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為什麼關心竹科三期開發案?

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為什麼關心竹科三期開發案?
Photo Credit: 吳馨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披著彩虹旗會模糊焦點!」今天一名也關心環境議題的男性市民對著我說。或許有人會問我,竹科三期開發案是生態環境議題,而且範圍根本不是在我的居住地,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為什麼要聲援關心呢?又為何披著彩虹旗呢?

「披著彩虹旗會模糊焦點!」今天一名也關心環境議題的男性市民對著我說。或許有人會問我,竹科三期開發案是生態環境議題,而且範圍根本不是在我的居住地,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為什麼要聲援關心呢?又為何披著彩虹旗呢?

我們都有權利知道的是,竹科三期開發案位於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將會影響到大新竹地區二十萬戶家庭的民生用水安全,對大新竹地區廣大農田的用水也有深遠的影響。我不僅是住在民生用水影響地區的新竹市北區市民,我同時還是一名跨性別女性,以及協助照顧兩歲妹妹的姐姐。

在現有社會脈絡的現實中,女性經常被賦予負責洗衣、洗碗、洗菜、燒水與烹飪等家務勞動,這裡所指的「女性」並非單純生理構造分類,而是一種社會生產角色,包含了跨性別者與同志家庭,甚至是家庭主夫等,這些有別於傳統性別框架的群體。

我們先不談這樣的家務分工適不適當,在現實中,因為女性時常接觸家庭的水源及糧食安全,因此更可能比男性擔憂水源與糧食品質影響了全家人的健康,尤其是對孩子未來的生活品質擔憂,這些都是女性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

這並不是要延續傳統性別刻板印象,而是必須正視目前不平等社會中的女性處境,一個支持性別平等的政府有義務保障促進女性的福祉,而非圖利那些男性主導的特定財團與建商。

比起父權資本主義社會傾向一昧地開發,女性主義者,尤其是生態女性主義者更鼓勵與自然共存,並且認為必須重視農業的社會意義。因為農業是更加女性化的產業,起源於原始社會女性採集植物的智慧,「重工輕農」的城市政策規劃也與「重男輕女」觀念密切相關

人類很可能曾經活在母系平權社會,人們在文化、經濟與政治上平等,也與孕育我們的自然之母(Mother Nature)和平共存,直到進入了父權私有制社會,女性與自然之母開始被侵犯隱私、剝削、虐待與強暴。

許多女性重視家庭、孩子與環境,希望政府能給所有女性、孩子與家庭一個宜居的未來。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