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客煽動反LGBT,帶避孕套出門就被視為同性戀

印尼政客煽動反LGBT,帶避孕套出門就被視為同性戀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兩年多來,印尼政客和官員一直在煽動大眾反對LGBT的情緒。2016年開始時還只是仇恨言論,現已化為暴力行為,警察和激進伊斯蘭組織經常到任何他們懷疑有同性戀人士的社交場所進行臨檢。

文:菲莉芭・史都華(Philippa H Stewart,高級媒體專員)

印尼有關當局參與歧視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LGBT)人士,無異為國內愛滋病疫情火上添油。政府未遏止警察和激進伊斯蘭團體任意非法臨檢LGBT私人聚會,已使針對弱勢人群的公共衛生外展工作前功盡棄。

有兩名男子的服裝幾乎一模一樣:棒球帽包著小平頭,帽舌壓低遮住眼睛,臉上戴著口罩,身穿同式樣的深色T恤。你若覺得他們像準備出發犯案的黑幫份子也無可厚非,尤其若你上前攀談,會發現他們神情緊張,不停左顧右盼,一看到保安巡邏就閉嘴低頭。

但這兩人其實是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貧民愛滋病防治社工,他們只是在等待人權觀察研究員安卓斯・哈索諾(Andreas Harsono)和他的攝影師,雙方約好為最新報告《公共場所不安全,私人場所無隱私》進行訪談,探討印尼正在興起反LGBT的不理性情緒,及其對公共衛生的影響。印尼男男性交感染愛滋病毒的比率自2007年至今已翻升五倍,從5%升高到25%,儘管印尼新增愛滋感染者以異性戀傳染居多數,男男性交仍佔新增感染者的三分之一。

最近兩年多來,印尼政客和官員一直在煽動大眾反對LGBT的情緒。2016年開始時還只是仇恨言論,現已化為暴力行為,警察和激進伊斯蘭組織經常到任何他們懷疑有同性戀人士活動的社交場所進行臨檢,從同志夜店到被懷疑為女同性戀者的私人住所,乃至「偽娘」社群活動,他們都不放過。

恐懼氣氛和破壞安全社交場所的行動,已對公共衛生產生毀滅性影響。愛滋社工愈來愈難聯繫上需要幫助的對象,難以為他們發放避孕套、驗血、提供衛生教育和心理諮詢。

兩名蒙面男子(他們要求匿名以免身份曝光)和哈索諾約在現已被關閉的T1夜店門口見面。他們過去經常在這家夜店裡外執行工作,諸如分發避孕套和宣導小冊子、提供簡易諮詢。他們甚至開設流動診所,讓危險人群可以得到驗血和諮詢服務。

「他們一直站在遠處打量我們。」哈索諾說:「並且不斷巡視周圍,確認安全無虞。」

當他們終於走近,卻因出現在T1舊址的商業區而特別顯眼。哈索諾為保護他們,帶他們坐進一家餐廳。可惜正逢伊斯蘭齋戒月,這兩位愛滋社工員並未點餐,氣氛依然緊繃。

「他們這樣小心隱藏身分,我當時也滿訝異,但他們實在是很緊張才會這樣做。」哈索諾說。他並解釋,這兩人可能受到心理創傷,因為最近已有好幾百名LGBT人士在夜店或私宅遇臨檢被捕。

「臨檢被捕的人可能被判處18到30個月徒刑。」

2017年,警方至少逮捕300名被疑為LGBT人士,數目創下印尼歷史新高。有些人只因為身上帶著避孕套,就被當做是同性戀。因此,很多人選擇不帶避孕套出門,但這只會加速愛滋疫情蔓延。

夜店還在的時候,社工很容易接觸愛滋高危男性。現在安全空間盡遭封閉,人際網絡一夕打散,恐將導致愛滋感染率加速攀升。

打壓造成的恐懼顯而易見。「我們討論如何拍攝的時候,突然有個男性保安員接近,其實他只是來定時巡邏,但他們怕得要死。」哈索諾說。「他們擔心保安員會走過來看到他們。這一幕充分說明雅加達當前的氛圍。」

反LGBT宣傳已對印尼社會造成深刻影響。2016年一份民調顯示,26%受訪者表示不喜歡同性戀人士,在所有群體中不受歡迎程度最高。2017年,這個百分比更加上升。

「2016年2月,國防部長甚至曾說LGBT運動比核子戰爭更危險。」

不過,儘管空間被壓縮,個人安全和自由面臨實際風險,還是有部分社工繼續努力改變愛滋高危社群的現狀,哈索諾見到的這兩位就是如此。

「他們轉向社交網絡和互聯網。」哈索諾指:「我實在很讚歎這些社工員的適應能力。他們很清楚,每當他們被發現跟跨性別婦女談話,就有可能被逮捕、被警察攔檢、或被保安人員盤問,但他們仍然鼓著勇氣堅持不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