失造成傷害,公部門難道不用負責嗎? 如果真的要把責任推向外面,應該要規定企業負完全責任。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