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袋使用放題:日本為何拒簽G7限塑海洋憲章?

塑膠袋使用放題:日本為何拒簽G7限塑海洋憲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有去過一次日本,對於日本使用塑膠袋的頻率應該會感到吃驚。但日本到底為什麼會拒絕簽署G7工業國提出的限塑海洋憲章?日本提出的理由,真的有說服力嗎?

文:Robert Hsu

日本政府聲稱,由於日本國內的法律尚未完備,並且限塑對於社會與經濟的影響程度評估尚未完成,故在今(2018)年6月於加拿大舉辦的G7會議上,拒簽關於海洋塑膠削減的「塑膠憲章」(G7 Ocean Plastics Charter)。

塑膠袋使用放題,連買條口香糖都給塑膠袋的日本社會

如果你有去過一次日本,對於日本使用塑膠袋的頻率應該會感到吃驚。在日本,不管你買什麼物品,譬如超商的一串雞皮串燒(真的hen好吃)、一條口香糖、一瓶水、一包面紙、店員一定在結帳前就先抽出塑膠袋準備好將結帳後的物品「整齊放入」。這是日本超商的結帳SOP之一,也是日本巨量使用塑膠的其中一個表徵。若稍微具備環保知識的台灣人到了日本,應該會覺得非常麻煩或困擾。若怕一整天下來拿到為數驚人的小塑膠袋。不得不先學一句「ふくろは大丈夫です(fu-ku-ro-wa-dai-jo-bu-de-su,袋子不用了)」,而且要在結帳前就立刻當機立斷地告知店員才行。

雖然,在目前已有許多大型超級市場以「降低CO2排放」為由不主動提供塑膠袋或是提供付費塑膠袋,但事實上還是佔整體的極少數。

在日本,過度包裝也是另一個環保課題,但是為了讓商品的質感提升、具有一定禮節的包裝或讓客人擁有隱私、不要讓客人造成麻煩、讓客人能夠輕鬆的購物等等的理由之下,即便許多日本人覺得「哇!法國人都著背可愛又美美的托特包出門買菜,真是お洒落(o-sya-re)」但還是許多人會不自覺地在購物時索取塑膠袋。

垃圾分類因地制宜,部分地區塑膠直接丟可燃也沒關係

日本雖然有非常精細到讓人覺得麻煩至極的垃圾分類方式,但是依據各自治體的不同(細分到市、區等單位),許多地方自治體也直接將部分塑膠垃圾作為可燃垃圾處理,有些地方則是細分到連小包餅乾糖果用的塑膠包裝袋、雞蛋包裝盒都能回收。

在日本,寶特瓶瓶蓋的回收有著特別的意義,財團法人「世界の子どもにワクチン日本委員会」(給世界上的孩子們注射疫苗日本委員會)負責回收與募款,每兩公斤的寶特瓶瓶蓋約可以換得20元日幣的捐款,用於提供世界上缺少疫苗的孩童們的疫苗資金使用。

RTX18YU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和日本都拒簽的限塑海洋憲章

G7工業國在今年(2018)於加拿大舉辦峰會,其中針對海洋垃圾的問題提出了「海洋憲章」,各國簽署後自行對於國內(或區域內,譬如EU)的塑膠進行自制的強化與管理,期望促進「健康的大洋、海與有復元力的海岸」(原文:CHARLEVOIX BLUEPRINT FOR HEALTHY OCEANS, SEAS AND RESILIENT COASTAL COMMUNITIES)。然而在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以及歐盟(EU)簽署之下,唯獨美國與日本拒簽此憲章。

日本與美國拒簽的這份憲章,有幾項重點內容如下(簡單翻譯):

  • 至2030年為止、全部的塑膠用品需為再利用、可回收、不可回收利用者將作為熱源利用等其他用途的活用(recover)轉換。
  • 不必要使用的拋棄式塑膠用品的削減、同時考量塑膠替代品對於環境影響。
  • 政府應介入塑膠垃圾的消減與促進塑膠再生品的市場活化。
  • 2030年以前,塑膠用品的再生材質利用率達到50%以上。
  • 塑膠容器的再利用、回收率在2030年達到55%以上、2040年為止需要以100%做為目標去提升。
  • 在減少塑膠利用的前提下、國內供應鏈需自行提出改善方案並實施。
  • 針對海洋塑膠的生成量減少(流入海中的塑膠垃圾)、既存的海洋垃圾清理的技術加強開發與投資。
  • 遺失、拋棄的漁具等漁業用品的回收作業的投資、以及2015年G7會議時所承認的宣言加速化實施。

針對以上內容,日本政府表示:

「雖然我們贊成G7消減塑膠垃圾的宗旨,但由於目前國內法案的整備性不足,此憲章所目標的方向亦含有生活用品的範疇,對於此我們必須對市民生活、產業的影響有慎重的調查後才能決定,所以目前無法參與署名。」

雖然我們知道從《京都議定書》開始,消減CO2、減少碳排等等這類的憲章都是簽完之後各國自行努力,無法達成也並未會有實質法律約束力,愛簽不簽也隨各國開心。但是日本政府這樣的回答其實在日本國內也遭到許多批評議論。

相對日本早已自行約束塑膠使用的台灣,媒體卻只關注怎麼吃到珍珠

對於塑膠袋早已在多年前就開始以不主動提供、付費購買作為限塑手段的台灣,卻在今年因政府提出2019年前禁止「內用餐飲」提供塑膠吸管的政策,引發媒體、網紅、低能政客間的喧然大波,甚至能在日本的媒體上也能看到相關報導。

AP_0405120221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不得不重視海洋塑膠問題的島國宿命

根據日本九州大學的磯辺篤彦教授調查指出,日本周邊海域的微型塑膠濃度高達世界平均值的27倍。這個調查對於與海洋共存的島國島民來說無疑是一個震撼重擊,雖然日本在2018年6月開始了《改正海岸漂着物処理推進法》法案的推動,但實際在降低塑膠產出的努力上還尚未有實際成效。

當然,限塑與海洋塑膠消減的議題並不是單一解。從日本拒簽的G7塑膠憲章裡的項目來看,限塑只是其中一個手段,同時也必須在其他方面進行努力。

同樣身為島國島民的台灣人,早在2006年就已經開始過全面限塑的政策。多年後,至今也過著不需主動索取塑膠袋也輕鬆自在地生活,實在沒理由對於進一步的限塑感到憤怒。其實,2018年起新的限塑政策,更能夠具體表現台灣身為一個島國對於自身環境的重視與努力。台灣少有走在亞洲尖端的環境保護政策,對於這些實踐應以正面思考代替謾罵。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Ryu的日本觀察筆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